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从气功到邪教
2016年11月13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从气功到邪教

    凯风网连载的孙森伦写的《我与李洪志一家在泰国的日子》(简称:《日子》)一书,为我们了解1991年5月---1992年3月李洪志在泰国生活的10个月,由练习气功聚敛钱财到建立“法轮功”邪教组织的发展演变过程,使我们更加认清了“法轮功”的邪教本质.

    一、李洪志练习气功敛财

    健身气功是医疗与体育相结合的健身运动。气功作为一种特有的健身术,主要是以调心、调息、调身为手段,以达到防病治病、健身延年的目的,在我国有着悠久的历史,是我国宝贵的民族文化遗产。20世纪80年代中期,在我国出现了一股“气功热”和“特异功能热”,在这股“气功热”和“特异功能热”的社会背景下,社会上一些自称气功大师的人,为了增加人气、赚取钱财,过度的夸大气功,利用气功治病赚钱。他们还通过办气功学习培训班、出气功类书籍等方式进行敛财。一时间这种气功培训班如雨后春笋在全国各地掀起,一些不懂气功的人为了混水摸鱼敛财,通过热炒学点气功、学点魔术,也在社会上招摇撞骗赚钱。李洪志在这股“气功热”和“特异功能热”中,敏锐地发现其中潜在着赚钱的机会。正如,《日子》)一书中,李洪志的妹妹李萍说的:“那时,气功在中国非常热,在大陆的很多公园里,想练气功的人特别多,但气功师却很少,有的气功师带了很多弟子,一个月的收入可以超过一个普通工人的收入。她哥哥特别羡慕,工作也不愿意干了,只想通过练气功招收学员来赚钱”。

    1988年,李洪志也参加到以气功为名进行敛财的行列中。他在长春首先拜在气功师李卫东门下练“禅密功”,后来又拜在气功师于光生门下学练“九宫八卦功”。从“中国禅密功长春辅导总站”保存的1988年3月20日和1988年4月14日登记的两期“学员通讯录”上,可以看出,李洪志仅参加了两期“禅密功”学习班,前后不到20天。他在这两期学员登记表上的序号分别是36号和101号。应该说李洪志练习这两种功法并不成功。李洪志知道自己要想在传播气功方面,要想出人头地是有难度的,要挤垮其他气功师他们已经占领的市场更是难上加难。但是为了更好的敛财,必须进行重新包装。应该说,这时的李洪志已经在考虑如何改变自己练习的功法了。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李洪志于1991年5月---1992年3月,以探亲的名义去看望在泰国居住的母亲和妹妹。李洪志在泰国的10个月时间,为他编创功法创造了机会和条件。《日子》一书还描述了李洪志在泰国到龙莲寺斋堂教授气功赚钱的事情,李洪志讲:他练功可以去治病,有钱拿。这些都是小钱,将来他可以赚大钱,即使不用出力气,就靠用嘴一说,就有人送钱来给他,信不信?大家没有人敢说话,他又说不要看不起他,现在虽然他没有钱,但以后他要养全家,他要让全中国或者全世界都知道他李洪志。

    泰国是一个信奉佛教的国家,大约有3万多座寺庙,90%的人都信奉佛教,是全世界信奉佛教比例最高的国家,所以泰国人保守而温和,寺庙不仅仅是供人拜佛的地方,在一些小村镇,寺庙是泰国人重要的生活场所,寺庙里有诊所、学校、服务中心、娱乐场所、市场和殡仪馆,有些寺庙甚至有戒毒康复中心。李洪志在泰国目睹了泰国的宗教情节。知道宗教在民间的魅力,所以,李洪志在泰国将自己练习的气功功法用宗教进行了包装披上佛教的外衣。

    《日子》一书写到李洪志到泰国后,他大部分时间在房间里编创他的气功功法。正如孙森伦写到的:“有一次吃饭的时候,我直接问李洪志总是在房间里做些什么,他回答是修炼气功,他在中国大陆学过几种气功,他说这些气功不完善,不好看,不容易学,他自己正在编排一种新气功,还没有成型,动作还不够满意,总之正在演练中。他还跟我介绍练气功,要先学会入静,这是修炼气功的第一关,也是特别重要的一关,整个气功修炼过程,入静必须不断精进,入静程度越高,真气发生得越快。经过一段时间的苦心经营,李洪志终于拼凑出法轮功五套功法的前四套:佛展千手法,法轮桩法,贯通两极法,法轮周天法。并且,还将上述的套路动作演示给自己的妹夫看。对套路中的各个动作,编造出口诀。虽然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当时还没有编排出来,但从动作来看,也明显带有模仿佛教文化内容的影子。熟悉法轮功的孙先生在书中感叹“这部高级的法轮功里的很多动作,就是从泰国舞蹈和泰国寺庙佛像、壁画里学来的。”

    综上所述,李洪志“在泰国的10个月”对于法轮功的“创立”至关重要,那就是,完成了李洪志从练气功敛财,到建立法轮功邪教组织的过渡。所以我们在读《中国法轮功》时,里面有大量的佛教中的名词并用佛教的“法轮”为自己的功法的命名,就不觉得奇怪了.

