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法轮功“去邪教化”现象辨析
2016年11月13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法轮功“去邪教化”现象辨析

    邪教最大的困难在于:现世教主崇拜与人们对自然和社会客观规律的认识相矛盾。邪教教主宣称“这世界没我不行”,但是地球从来没有因为离开了哪个邪教教主就不转了。不仅如此,邪教组织在发展到一定阶段的时候,也会意识到“现世教主”是一个鸡肋,他的存在使邪教处于一种进退两难的状态,既摆脱不掉对现世教主的依赖,又对现世教主日益不满。近年,法轮功邪教的媒体化、娱乐化和商业化趋势明显,这种发展态势被一些学者形容为“去邪教化”现象。本文认为,法轮功的“去邪教化”现象一方面是其逐利本能的体现,是法轮功自导自演的伪“世俗化”运动;另一方面“去邪教化”也是邪教内在矛盾的外在表现,“去邪教化”已经激化并将进一步激化李洪志与邪教组织的矛盾,使“去邪教化”向“去现世教主化”和“去李洪志化”的方向发展。

    一、神权争夺战与“去现世教主化”

    邪教教主看似风光无限,其实是一个“高危职业”。“去现世教主化”是邪教的游戏规则,更是邪教教主挥之不去的梦魇。著名人类学家弗雷泽在《金枝》中,集中描述了古代巫术职业者之间的残酷竞争。神庙的祭司虽然贵为“森林之王”,但是他必须日夜守护在一棵长有金枝(槲寄生)的树旁,因为任何一个逃奴只要能够折取一根金枝,就有资格与他决斗,杀死他并取而代之。法轮功内部的“神权”争夺战一天也没有停息过,从香港的彭珊珊宣布自己是“真身师父”,李洪志是“肉身师父”,到黑龙江的庞丽华自封“法轮圣王”,将李洪志贬为传人之一;从法轮功高层四大家族的尔虞我诈、争权夺利,到新西兰组建“法轮大法人学会”,全力鼓吹《走向人性时代》。李洪志的“现世教主”地位可谓风雨飘摇。

    法轮功持续的乱象说明,李洪志虽然名义上还是“现世教主”,但是法轮功总体上已经进入了“后李洪志时代”。李洪志在《二十年讲法》中似乎悟出了这个道理:与其被觊觎他的人赶下神坛,不如自己找个台阶,体面地走下神坛。他遮遮掩掩地宣称“宇宙主佛”其实“跟人一模一样”,但是李洪志毕竟还贪恋位高权重的“宇宙主佛”宝座,辩称“师父的身体在层层宇宙中都是符合每一层宇宙生命一样的形态”。李洪志虽然极端蔑视“常人”,坚决不允许弟子们做常人,但是他自己却明白只有做常人才能自保,只要承认自己是常人,就有属于常人的权利。与宇宙主佛的“神权”相比,常人的“人权”神圣不可侵犯,而“神权”却朝不保夕、虚无缥缈。“宇宙主佛”只能曲线救国,依靠“人权”维护自己的“神权”,谁动了他的“神权”奶酪,就是动了他的“人权”。所以,李洪志走下神坛的目的是为了重返神坛,稳固神坛。反过来,弟子跟“师父”争“人权”就是在争“神权”,“走向人性时代”就是在赶“师父”下台。而“师父”之所以是“师父”,就是因为能够“跟人一模一样”;弟子之所以是弟子,就是因为不能“跟人一模一样”,只有“师父”可以既是神又是人,既有“神权”又有“人权”。“师父”不仅可以心安理得地剥夺弟子们属于常人的“人权”,而且被剥夺了“人权”的弟子更不可向他的“神权”发起挑战。

    但是,“现世教主”的长期存在对于邪教组织自身来说也是一种非正常状态,“现世教主”的私欲膨胀与绝对权力是置于邪教核心部位的定时炸弹。邪教组织为求自保,必然会寻求各种手段“去现世教主化”,并力图将“现世教主”的权力装进笼子,促使其“跟人一模一样”。

    二、发展方向危机与“去圆满化”

    法轮功画饼充饥的“圆满”曾经是许多“大法”弟子的终极目标和努力方向,但是随着“圆满”预言的一再落空,“圆满说”不攻自破。更为重要的是,法轮功的总体发展方向已经发生根本改变,永远无法兑现的“圆满”只是欺骗普通弟子的障眼法。

