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浅析女性“法轮功”痴迷者的心理症结
2016年11月13日
来源: 中国反邪教网
【字号: 】【打印

作者:内蒙古自治区反邪教协会 来源:本站原创 日期:2010-09-09 打印

我从事反邪教工作只有近三年时间,虽然时间很短,但是我接触了昆区全部的“法轮功”重点人员,参加了转化培训班,与“法轮功”人员同吃同住同学习,目睹了一些“法轮功”痴迷者从对李洪志盲目崇拜的痴迷,到转化时的痛苦与矛盾,到转化后的解脱与放松。通过自己的这些经历,我认为“法轮功”痴迷者之所以痴迷,与当时全民气功热的社会环境有关,更与这些痴迷者的自身心理状况有关。我也看过一些专家们介绍的“法轮功”痴迷者的心理症结,大多分为:迷信者、做好人者、对社会仇视者等等。这种分类是男女的共性,我从女性的角度出发,分析女性“法轮功”痴迷者的心理症结,分析女性“法轮功”痴迷者的特性。“法轮功”痴迷者都迷信,在这一点上男女一样的,但是迷信的方向不一样,男性是为了成仙成佛,女性是为了过上物质丰富的生活;因对社会有敌视而练习“法轮功”,并且参与“法轮功”组织活动大多是男性,女性极少;而女性痴迷者普遍对李洪志的偶像崇拜心理,在男性痴迷者中极少。我不是心理专家,对心理问题也没有什么研究,我只是从一个普通的正常人的眼光和心理角度去看这些“法轮功”痴迷者。我作为一名女性,从女性的心理角度分析一下这些女性痴迷者的心理症结,下面就是我对女性“法轮功”痴迷者的心理症结的粗浅分析。

一是严重的不劳而获的思想。《转法轮》中许诺的“黄金般的生活和世界”,不是一般人能够达到的,没有那个实力,也不知道怎么做,而且短期内无法达到,而练功似乎容易,每个人都能够练,不需要什么特殊的能力和资金,买一本12元钱的“转法轮”就能练。有这种心理症结的女性痴迷者受传统社会观念和家庭教育的影响,女性的独立人格性差,往往把自己依附于男性,而靠钓个金龟婿来改善自己的境遇破灭后,就希望在旁门左道中实现自己的“理想”。这类女性痴迷者往往相貌比较平常,也不够自信,并且因传统观念的束缚,没有勇气结束现有的婚姻再去找个有钱的男人。而“转法轮”中描述的美好生活正好切合了她们的想法,书中虚无缥缈的幻境就成了她们梦想中的世界,于是想通过练功来改变自己的命运。其实我们每个人都希望发生“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但是也确确实实知道不可能。但是“法轮功”痴迷者深信李洪志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相信“圆满”后能进入金光闪闪的“天国世界”,永享清福,想吃什么、玩什么,伸手就来,没有生老病死的痛苦,没有肉体的束缚,真是个“极乐世界”。

这类人在转化时比较难,主要是思想上总在想,自己为“法轮功”已经付出了这么多年,如果放弃的话,自己会很“吃亏”,转化过程中也痛苦,痛苦的原因是不劳而获美梦的破灭,如果一旦认识到“法轮功”没有给自己带来什么利益,今后也不可能带来什么利益,她也就转化了。但是这类人即使转化了,不劳而获的想法是不会改变的,总想依靠别人来获取利益。昆区一名女性痴迷者就有严重的不劳而获的思想,通过法制学习班转化了,转化后也是眼高手低,原来的单位买断了,街道给找过几个工作她都嫌钱少怕累,自己又没有能力挣大钱,又要求街道办低保又要求减免取暖费等等,初次见面的人她就让对方帮她办这办那,总之是能占上便宜的地方绝不放过。这类人为了利益,可以不顾原则,甚至可以丧失尊严,如果有人煽动她们“维权”以获得经济赔偿,她们绝对会去,之所以“维权”不是因为痴迷“法轮功”,而是为了获取利益。

