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告别“法轮功”阴霾,走上致富之路
2016年11月16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我是吉林省四平市铁东区山门镇的刘玉春,我和丈夫王辉都是法轮功受害者,在没练法轮功之前,我们夫妻二人除了耕种自家的责任田外,农闲时还到城里打工,生活虽不是很富裕,但也衣食无忧,小日子过得其乐融融。

    强身健体加入法轮功

    那是1996年11月,我们秋收完之后到城里打工,那时很多人都习练法轮功。说习练法轮功可以强身健体,消灾避祸,当时看到那么多人都练,并且练法轮功还有这么多好处,受到法轮功歪理邪说的蛊惑,本着强身健体的想法,我们俩开始了习练法轮功。

    刚开始练法轮功时,功友送我们俩一本《转法轮》的书,我们俩就在打工之余看《转法轮》练功,有时也和功友在一起练,后来我们俩慢慢地被《转法轮》书中所说的“真、善、忍”、练功可以“消业祛病”、“一人练功全家受益”和“圆满”等歪理邪说所吸引,开始痴迷法轮功了。

    追求圆满令家举债

    从痴迷法轮功后,我们俩就不再打工了,把全部的心思都用在了练法轮功上,为了让自己的功力提升的更快,早日“圆满”,我们俩不但自己起早贪黑的练功,还拿出家里全部的积蓄用于购买法轮功的资料,并四处散发和宣传习练法轮功所谓的好处,拉拢别人习练法轮功。

    在痴迷法轮功的那段日子,为了一心一意练功,争取早日“圆满”,我们俩可谓是放下了一切。责任田因无心侍弄而撂了荒,住房坏了也不修缮。那时孩子正在上小学,为了练功,我们俩根本无暇照顾她。看到孩子一日三餐都不能得到保障,孩子的奶奶就把孩子接到了她那里照料,这正合了我们夫妻的心意,从此我们练功更是无忧无虑了。

    1999年7月22日,国家依法取缔法轮功后,原先很多练法轮功的人知道了练法轮功的种种危害后,都不再练了。可我们夫妻还是坚信法轮功是好功,无视国家的法律,继续偷偷的习练,孩子的奶奶看到我俩还在练法轮功,就告诉我们,电视上已经播了,法轮功是邪教,害了很多人,还极力劝说我俩别再练了。可我俩哪里听得进去,不顾老人的苦苦哀求,继续着我俩的“圆满”梦。

    2000年12月,丈夫因夜间外出张贴法轮功传单雪天路滑,骑自行车时摔倒掉进了沟里,一条腿骨折,可我们俩并没去医院就医,反而认为这是“师父”对丈夫的考验,有“师父”的“法身”保护,就不会有事的,所以就回到了家里练功治腿,可过了10多天,丈夫的腿不但没好,反而肿的越来越厉害,每天疼的无法睡觉。区里和镇里的反邪教志愿者听到我家的情况后,来到我家,和我们俩促膝谈心,帮助我们俩分析法轮功歪理邪说的错误性,讲练法轮功有病不治的害处,在志愿者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说服下,我们俩也开始反思,丈夫的腿练功不但没好,反而越来越重是事实,“师父”说的“练功祛病”,“师父”在弟子危难时,他的“法身”能保护,可事实就在眼前,“师父”所承诺的一个也没有兑现。志愿者看到我俩有所动摇,就把丈夫送到了医院。由于练法轮功,家里的积蓄早已花光,还举债3万余元,根本无钱医治,镇里和村里替我们交了住院押金。经过治疗,丈夫的腿不到一个月就可以下地走了。反邪教志愿者也时常到医院看望我俩,在他们的感召下,在事实面前,我们俩认识到了习练法轮功的危害,再也不练法轮功了。

    社会关爱走上幸福路

    丈夫出院后,反邪教志愿者和村里的干部看到我们家里的实际情况,积极向我们宣传种田的科学知识,还免费给我们提供优良高产的种子,经过当年的努力,解决了暂时的生活困难,也让我们增强了生活的信心。镇里还把我们俩介绍到挣钱比较多的沈阳一建筑工地打工。

    如今,我们俩彻底摆脱了法轮功的阴霾,通过努力,不仅还清了三万余元的外债,还翻建了三间宽敞明亮的房子。我在家里种地,照顾家庭,丈夫也当上了一个小包工头,在外承建一些小的工程,每年的收入除了花销,都能有几万元的剩余,现在,我们已达到了小康的生活水平了。

    在最后,我要倒出我们俩的心声:“李洪志把我们从人变成了鬼,反邪教志愿者又把我们从鬼变成了人。”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8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