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三叹芦淑珍不幸
2016年11月28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三叹芦淑珍不幸

    清庙之歌,一唱而三叹也。法轮功教主李洪志母亲芦淑珍之死,亦作如是观。

    一唱者,概因芦淑珍是一位品格高尚的母亲。从1952年到1963年,芦淑珍与丈夫李丹相继生下李洪志、李君、李平及李东辉4个子女,仅靠微薄工资艰难度日。离婚后,芦淑珍始终顽强地与命运抗争,独力将李洪志兄妹4人抚养成人,李洪志参军后留在了部队招待所当服务员,李君1980年进入东北光学仪器厂工作,李平在长春市第三中学毕业后进入沈阳军区前进歌舞团当独唱演员,李东辉在延边艺术学校毕业后到北京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博物馆做了讲解员。

    芦淑珍更值得敬重之处在于,她从来没有认同邪教法轮功,更没有同流合污、助纣为虐。李洪志1992年从泰国归来后即炮制出笼法轮功,自称“八岁得上乘大法,具大神通,有搬运、定物、思维控制、隐身等功能……”但芦淑珍却当众澄清:“他有什么功啊!他小时候有没有功我还不知道?你别听他瞎白话”,“小来子是在胡扯、瞎编、骗人!你们可别听他胡说”。后来李洪志利用法轮功从事反华活动,芦淑珍曾多次向周边的人表明立场:“小来子搞法轮功与共产党作对,我没有参与。”近年来,卢淑珍更是多次对周边人说:“他根本就不是佛,他自己最清楚,就是常人一个。”“别把他捧高了。”

    在“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打断骨头连着筋”气息特别浓厚的中国,母亲能够这样直戳儿子的痛处,其品德和风骨令人钦佩。

    一唱之后是三叹。叹其不幸,叹其不值。

    一叹芦淑珍只能清扫子女身体上的污垢,却无法洗净他们的灵魂。

    因为是医务工作者出身,芦淑珍有洁癖,家里永远收拾得紧紧有条。她生活中有个细节值得注意,那就是李洪志兄妹小时候放学回家,不管外头多冷,孩子们全身上下不扫干净是不让进屋的。

    可惜,不管身体上如何保持洁净,兄妹几人的思想却在成年后污染腐化,芦淑珍阻止不了李洪志创立邪教法轮功,阻止不了李君等人当其帮凶,也阻止不了李洪志从前妹夫孙森伦那里夺取两个外甥,更阻止不了女婿李继光在法轮功这个邪恶“事业”上越陷越深,最后走向死亡。这次残酷的现实对于一位正直的老人来说,是何等的煎熬

    二叹芦淑珍的真心付出,却换不来李洪志起码的尊重。

    芦淑珍对李洪志最大限度地尽到了母亲的义务,小时候悉心培养教导,成人后还为他的工作操心。1972年9月,为了李洪志能够调回长春,芦淑珍曾经亲自给部队领导写信,诉说自己的艰辛和困难,之后李洪志总算如愿。

    李洪志又是如何“报答”母亲的呢?他擅改出生日期,将自己的生日由1952年7月7日提前到1951年5月13日,目的是自比佛祖转世,以获得信徒更多的拥戴。殊不知这一改,却将母亲陷于未婚先孕的境地。

    但这种隐形的恶意跟他赤裸裸的羞辱比起来,又真的算不了什么。因为以前不务正业经常受母亲数落,李洪志一直怀恨。他创立法轮功之初,就对身边的弟子说“我妈是我的魔”。法轮功扩大,李洪志腰包鼓起来之后,就开始想办法泄愤。一次芦淑珍过生日,李洪志叫人送去一个大蛋糕,打开一看里面竟有一个字条,赫然写着“你去死吧”四个字。试问,还有什么东西比亲生儿子的诅咒更能撕碎母亲的心吗?

    在芦淑珍晚年,她被安排与李君在纽约法拉盛居住。李洪志夫妇极少过问母亲的身体状况,芦淑珍想见李洪志一面,必须自行前往纽约郊县的法轮功总部。李君则一天到晚忙于化妆品生意,也很少陪伴母亲。

    三叹芦淑珍死而不得其所,因为她本该有千万个理由可以不死。

    李洪志有多少办法可以保住一个弟子或者“常人”的命?很多!也许最正确的答案就是四个字:不计其数!

    “有人说,你在国外,能不能保佑我啊?你跑到月球上去,跑到哪去,我都保护得了你。”“我有无数的法身,我的法身不能用数字来计算……多少人我都能管,全人类我都能管。”此时再来听听李洪志的这些话,是不是觉得很讽刺?“全人类”都能管,“跑到月球上”都能保护,为什么就不顺便管一管、保护一下自己的母亲?

    “我给常人治病,我根本就不需要动手的。我瞅瞅你就好了……基本上是手到病除,不管是什么。常人什么病我都能治,也都能治得了。”李洪志大概忘了,芦淑珍就是个如假包换的“常人”啊,为什么不帮她来个“手到病除”呢?

    事实上李洪志对待芦淑珍的发病是截然不同的四个字:束手无策!2016年8月18日,芦淑珍突发脑中风。面对母亲病情,李洪志根本施展不出什么保命的“神通”,他在弟弟妹妹一再哀求下,悄悄将其送进纽约一家医院治疗,但终因病情严重,芦淑珍于该月24日凌晨病亡。

    幸好芦淑珍并不是法轮功的信徒,不然的话,她会带着法轮功无数的冤魂向自己的亲生儿子索命。

    唱罢叹罢,还有句话要一吐为快:如果说生子如孙仲谋是一种荣耀,那么生子如李洪志就是一种耻辱。

    愿芦淑珍女士一路走好!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8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