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邪教教主崇拜的潜意识机制探寻
2016年11月13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我们认为,邪教的典型特征,是对其成员进行精神控制,其中又以教主崇拜为最重要的核心内容。我作为曾经的法轮功受害者,也作为社会学的研究人员,对此有过许多调查和思考,并于2006年出版了一本专著《神秘信仰之迷——一种社会学与心理学的解读》。

    然而,随着调查和研究的继续,我们看到,有一些法轮功成员摆脱法轮功后又不断反复,重回精神控制状态。而精神控制深入到潜意识层面并发挥作用,是许多邪教受害者不断反复的主要心理机制。

    一、邪教精神控制和教主崇拜

    我们知道,人类社会广泛存在着相互间的思想影响,每个政党、团体和个人都在通过各种方式,包括通过媒体来发表意见,传播各自的思想。而邪教精神控制与一般思想影响的区别,在于它是一种极端的思想影响。

    一个可以普遍观察到的事实是,不同的思想影响,其强度或影响力是不同的,我们根据影响力强度将影响者与被影响者的关系分为:平行的、倾斜的和垂直的三大类。

    在平行关系中,双方对于对方的思想影响,保持着平等的自主思考、自由选择的心态和能力,可以对影响者进行无障碍的分析、质疑和评价。

    在倾斜关系中,被影响者更倾向于尊重和接受影响者的思想观点,而自己的思考、分析、质疑、评价则限制在一定范围内。

    在垂直关系中,被影响者几乎是完全地、无条件地接受影响者的思想言论,将其视为最高真理,放弃了自主思考,行为上也看似自愿地完全服从。

    我们所称的精神控制,就是邪教教主通过各种方式对信众施加影响,达到使他们放弃自主思考、行为完全服从的过程。教主崇拜是精神控制的后果,具体表现为,信众在情感上对教主个人无限崇拜、在认知上对教主言论完全接受,在行为上对教主指令言听计从。

    二、教主崇拜与潜意识

    1、以往挽救工作的主要思路

    我们在认识法轮功精神控制的过程时,大多注重意识层面的洗脑,也就是教主用他的思想体系来置换追随者原有的价值观、人生观和世界观。因此挽救工作的主要思路,就是反过来清除法轮功的思想体系,认识他的欺骗性、伪善性和危害性。

    我们看到,绝大多数人的转化,都是通过摆事实、讲道理这样的调整认知的方式来进行的,因此一般的挽救工作者,将挽救视为改变认知的过程;有些专家,也将挽救称为认知矫治。由此可见,人们对挽救工作的认识,主要偏重在对受害者意识层面的转变。这也确实取得了明显的成果成效。

    我自己就曾习练过法轮功,亲眼看到中国社会志愿者在救助受害者方面所做的巨大努力,也亲身参与了这一过程。而挽救工作,就是其中一项最为艰巨和复杂的工作。

    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不断有反复人员的出现,我们也在持续地关注和探寻其中的规律,也许是更核心的深层问题。

    2、教主崇拜已深入法轮功成员的潜意识层面

    所谓潜意识,在这里是指意识层面之下的心理活动,是自我难以觉察的记忆、情绪、情感、体验、认知等。

    案例一:以我本人为例:2003年的一天,此时我已经摆脱法轮功近一年了,当时正在构思一篇反思法轮功问题的文章。正在写作的时候,一只脚碰到墙边上的电源插头,一下子断了电。第一反应是写了半天,没有保存的内容将全部丢失,很是沮丧。紧接着猛然想到,是不是李洪志在点化我?是不是不该写这个东西?再一想到最近国内和其他一些国家正在流行的“非典”,内心不自觉地涌出一阵恐慌。为什么恐慌?因为李洪志说过,凡是不赞同或反对法轮功的人,将通过包括疾病在内的劫难形式,进行淘汰和销毁,销毁过程之可怕,非语言所能形容。而李洪志是全宇宙至高无上的主佛,具有神通广大、控制一切的能力。这样的思想认识虽然在意识层面、理性层面,已有所清除,然而多年来的反复学习强化,已经将这些内容深深地储存积累在潜意识中了。[Page]

    请注意,恐慌是“不自觉地涌出”,也就是说,它完全不受意识控制地自然而然出现。而这正是潜意识的典型特征之一。

    (以下案例均来自于作者的调查,为尊重本人的意愿,所用姓名为化名。)