二是偶像崇拜的心理症结。在从事反邪教工作之前,我也看过一些关于“法轮功”痴迷者的一些情况,专家们基本将“法轮功”痴迷者归为以上几类。我在想,其实这些心理我们大多数普通人或多或少都有一些,那么“法轮功”痴迷者之所以痴迷是因为仅仅是这些心理较一般人程度上重一些,还是有其他因素?经过这几年与“法轮功”人员的接触,我认为这些心理症结“法轮功”痴迷者都有,有的痴迷者一种心理症结,有的几者兼而有之,其中某种心理症结严重一些。这些痴迷者特别是女性痴迷者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对李洪志的个人崇拜,这种崇拜每一名女性习练者或多或少都有,有一些人纯粹是因为对李洪志的崇拜而练习“法轮功”的。

绝大多数的“法轮功”练习者都是在成年之后练习的,这些人不像青春期的少男少女,对偶像崇拜那么疯狂,因为年纪的原因,自身也有一些阅历,“法轮功”痴迷者对偶像的崇拜表现不那么狂热,但是却更加执著与持久。当初这些痴迷者在种类众多的气功当中选择“法轮功”,是因为李洪志选择了“法轮功”。我们不能否认李洪志之所以有这么多追随者,是有他的个人魅力的。“法轮功”痴迷者对于自己的偶像李洪志崇拜至极,李洪志一切都好,让她们认识到“法轮功”的谬论不难,就是不肯认识李洪志是骗子。这些人转化起来困难很大,毕竟是对偶像的颠覆,这对她们的心理是很大的打击,或者说她们不是没认识到李洪志的本质,只是不愿面对。这些人在转化过程中很痛苦,对偶像的否定等于是对自己全部否定,甚至于她们完全认识到“法轮功”的邪教本质,但是还是要认为李洪志是好人,造成这样的后果不是他的本意。有一位痴迷者转化后还说:虽然“法轮功”让我失去了很多,但是我一点也不恨李洪志,我认为李洪志的本意还是好的。就是转化后,这类人也并不会说李洪志坏、“法轮功”不好,但是李洪志很好。转化后,这些人可能不再视李洪志为偶像,但是对李洪志仍有好感,而且这种好感很可能因为某些因素而再度崇拜李洪志,从而再度对李洪志言听计从。所以这类视李洪志为偶像的痴迷者反复的可能性很大。 [Page]

三是有自卑心理,又渴望社会认同。一些“法轮功”练习者由于家庭环境、成长经历有缺陷,对自身的背景很避讳,这种状况造成她们性格孤僻,外表极度自尊,内心其实极度自卑。这种矛盾,让这类人渴望友情、渴望他人的认同,但是在交际中特别是女性往往过于敏感,处理不好人际关系。不会主动与人沟通,交际的圈子很窄。当这些人接触到“法轮功”时,觉得与“同修”们相处,只练功,不问背景,感到很温暖,把与“同修”们一起练功当成了心灵的寄托,能够缓解自卑的心理。这类人对“法轮功”功法的理解不很投入,让她们留恋的是与功友相处的环境,长年接触的全是“法轮功”人员后,让她们觉得只有功友才是好人。这类女性痴迷者让她们认识到“法轮功”的邪教本质并不难,转化并不难,但是这类人很容易反复,原因就是那些“同修”们再联络时,很容易让她回想起以前一起练功时的“美好时光”,从而再次参与“法轮功”组织的活动。而且这类人转化后在社会交往中还是有障碍,比练功前的障碍更大,外在表现出来给人的感觉是对抗,实际上内心很脆弱。

以上是我对女性“法轮功”痴迷者心理症结的一点粗浅的看法。在我们昆区的“法轮功”重点人员中女性占绝大多数,这些人无论是迷信者、做好人者或是不劳而获者,一方面对所谓“圆满”极度渴望,另一方面又对李洪志所宣扬的“淘汰”、“销毁”、“形神全灭”等极度恐惧,特别是女性痴迷者恐惧更甚,形成一种下意识的反应,像一名女性痴迷者从学习班出去后,总是怕,怕李洪志怪罪,也怕“法轮功”人员的报复,最后竟然叫来了救护车。目前昆区社会面上的“法轮功”重点人员都已经转化,但是因为这些人有着这样或那样的心理症结,还有再反复的可能,我们的帮教巩固工作将是一个长期的不能间断的工作。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34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