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万丰国际圈钱骗局还能上演多久
2016年11月15日
来源: 北京商报
【字号: 】【打印

    有关万丰国际艺术品交易中心(以下简称“万丰国际”)圈钱骗局又有了新进展,据爆料人称,之前万丰国际违法买卖艺术品份额,并私自冻结投资者账户资金,目前又有大量投资者的账号被销,涉及金额总共高达60亿元,受害者总数或超几十万人。从投资到清算,万丰国际如何上演了一幕幕惊天骗局?而这场骗局又能维持多久?

    60亿元投资款覆水难收

    北京商报记者日前走访了位于北京盘古大观33层的北京琮尚国际集团发现,这个万丰国际国内最大的代理商却大门紧锁,早已人去楼空,据大厦工作人员表示,“这家公司负责人说是出差,但公司却早已没人了,而且经常会有投资者来找琮尚国际讨要投资款和说法”。据投资者刘先生表示,不仅是琮尚国际,包括杭州、南宁等地也有很多代理商消失。

    在2015年12月,万丰国际私自冻结数万会员(即投资者)超10亿元账户资金、停止交易,并随后发布了《万丰会员账户内可用资金使用办法(暂行)》、《万丰国际账户清算保权销户申请书(散户)》等一系列不公平、不合理的清算条例。

    刘先生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在账户被冻结后,因为清算条例简直是霸王条款,很多人并没有在上面签字,但如今自己在万丰国际上的账户也被销毁了,有同样遭遇的不在少数。万丰国际的清算实际上是要把投资者的资产全部变成他们的货,去别的平台上市”。

    尽快完成清算并再找平台上市的相关信息,其实能从万丰国际董事长刘恩英之前在会丰微信平台公开表示的话语中寻找出一丝端倪,“资金大量收购平台交易过的总价近70亿港元(约为人民币58.77亿元)的标的物造成了今天的局面,使万丰国际的平台难以为继,转型是惟一的生路”,而且,刘恩英还表示,目前突破困境的首要步骤就是让会员完成资产清算,并进入另一个安全平台开始新的经营。

    据公告显示,万丰国际的下一步发展方向为南宁大宗商品交易所,现已将相关事宜对接好,由万丰组织各代理商把资金平移到南商所继续进行投资交易。值得注意的是,在公告中万丰国际指出,“如想走法律程序或等待万丰国际结算的会员,万丰国际会将您的账户信息保留在后台专用端口,以便查证”。但是与公告相违背的是,会员的账户却被万丰国际私自销户。

    交易从始至终都暗藏陷阱

    万丰国际的前身是“香港万丰国际艺术品交易”,注册地在香港,公司的法人代表是刘恩英。而实际上,香港万丰国际在2015年6月已经解散,并将业务转回深圳。据资料显示,包括琮尚国际、太宝投资、珺韵集团、诗迪雅、大庸投资、荣和利达等在内,香港万丰国际在内地有近70家代理商,遍及20个省市。

    万丰国际的运营模式实际上是内地文交所艺术品份额化交易模式的翻版。但因艺术品份额化从认购伊始,包括定价、切分份额及交易方式、退市机制等多重环节都存在人为做局的空间和乱象,在艺术品份额化交易因“38号文”被内地取缔后,“很多从事艺术品份额化交易的公司借与内地法律的差异,跑到香港、澳门注册了交易中心,并大肆在内地发展代理商,这种操作方式实际上就是非法集资”。艺术批评家江因风说道。

    正如江因风所说,万丰国际为躲避监管,注册在香港,业务在深圳,即前海会丰嘉誉艺术品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会丰嘉誉”),财务却在南宁,即广西会丰文化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西会丰”)。值得注意的是,账户资金也并没有相关的银行监管,而且万丰国际、会丰嘉誉、广西会丰三者的法人代表均是刘恩英。

    万丰国际最大问题是存在典型的投机性交易,旗下交易品种主要以墨翠、水沫玉、天珠、高古玉等为主,将某个艺术藏品打包成一定估值的“原始股”,价值几万、几十万元的艺术品发包后就是几百万、几千万元,被爆炒到离谱的艺术品资产包就成了“定时炸弹”,无人接盘的后果就会直接导致大量投资者血本无归。

    圈钱跑路案例屡禁不止

    有业内人士表示,万丰国际的路子和之前的郑州文交所类似,如今虽然经过整顿的郑州文交所已恢复交易,但仍拖欠200多名投资者约9000万元的投资款。“而万丰国际涉及规模更大,人数更多,其清算办法完全是“强盗逻辑”,且无人监管。”

    利用艺术品份额化交易圈钱跑路的案例屡禁不止。2013年在香港注册的中华文交所,在2014年1月开始不能提现,平台资金链出现问题并最终崩盘,老板郑旭东卷走近7亿元。

    艺术品交易市场内部评估定价机制不完善、过程不透明,势必引发金融安全隐患。对此,云南法闻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汉政认为,“因地方监管缺失和不作为,有部分艺术品份额交易公司重新利用互联网进行交易,吸引了大量投资者。如今万丰国际在网络平台进行艺术品份额化交易,已经涉嫌非法经营、非法集资及诈骗等违法犯罪行为,特别是随意更改交易规则、冻结投资者资金,同时也涉嫌侵占罪、挪用资金罪”。

    “没有相关机构的监督是造成艺术品非法集资事件层出不穷的主要原因”,在中央财经大学拍卖研究中心研究员季涛看来,文化公司推行艺术品产品理财不在证监会的监管范围内,究竟是非法发行股票,还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甚至是集资诈骗,还需要公安机关最终定性。

    北京商报记者 卢扬 陈丽君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63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