    案例二:小王是一名原法轮功成员。转化后她说,“在面对社会志愿者的时候,个人独处的时候,我都会常常流泪,想到师父告诉我们,他给予我们的是最好的东西,那美妙无比的天国世界,以及其它更多更好的东西,还要替我们这些弟子承担罪过,多伟大啊!所以一想到李洪志的话,一想到他的名字就会不由自主地流泪。别人说李洪志的坏话我会生气,想着你们这些对师父不敬的坏人肯定是要销毁的。有人问我的孩子怎样,说你圆满升天了,留下孩子没有妈妈多可怜,我反而不流泪,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无私的人,不为私情所动,坚定跟着李洪志走没错。”

    请注意她所说的“不由自主地流泪”,也就是不受意识控制的潜意识反应。可见她对李洪志的崇敬崇拜的情感,已经深入潜意识层面。

    案例三:孟华说,“我第一次写了不练法轮功的保证书了。但内心却无比纠结,就算我的个人修炼不去考虑了,那我‘师父’问题怎么解决?当时‘师父’在我的观念里是等同于父母,甚至比父母恩情还要重。感觉背叛了李洪志就像背叛了自己的父母一样,从感情上是接受不了的。当时真有生不如死的感觉。心想与其这样挣扎着过日子,还不如去坐牢呢。所以,第一次反复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发生的。”

    请注意,“从感情上是接受不了的”。案例告诉我们,既便表层意识上有所认识,可以放弃个人的修炼,但对李洪志的崇拜情感,早已通过日积月累的强化,储存于潜意识中,一旦从根本上触动,便有生不如死的感觉,甚至宁愿以坐牢为代价,来求得内心的安宁。

    3、发现未经理性处理的情绪、情感和体验

    一般来说,社会志愿者所称的放弃修炼,主要是指被挽救者有了一定的思想认识和转变,并以书面形式承诺脱离法轮功并不再参与其活动。

    我们调查发现,几乎所有的人, 包括我自己,在经历这样的过程以后,实际上进入了一种“中间过渡状态”,也是一种“不稳定的状态”。这就是指,虽然在意识层面,对法轮功问题有所认识,但在潜意识层面,却积累储存了大量未经理性处理的情绪、情感、体验和认知方式,包括:

    储存了学习法轮功后身心变化的良好体验;

    储存了对于李洪志无限崇拜的认知意识;

    储存了放弃法轮功可能带来的可怕后果的恐惧情绪;

    储存了政府依法取缔法轮功带来的压抑痛苦的情感;

    储存了大量法轮功片面的知识与偏执的认知方式;

    除了上述典型案例外,类似的个案成千上万。它有力地证明了法轮功对人的精神控制,已经远远不是停留在表层意识,而是达到了个体难以自我觉察的潜意识层面。并且,会随时随地被某种因素所激活,从而导致法轮功思维的复现,进而被这种思维控制,再进一步就是重回法轮功或加入其他有危害性的膜拜团体。

    当然,如果意识层面的转变在不断加深、不断学会更加全面和辩证地看问题,直到形成新的开阔而灵活的思维方式,这个过程也会不断在潜意识层面积累储存。这也是一个真正从量变到质变的转变过程,可以真正从“中间过渡状态”走向完全走出法轮功。

    4、教主崇拜如何达到潜意识层面

    人们时常称法轮功成员为法轮功痴迷者。所谓痴迷,是指极度迷恋某种事物而不能自拔。事实证明,所有的痴迷者,几乎没有人能够自己独立思考而自觉转化,大多是在社会志愿者的帮助下才发生变化的。

    某种事物或信仰使人达到难以自拔的痴迷程度,一定是有一个强大的“洗脑”“迷魂”过程的。无论人们进入法轮功团体的最初动因是什么,一旦进入,有几项特别的活动:“学法”、“练功”、参加“法会”,就会成为日常生活中最重要的活动内容。随着人们持久不断地参与到这些活动中去,人的整个生存理念,包括多年来形成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和生活方式都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Page]

    对于刚刚进入法轮功的人们来说,大多以为法轮功作为一种气功就是袪病健身的,然而人们很快发现,与其它气功不同的是,法轮功特别强调“学法”,强调的程度远非一般人所能想象。

    “学法”是法轮功中有着特定含义的词语。所谓“法”或“法轮大法”就是李洪志的思想言论。李洪志在1996年《悉尼法会讲法》中说:“我所讲出来的道理是宇宙的特性,是佛法的根本……法是包括宇宙以至常人社会一切知识的。”1998年,他在《欧洲法会讲法》中又说法轮大法“字的后面,层层叠叠的有无数的高级生命……一定要把心用在学法上,看书学法,看书学法。我几乎在每次讲法中我都在不厌其烦的在叫你们看书、看书、看书。你们只要看书,你们就会得到你们想象不到更好的东西。”关于“学法”重要性的论述,以极高的出现频率和力度贯穿于李洪志的整个言论。或许,没有人能比李洪志更强烈、更深刻地意识到“学法”,对于影响和控制学员的极端重要性。

