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法轮功让我泯灭亲情
2016年11月16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我叫王凡,今年50岁,是山东省德州市一个小县城的小学语文老师。丈夫生前在电业公司工作,女儿乖巧懂事,原本是非常幸福美满的一家。然而,法轮功让我陷入了泥潭,毁了一家人的幸福。

    1997年春天,我得了一场重感冒之后,身体一直不大好,总是贫血、头晕,人也一直昏昏沉沉,吃药也总是不见好转。一天早晨去公园晨练的时候,看见一群人在公园的角落里围坐在一起,正好有一个老朋友也在,看我脸色不是太好,在详细询问了我的情况后她劝我不要再吃药了,并向我介绍了法轮功。她跟我说练了这个功之后不仅能够强身健体,更能够做好人修得“圆满成佛”。就这样,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练起了法轮功。

    过了一个月之后,可能是因为心理作用再加上有规律的生理运动,我感觉到精神比以前好多了,身子也觉得有劲儿了。于是就想法轮功真的能让我强身健体功力还真是很大。于是我购买了大量的录音磁带,书籍,录像带,一有闲暇就练功、看书、听磁带,渐渐地,我对“师父”也更加崇拜了。对他讲的话句句都信,慢慢地被洗了脑,仿佛找到了人生更新更高的奋斗目标,不计较时间、精力和钱财疯狂地学法、练功和弘法。女儿的学习我也不再过问,成绩一落千丈。就连常年患有糖尿病的婆婆,我也竭力劝她不要吃药,不要去医院,同我一起练功“消业治病”。丈夫对这一切极力反对,本来他身体就一直不大好,有常年的肝病,看到我这样更是心痛焦急。他千方百计地劝我要相信科学,但我依然我行我素。“家”这个字再也不是温馨的港湾,也没有了昔日的欢声笑语。

    1999年7月,国家依法取缔邪教法轮功后,我仍顽固地在家偷偷练功,一直不断地听“老师”的录音磁带。丈夫发现后,把我的资料全都给毁掉了,还苦口婆心地劝我回头,让我好好上班,照顾好家庭,为此我和他大吵一架并离家出走。我和“同修”们一起租住在旅馆里,而且还大量散发法轮功宣传资料。我认为这是在“弘法”,是在“救度众生”。半年后,丈夫和女儿在一个小旅馆里找到了我,把我带回了既熟悉又陌生的家,看我仍旧痴迷不改,他们对我彻底失望。而且我发现丈夫的脸色似乎比之前更差了,原来是他的肝病更加严重了。但是我却丝毫不在乎,总等待着“圆满”那一天的到来。

    2004年的一天,我在床上打坐练功时突然晕厥,不省人事。丈夫立刻拨打了120把我送到了医院。待我清醒后执意要离开医院,坚决不吃药不治疗。医生劝我说,因为你本来身体就虚,加上长期练功,生活也不规律,造成脑供血不足,并且还中度贫血,不及时治疗养会有更更的后果。丈夫听了,更耐心地劝我回头,并无微不至地照顾我,每天变着花样儿给我做饭,给我买有营养的东西吃,但是我却像着了魔一样什么都不管不顾,我告诉他们这是“师父”考验我的,只要我能闯过这一关,我就能够“圆满”。丈夫对我的所作所为彻底失望,由于这些年抑郁的情绪和多年的肝病,身体越来越差,再加上在家既当爹又当妈,病情很快加重了,直到06年底,因肝硬化住进了医院,被医生诊断为肝癌晚期。但是我对此却一点也不关心,认为这是他前世的“业力”所造成的,一点都不关心他。依然我行我素,把“练功”当成我的唯一,在他住院期间我也没有尽力照顾,总是想着自己能够尽快“圆满”。2007年2月份,丈夫终于因病不治含恨去世。女儿陷入深深的悲痛之中,跟我说都是因为我的无知和绝情害他这么早就失去了父亲;娘家人也对我的做法恨之入骨,母亲骂我是个克星,这么多年执迷不悟,要把我赶出家门并不能再来。亲人们的话和丈夫的离世让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我想,这么多年来丈夫对我一直不离不弃,在我生病的时候还细心地照顾我,我为他做过什么呢?一味地欺骗,从来没有关心过他。我不禁扪心自问:这难道就是我多年修来的“福报”吗?这就是我修来的“圆满”吗?为什么修炼的如此“精进”却把自己的丈夫给害的如此惨呢?家人劝我尽早脱离法轮功,上门帮教的反邪教志愿者更全面地告诫我法轮功是害人的组织,教育我现在回头还来得及。我终于明白法轮功是骗人的,修炼它不但不能使人“得道成仙”,而且能害得痴迷者家破人亡。它是好多人丧命和破家毁家的罪魁祸首。然而我明白得太晚,我丈夫再唤不回来了。

    回想这几年的所作所为,我深深感到自己的行为对亲人和社会的危害深重,我对家庭的深感愧疚,我对亲人的深感歉意。我要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人们:法轮功组织就是一个骗子组织,不管是“消业治病”,还是“成佛圆满”都是骗人的鬼话。人本来就没有什么“前世业力”,也没有什么“死后福报”,只有相信科学才是真理,才能创造幸福的人生和世界。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8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