    二、建立法轮功,散布邪教的歪理邪说

    大凡“邪教”,通常都是打着宗教的幌子,借用宗教的名词术语,通过贬损宗教的声誉、扰乱宗教秩序来宣扬和推行自己的歪理邪说。“法轮功”正是这样的“邪教”组织。

    李洪志在国内时就开始接触并留意佛教方面的内容,并去过寺庙向僧人们了解一些佛教方面的知识内容。《日子》一书详实讲述了,李洪志到了泰国后,丰富的佛教文化与多彩的佛事活动,让他了解和学习了不少佛教知识。每次与李洪志参观一次寺庙,他的知识增长一次,“短短几个月,李洪志在泰国,看了寺庙、道观不下30个”。

    应该说,在泰国期间,李洪志确实学习刻苦又用心,不但在家从图书小册子上学,还在浏览中认真听取导游的讲解与用心向导游提问,甚至是后来自己的弟子妹夫,都做到了不耻下问,目的是为了编辑“法轮功”邪教的歪理邪说。

    李洪志在泰国初步完成了“法轮大法”的编篡,为了建立自己邪教教主的地位,把自己的生日,篡改成5月13日,佛祖释加牟尼的生日。他将其“法轮大法”称之为“最高佛法”,是凌驾于一切宗教之上的“正法”。也正是在泰国得到的启示,为以后出版的,《转法轮》奠定了基础。1994年12月,《转法轮》的出版发行,标志着法轮功由伪气功发展成了一个邪教组织,有了自己的教义(尽管它并不系统),有了自己的教主(李洪志以第一人称的口气讲神佛,自然就树起了一个被神化了的邪教教主),编织了一套实施精神控制的歪理邪说,此时组织体系也基本形成。《转法轮》出版后,李洪志不再讲祛病健身,不再强调练功,而是要求练习者“主要是学习大法”。

    由于李洪志只有初中文化,宗教、历史、、科学、文化的知识缺乏了解,又要编创自己的功法,只能肆意歪曲篡改,而且盗用宗教却竭力贬损宗教,利用正常宗教中的一些教义和说法招摇撞骗,李洪志说,“法轮大法是把宇宙特性佛法万古以来第一次留给了人,等于给人留下了一部上天的阶梯”,“目前,全世界只有我一人在传正法,所以我做了一件前人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我确实做了一件前人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传了更大的宇宙根本大法,无论你翻遍古今中外的书都没有这些。我所讲出来的道理是宇宙特性,是佛法的根本。”“人类社会已经败坏到极点了,人家就等着毁灭不管了,只有我在管”,“我的法身多得不能用数字来计算,数不过来。多少人我都能管,全人类我都能管。”这些歪理邪说是对宗教的极大的低毁。

    正如我国宗教界有识之士所指出,李洪志及其“法轮功”其歪理邪说是与宗教教义相对立的,是反宗教的。李洪志所鼓吹的“法轮功”企图以其歪理邪说来迷惑法轮功学员,阻碍广大信教群众从事正常的宗教信仰活动,尤其是假借宗教的名义来伤害信教群众的宗教感情,破坏国家宪法和法律所保障的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和宗教秩序,从而来树立李洪志个人作为所谓世界最高教主的地位。这是一种典型的、极端的、以反宗教为特征的“邪教”。

    在李洪志的“法轮功”中散布了大量的反科学、反社会、反人类的歪理邪说,说什么“现在的科学不算科学,因为用这个科学这条路永远都探测不到这个宇宙的奥妙。”“人类的科学技术达不到更高的认识……但是我们修炼的人可以做到,佛才是最高的科学家。”“人类现在的科学,实质上是站在一个错误的基点上发展起来的,对宇宙、对人类、对生命的认识都是错误的,所以在修炼界,我们修炼的人根本就不承认现在的科学,认为它是一个错误。”

    李洪志的“法轮功”还大肆诋毁政府和法律秩序的作用,说“现在社会问题层出不穷,哪个政府也解决不了。民族问题,国家与国家的问题,民族之间的矛盾,许许多多社会犯罪各方面的原因,哪个政府都头痛,谁也解决不了。”他宣称,只有他能够给人们“上天的梯子”;“我要是度不了你,谁也度不了你”;“全人类我都能管”;“我要管不了你,谁也管不了你。”为了极力否定以宪法为基础的社会主义法制在保障公民权利、维护社会稳定和增进全体人民共同福利方面的作用,李洪志宣称:“人类制定的法律就是在机械地限制人,封闭人,……人都像动物一样被管着,没有出路了,谁也就想不出办法了。”

    李洪志的“法轮功”把自己与现实社会严重地对立起来,把“法轮大法”和所谓“护法”行为与现实社会的法律秩序对立起来,不允许对李洪志的说教及其危害持不同的看法,谁反对李洪志和“法轮功”,“法轮功”组织就策划非法聚集,煽动和组织围攻,直至组织1万多人包围中央政府所在地中南海,进行非法示威。他们置法律于不顾,妄图钳制舆论,要挟社会,令他人和新闻出版单位不得对其稍有微词,企图造成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组织谁也惹不得的局面。这充分表明,李洪志的“法轮功”是组织体系严密、带有极强的政治目的、以反社会和反政府作为根本宗旨的非法的反动组织。“法轮大法”则是这一反动组织的最高“行动纲领”。如果不旗帜鲜明地取缔““法轮功”“邪教”组织,就将国无宁日。

    读《我与李洪志一家在泰国的日子》的启示是多方面的,而最深刻的启示:就是在尊重和保护宗教信仰自由的同时,必须防范和打击邪教。从这一点上说,中国政府依法取缔和打击“法轮功”邪教组织,维护社会稳定,保护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不仅是履行人民政府的庄严职责,既是对人权的保护,又是保护宗教信仰自由的正义之举,而且符合人民群众根本意愿,得到了广大群众的支持和拥护。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4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