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李洪志这次会怎样说
2016年11月28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李洪志这次会怎样说

    据凯风网消息:“始终不认可儿子借邪教行骗害人的行为”的芦淑珍,于2016年8月在美国病亡,享年88岁。

    遵循李主佛“秘不发丧”的老习惯,在任何公开场合,“大法”师徒至今对卢老太太的死未置一词。但是,我们不能保证李洪志们在被逼急了的时候,不会强词夺理,翻云覆雨……

    研究李洪志其人,他最可能这样说——

    “除魔”论老调重弹

    街坊四邻、亲朋好友都知道,卢老太太是个实在人。

    她根本不相信李洪志的那些牛皮言论,更不愿意自己的儿子靠欺骗世人为生。因此,李洪志经常遭到芦淑珍大声斥责,说李洪志“是个光会说大话的东西”(《 我与李洪志一家在泰国的日子》孙森伦);1992年,从泰国归来后,李洪志自称“八岁得上乘大法”,芦淑珍却当众用“瞎白话”、“胡说”打李主佛的脸;李洪志跑到美国后,数典忘祖,大肆从事反华活动,芦淑珍曾多次向周边的人说自己“没有参与”;近年来,芦淑珍更是多次对周边人说“他根本就不是佛”,“别把他捧高了”……因而,娘两个历来不合,老太太也因此被亲生儿子认定为“我的魔”。

    那么,按“主佛”的理解,“佛母”死了,自己肯定会很难堪。而“我的魔”死了,就应该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因此,用“除魔”论来搪塞,这肯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旧势力”依旧“迫害”

    本来,在“主佛”的词典里,“旧势力”是专门用来为自己遮羞,做挡箭牌的。凡是自己疲于应付,要露出狐狸尾巴的时候,“旧势力”就会习惯性的从嘴里蹦出来。每当这时,“旧势力”就会变成野蛮暴力的“恶婆婆”,李主佛就会变成忍气吞声的小媳妇儿……直到难堪化解、难关度过,弟子们又需要“打鸡血”的时候,李主佛才又成了高大威猛,无所不能的“宇宙主佛”。

    一般而言,李主佛的狐狸尾巴早晚都是要露出来的。而按照李主佛“嘴硬身子软”的人格特质,即使理屈词穷,李主佛都不会张口结舌、坐以待毙的。那么,“旧势力”依旧“迫害”,也应该是一个备选项。

    为李主佛自己考虑,他最不应该这样说——

    “不精进”

    我们都知道,随着“精进弟子”们死的七零八落,李主佛便不大用“不精进”来搪塞责任了,而更愿意把责任推给本就不存在的“旧势力”。

    尤其对于卢老太太来说,她虽然不幸生出了李主佛这样的忤逆之子,但她对李主佛其人看的一清二楚,更不要说与大法徒们为伍了。因此,她虽然不得已流落他乡,吃李主佛的白食,但是,一直跟李主佛及其法轮功格格不入,既不可能“修炼”,更不愿意介入“反华”闹剧。既然,连大法弟子都不是,那么,“精进”不“精进”就都无从谈起了。这是需要特别提请李主佛注意的——打死也不要这样说。

    “圆满飞升”

    按照法轮功内的惯例,死亡跟“圆满”没啥区别,关键就看李主佛的一时性起:“旧势力”一破坏,你就是死了;没想到“旧势力”,你就是“圆满”了,或者,即使是“旧势力”迫害,李主佛也可以认定大法弟子们“死了都是圆满”……

    作为李主佛的母亲,虽然她很不招李主佛待见,但是,毕竟血脉相连,打断骨头连着筋。因此,在感觉把“我的魔”的死归结到“旧势力”破坏实在无法自圆其说的时候,佛恩浩荡,恩赐卢老太太“圆满飞升”恐也并不十分说不过去。虽然我们前面说了,卢老太太并非大法弟子,又处处跟大法徒们对着干,但是,“无所不能”的李主佛,编出一点可以让“我的魔”“圆满飞升”的神话情节或理由,应该并不算难。

    “化功”除魔

    李主佛“功能”很多,比如搬运、定物、隐身、思维控制等。“化功”应该只算是其中的一个小分支。但是,所有功能中,基本上只有“化功”有过神乎其神的描述:“化功”“非常强大”,“能把人的整个元神揪出来”。而且还举例说,有一次有大蛇来捣乱,李主佛就“用了非常大的一种功,叫做化功,把他下半身化掉了,化成水了”……

    那么,联想到李主佛早就对“我的魔”怀恨在心,情急之下使出“化功”也未可知。但是,这里需要提请李主佛注意,“化功”的“运用”,要慎之又慎。这倒不是可怜卢老太太被“化掉”的惨状,而是担心李主佛的大逆不道会激起众怒,最后落得个做佛不能,做人不配的结局。

    但是,无论怎么说,李主佛的生母肯定是死掉了。这对于李主佛自己而言,总不应是一件高兴事儿。对于大法徒们来说呢,则应该是一个契机,想明白了,回头是岸;执迷不悟,类似的悲剧就必然会在大法师徒内部不断上演。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8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