    首先,法轮功在海外反华势力的支持和主导下,发展方向趋于“政治化”;其次,法轮功为了推行其“反华大业”,全力拼凑起了一整套反华媒体,实现了宣传方式上的“媒体化”;第三,由于法轮功自身的各种先天不足,其所谓的“政治宣传”、“政治活动”很快“小丑化”,为人所不齿。同时,在生存问题逐渐显露的时候,法轮功开始了“娱乐化”改造,“神韵表演”成了法轮功新的摇钱树。表面上看,法轮功的发展似乎顺风顺水,但是常识告诉我们,下坡路往往是“又快又舒服”。人的精力毕竟有限,法轮功的大佬们在搞政治、搞媒体、搞娱乐方面如鱼得水,乐不思蜀,至于“学法”、“圆满”就让它们见鬼去吧!如此一来,初中毕业的李洪志倒成了多余之人,无所事事。

    是可忍孰不可忍?2010年,李洪志在纽约法会上,声色俱厉地警告弟子:“有些人不要迷失了方向,要清楚自己是干啥的。”但是,形势比人强,面对“圆满”谎言无人奉陪,李洪志也只有先下手为强,多占几套房产,多享受“中国弟子享受不到的生活”,没事就在北美大地的高速公路上兜风。至于法轮功各路诸侯争先恐后的“集资”闹剧,上梁不正下梁歪,李洪志只能嘟嘟囔囔地嘀咕几句了事。

    当然,法轮功“政治化”不是因为其政治理念先进,“媒体化”不是因为其媒体独具特色,“娱乐化”更不是因为其表演品位高雅。所有这些发展方向调整,只不过是法轮功高层在李洪志“圆满”谎言破灭后的及时行乐。所以,主观上看,法轮功组织的政治化、媒体化和娱乐化可能是为了维系“圆满”迷梦的自娱自乐、自怨自艾。但是在客观上看,“去圆满化”和惟利是图却成了法轮功的不归路,这一发展方向是“宇宙主佛”李洪志也把握不住的。

    三、敛财模式的“传销化”与“商业化”两难

    李洪志多次声称“法轮功没有组织,实行松散管理”,事实上,李洪志于1992年创立法轮功后,1996年在北京设立了“法轮大法研究会”,自任会长。此后,又陆续设立了39个辅导总站、1900多个辅导站,28000多个练功点。早期法轮功主要采取典型的“传销模式”进行组织扩张,从数学角度来分析传销模式,它的理论结果是一个金字塔式的组织结构,随着组织层级的增加,人数会呈几何模式的膨胀,财富则以倒金字塔模式向顶层聚集。但是,从社会现实角度来看,正如所有的传销组织一样,当它的组织链条达到一定的级数时,会对整个社会产生严重负面影响,它的利益输送机制会遭遇瓶颈并迅速断裂,金字塔顶层连同其聚敛的财富会瞬间人间蒸发,金字塔底层则被吸净榨干。法轮功的传销组织模式由于在中国内地被依法取缔而受到重创,其利益输送机制也因此被切断。

    法轮功投靠海外反华势力以后,虽然获得了数量不菲的经济援助,但是自身造血功能不足,饥一顿饱一顿看人眼色行事的日子并不好过。法轮功的各路头领搞政治、搞媒体、搞娱乐得心应手,李洪志却逐渐被架空成傀儡,这时李洪志记起了自己吹小号的专业特长,横夺“神韵演出”领导权,亲自扛起“娱乐化”大旗。李主管不在业务上下工夫,却想当然地推出了“高票价”战略,且美其名曰“进入主流社会”。娱乐行业自有娱乐行业的游戏规则,法轮功精通的传销模式在此水土不服,李洪志也只得“向常人学习”,提出以“商业化”模式来经营“神韵演出”。但是,所谓的“神韵演出”不过是胡乱拼凑的反华表演,而真正的“商业化”模式又天然地排斥邪教说教,这样“神韵表演”绕了一圈之后又以“商业化”的名义回到邪教传销老路。李洪志重操旧业,轻车熟路,将“神韵推票”上升到比“圆满”更高的高度,“推票情况与弟子修炼挂钩”,“神韵的推票情况……就是各地学员的修炼情况和配合情况的真实表现,具体表现”。羊毛出在羊身上,“高票价”战略演变成对弟子们的涸泽而渔,“神韵演出”的延续只能是“大法弟子”的灾难。目前,神韵演出票房日益惨淡,“商业化模式”无人问津,“传销化模式”难以为继,法轮功邪教的新敛财伎俩又快走到头了。

    “禽兽之变诈几何哉?止增笑耳”。蒲松龄在《聊斋志异》中讲述的屠夫与狼的故事,就是告诫人们丢掉幻想,不要被狼的欺骗手段所蒙蔽。法轮功从“健身邪教”演变成“政治邪教”、“媒体邪教”、“娱乐邪教”,令人眼花缭乱,但是不论它如何玩弄“去邪教化”把戏,其邪恶本质始终不变。披着羊皮的狼始终是狼!(作者系武汉大学宗教学系副教授)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5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