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邪毒,毁了一个美丽的女人
2016年11月16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五一节逛街,街上女人都穿得花枝招展,小姑娘们更是超短裙,露着美腿,秀着靓丽青春。眼前一个消瘦的身影,穿着肥大的白灰色毛呢大衣,大衣下摆路出一条粉色百褶长裙,一双平底白色布鞋,头发披散着的一个中年妇女,给人很不和时宜的感觉。经过这个身影时,觉得这个苍老惨白的面孔有些面熟,很久都没想起是谁来。

    老公回忆了半天说,是之前在材料站一起上过班的小丽。她怎么苍老成这样?我不由试探着喊了一声“小丽”她竟然回应了一声,我问她能不能认得我她茫然地摇摇头。一阵心酸袭上心头。

    记得94年毕业刚刚在一家养殖公司上班,公司没有公寓,就把我们几个安排在材料站几间空房,做了我们的宿舍,小丽是材料站的出纳员。小丽初次给我的印象,很漂亮,修长的身材,白皙的皮肤,还有一双大眼睛,尤其一头乌黑油亮的头发,瀑布般垂在肩头。她不爱言笑,我们碰面也只是点个头,她是那种在街上让人不由回头多看一眼的那种漂亮女生,但总觉得的眼神有些深谙,不知啥原因有种距离感。

    有一次,我和老公闹了点矛盾,我赌气没上班呆在宿舍,小丽来我宿舍,坐了坐,送我一本书,说了很多他父亲病倒在路边,被人送去医院,等他们得信去医院时父亲已经在太平间,说医院的救治不利,草菅人命等等,我还安慰她半天,等晚上睡觉时一拿枕头,枕头下竟然有一张上面写着法轮大法好的纸条,那时法轮功被国家定为邪教组织,电视上每天都是关于法轮功练习者走火入魔、害人害己的报道,看到这张纸条我惊出一身冷汗,一抖被子,被子里又掉落几张同样的纸条,这纸条哪来的?什么时候到我被子里的?我紧张的一夜没敢合眼!第二天到财务室去,小丽没在,会计张嫂在。

    张嫂是公司经理的爱人,四十多岁,为人和善,很是热心健谈。我惊魂未定的把我昨晚枕头和被子里有纸条的事告诉了她,她说:别害怕!是不是小丽去过你宿舍?我点点头,她说肯定是小丽了。我怎么也不相信这个纸条和这么漂亮的小丽有关。

    张嫂给我讲了关于小丽的的故事,我才恍然大悟。

    原来小丽毕业于青岛一名牌大学,他的父母也是油田老职工,但是小丽父母都是法轮功的信徒,曾经还去过天安门前打坐示威,后来被遣送回来,公司天天轮流派人看着给他做思想工作。但是他们根本听不进去,小丽父亲有高血压,心脏病,但是坚信法轮功只要诚心修炼所有的疾病不治自愈,而且还百病不侵,拒绝吃药打针治疗,到最后在他晨练时突发心梗而亡,但是小丽一家人却和他们的法轮功教友到医院大闹,说医院害死了她父亲,说修炼法轮功是不会死的。更为可怜的是小丽,年纪轻轻在父母的影响下也痴迷法轮功,有一次竟然走火入魔,说练到境界凡人是看不到她们的肉身的,早上和几个法轮功弟子边跑边脱衣服,一丝不挂的在大街上裸奔。有人报了警,民警赶到,捡起地上的衣服想给她披上,小丽挣脱民警跑回家,他哥哥闻听有人裸奔想回家问问什么情况,小丽以为警察上门抓人,推开她家三楼的窗户就跳下去了,正好落在一楼有一个自己搭建的塑钢瓦棚上,她才有幸捡了一条命!只是肋骨和腿骨骨折。但小丽的教友们却说是法轮大法好保护她让她捡回了一条命。

    小丽在大学的男朋友,听说小丽出事后从青岛赶来,细心周到的照顾小丽,并且在小丽出院康复后和小丽结婚,她的男朋友说他想用他的爱把小丽从法轮功手中拉回来。婚后一年小丽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她的丈夫辞去青岛的工作,留在小丽身边专心照顾她们娘俩,按说小丽是幸福的,可是她依然痴迷法轮功,经常行为举止超出常人想象,她的丈夫用尽所有力气,最后选择了放弃。小丽宁肯离婚也不愿放弃法轮功,她的丈夫带着女儿黯然的离开了。

    我不知小丽这样一个受过高等教育,怎能如此执迷不悟。离婚的小丽经常去我宿舍,口中喃喃念到,不练法轮功活着真没意思,练个法轮功都不让练等等。后来她连班也不来上了,疯疯颠颠,到处跑,很多人为她惋惜。

    这一晃十多年不见,比我小几岁的她是那样目光呆滞消瘦、苍老、憔悴,法轮功!你不是浮夸以善为本,以大爱普渡大众生灵,修练到最后会青春永驻,百毒不侵吗?怎么把这么美丽的一个女人,变成一副枯木朽膏?你像一股看不见的剧毒,吞噬的是一个个美丽鲜活的精神和灵魂,毁了一个美丽女人本可以幸福的一生!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8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