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久违的幸福
2016年11月16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我叫孙建伟,现年45岁,出生于东营市唐家村一普通农民家庭,是家中独子。我于1995年跟妻子结识并登记结婚,育有两女(小女儿1998年出生),上有老父、母,全家人本来过得和美幸福。

    然而自1996年我迷恋上了“法轮功”,本来和美幸福的家庭遭受了接二连三打击。一接触上“法轮功”,我同许多练习者一样,抱着强身健体的愿望,每天早上五点准时起床练功,晚上还要看书“学法”,其他任何事都无暇顾及。妻子起先是跟我又吵又闹,我根本就听不进她那一套,觉得她是在妨碍我的“修炼”。按李洪志师父的要求,我坚信要修得“高层次”必须“去掉人的各种欲望、执着心”。

    我越来越迷,妻子、孩子、父母的事我能不问就不问,外出打工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家庭收入越来越少。后来又干脆一心练功,我坚信只要“精进”修炼终会得到福报。1998年的一天,我的小女儿又出生了,孩子因先天不足一出生就进到重症监护室,而我却连去医院看她一眼都没去,而是在家练功打坐。妻子出了院疯了一样地回家跟我闹,我大怒之下打了妻子,并告诫她:“以后不要再管我,否则我就自杀”。老父亲知道之后上门把我一顿毒打,但是并没有打醒我的痴迷。1999年7月,国家依法取缔了法轮功,许多功友主动不再练了,我当时非常不理解,认为“练功”能强身健体,全家受益,还教育人做好人,根本不是什么邪教,所以依旧偷偷坚持练。父母、妻子再次苦劝我别练了,可是对家人的劝说是充耳不闻,认为他们是阻挡我“精进”的“魔”,整天和妻子吵架

    2000年的一天,我和家里又爆发了冲突。自从我不外出打工没了工资收入后,全家老小就指望家里的几亩地活着。妻子一个人承担了地里、家里所有的活,还得伺候老的照顾小的,每天累得不行,只能艰难地忍受着。有天晚上收完地里的农活,妻子累得不行,劝我别“练功”了,“咱爹都六十多了,农活也干不了,俩孩子也不管,小的才2岁,上有老下有小都要照顾,你每天光想着练功,你是当家的,全家都靠你呢。”父亲也跟着帮腔说,如果我再练,就不是他的儿子。我顿时恼怒了起来,觉得他们又是在串通一起阻挡我“练功”,并且又动手打了妻子。妻子哭着坚决要离婚,一旁的老父亲一气之下,突然栽倒在地上。妻子赶快拨打区人民医院的急救电话,我还在一旁阻止不让去医院,说我只要对父亲“发正念”,消除他身上的“业力”,他就会好的。最后在妻子的呼救下,邻里乡亲一起才把父亲送到医院,检查为脑中风,因治疗及时才没酿成大祸。

    父亲出院后无奈之下只好求助村里的领导来帮助我,然而我已经被洗脑,谁的话都听不进去。在2001年因痴迷成仙,一度出现幻觉,最后被送进心理矫治中心住院治疗。在治疗期间,医生和工作人员仔细观察着我的一举一动,每天按时让我起床锻炼,让我读有益于身心的书籍,空闲时间就找我谈心,慢慢地我的思想有所转变了。回想起自从练习“法轮功”以后的种种经历,家庭的破裂、孩子及妻子的眼泪,我悔不当初。作为一个男人没有承担起自己应有的责任,而是带来了痛苦和危害,我慢慢地看清了真实的“法轮功”,并不是什么修“真、善、忍”,更不能帮人求圆满、上层次,而是把信徒们引进了只顾自己不顾别人、疏远社会逃避责任、蔑视法律侵犯人权的邪恶状态!

    我回家之后,村里领导继续帮助我,每个月村里的帮扶志愿者都会到我家慰问一下我的现状,有什么困难都及时地帮助我解决。我真庆幸自己能有醒悟的这一天,妻子跟女儿也回到了我的身边,我重拾了自信!现在我在家人及乡、村领导和志愿者的帮助下,办理了一个制氧厂,我的生活在逐渐走入正轨,家里又出现了往日的欢笑。

    虽然十多年过去了,但是现在我仍对当时的行为深感愧疚,全家人不仅没有因为我得福报,反而因为我对“法轮功”的痴迷而全家不宁。今天,我庆幸自己彻底醒悟了,摆脱了“法轮功”邪教思想的束缚。我奉劝那些仍在痴迷的人,珍惜身边爱你的人,珍惜你现在拥有的家庭。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8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