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简析为何会成为“法轮功”实施犯罪的工具
2016年11月15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简析为何会成为“法轮功”实施犯罪的工具

    “法轮功”就是愚昧的代名词。这就是“法轮功”天安门自焚事件当事人刘云芳说的。一个正常的人自从练上了“法轮功”后,竟然按照“法轮功”那荒诞不经的说教亦步亦趋,不敢越雷池一步,逐渐丧失自我,成为它的精神奴隶,哪怕是放弃生命,也在所不辞。为何会变得如此的愚昧,成为“法轮功”邪教组织实施犯罪的工具呢?且听分析:

    自我封闭式“学法”

    李洪志这点很明白,一个新进人员必须先练功,因为只有练功才能对“法轮大法”有个初步的认识,当修炼者真正进入到“法轮功”邪教组织后,他强调的不再是练功了,而是“学法”。让修炼者把《转法轮》等书籍在学的过程中抄写、背颂,包括听他讲法的录音、观看他讲法的录像,反复看反复抄。不分白昼黑夜,全部思想都集中在“学法”上,没有时间和精力与外界联系,阻断了外部信息流入的渠道。除了“法轮功”书籍,修炼者不再听广播、看电视和报刊了,不再与亲朋好友来往,不再参加其他社会活动,努力去掉其他的兴趣和爱好了,渐渐地这些修炼者变得闭目塞聪了。

    通过这样强化“学法”训练,长期处于单一的环境中,交流的也都是单调的几个词、几句话,毫无新意可言。

    响在修炼者耳边的都是“法轮功”的歪理邪说,完全销蚀修炼者的自由意志,达到了驯服和顺从意识,丧失了思维能力,生命活性也趋于僵死状态,可在思想上却对李洪志充满了崇拜。就如天安门集体自焚事件参与者王进东说:“在我们心里,学大法高于一切。为了看‘师父’的讲法录像,有时关门停业我们就走了,从此生意也做得不如以前,执着生意这个心也慢慢放淡了,一切都为学法让路”。

    糊途式恐慌

    正常的恐慌是以现实的危险或威胁为依据,而“法轮功”对修炼者制造的恐慌则是在妄想基础上的非理智的、不现实的。李洪志对修炼者进行绝对化的划分,要么进入“法轮世界”获得“永生”并成为“佛道神”,要么“形神俱灭”彻底“销毁”。如河北“法轮功”练习者段荣欣说:“我被李洪志歪理邪说‘洗脑’后对‘法轮功’的痴迷程度,那真是如果能‘圆满升天’,叫我跳楼我就会跳楼,叫我自焚我就会自焚”。这短短的几句话,看得出修炼者一方面对“法轮功”极端的依附性,另一方面对“法轮功”极度的恐慌,只要“法轮功”需要哪怕献出生命都无所畏惧。

    让修炼者感到更恐慌的是这个“思想业”,它是李洪志杜撰出来的一个名词,对一些修炼者而言,由于受到李洪志“思想业”的欺骗,似懂非懂,把一切对李洪志及“法轮功”的怀疑都当成了“思想业”而一味排除。对于那些看不懂的地方,修炼者多半认为是自己的层次还没那么高,悟性太低,也就不去深究,就这样对“法轮功”由半信半疑到坚定不移。特别是当有的“思想业”是阻止“法轮功”修炼者“功成圆满佛道神”的主要原因时,修炼者就十分恐慌。如王进东说:“我最痛苦的是‘思想业’,不知怎地,心底常有骂‘师父’的话,老是从脑子里往外返,‘师父’讲过这是‘思想业力’在阻止你得法。我内心痛苦之极,针对《转法轮》中论述‘思想业’这一文我一看就是几十遍,就是不见效。我对着‘师父’的‘法像’焚香合十,流着眼泪倾诉这万般的苦衷,恳求‘师父’把我在另外空间‘思想业’的物质拿掉,就是再用十倍的皮肉之苦来代替,我也乐意”。恐惧成这样,真叫人心酸。

    一个个虔诚的修炼者,被李洪志玩弄于股掌之中,成了一个个愚昧的空壳,为“法轮功”邪教组织实施罪恶当起了的替罪羊,成为了他们的“工具”。“法轮功”真是丧尽天良,多行不义必自毙,越倒行逆施,离灭亡也就越近了。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49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