    案例四:法轮功练习者玉芳看法轮功的书好打瞌睡,就将自己的头发吊起来,而且为增加敏感度,特意只吊起少量的头发,瞌睡时用牙签刺自己,后来改用粗大的针刺,最后腿上留下一个个黑色针眼。300多页的《转法轮》她每天都要通读一遍。

    我们在调查中了解到,短短数年间将李洪志的书和文章及录音录像听了看了几百遍的大有人在。许多人为了有时间“学法”背书抄写,日常生活时间包括吃饭睡觉,都被压减到最低限度,基本不看电视,并舍弃了所有的兴趣爱好。除了个体自学以外,集体的“法会”,也就是“集体学法”和心得交流会,也是法轮功最常见的强化形式。每个练功点辅导站每星期都会有数次的“学法”交流。频率之高,力度之大,一般人难以想象。

    于是就出现了这样一种恐怕是当今人类社会罕见的现象———将生命中所有可挤出的时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投入到学习一个自称是宇宙最高真理的人的言论中去。

    俗话说,“谎言重复一千遍就变成了真理”。经过了如此反复的洗脑与强化之后,法轮功的语言词汇及思想观念都会时常“打到”脑子里来,“自动浮现”出来。

    无论是“打到”脑子里来,还是“自动浮现”出来,都生动地显示出不仅在意识层面,同时在潜意识层面,法轮功的思想言论已经在其成员中打下深刻烙印,其中最深刻的烙印就是,李洪志是全宇宙至高无上的“主佛”,“法轮大法”是全宇宙至高无上的绝对真理。对李洪志的崇拜,几乎已经成为法轮功痴迷者精神生命的组成部分了。

    三、清除教主崇拜的影响

    李洪志能够对其追随者实施强力的思想影响,达到精神控制的效果,必定在某些方面符合了事物运行、特别是符合了人的心理活动运行的某些规律。那么,清除法轮功的思想影响,也一定要遵循科学规律,才能达到较好的效果。对此,我们不仅在理论上,同时在实践中都进行了探索。下面以江苏省南京市的“爱心家园”为例来说明。

    “爱心家园”是一个民间的反邪教关爱团体,其志愿者的主体为曾经的法轮功受害者。成立的初衷,就是针对初步转变思想观念以后的法轮功受害者,大多进入“中间过渡状态”,这个状态简单说是一种失衡症状,具体包括:没有目标、无所适从;抑郁空虚,无意义感;缺乏自信,漂浮感或虚幻感;悲哀愤怒,感到受到愚弄伤害;有的与社会、家人隔漠疏远;有的封闭孤立,不理解社会;有的产生不信任感,害怕被操纵;有的恐惧忧虑,担心邪教的威胁实现;有的理想化、精神化倾向,不能接受世俗世界;有的不踏实,做噩梦;有的存在职业、家庭及婚姻生活问题;有的对过去经历敏感,不愿触及……等等,特别是对李洪志的崇拜及其思想言论,在意识深处的潜意识层面,仍然有大量遗存。所有这些过渡期的问题,处理不好,都会成为原成员反复的内在原因。[Page]

    事实也是如此,即便是走出法轮功多年的原成员,在爱心家园中,仍然会看到听到他们时不时地冒出法轮功的语言词句,有的连说出李洪志的姓名,都有很大的心理障碍,内在的恐惧和担忧还没有完全解除,转化时间不长的人更是满脑子的法轮功思维,满口的法轮功术语。许多人有过一次、两次甚至多次反复经历。

    我们提出,爱心家园首先是一个原受害者的心理康复中心,其次是现受害者的救助中心。

    我们还提出了爱心家园运行的一个基本理念,就是“一切以参与者的需求为中心”开展活动。包括安全感的需要、被理解的需要、倾诉和自尊的需要、归属感的需要、人际交往的需要、价值感成就感的需要、特别是心灵成长的需要,等等。

    爱心家园遵循科学的以人为本的规律,去最大限度地满足参与者各种层面的需求,使他们在一种安全温馨的氛围中体验人生,在丰富的实践活动中领悟真理,在发现问题又能不断探讨的环境中成长。这个过程就是从理性层面、感性层面、体验层面、认知层面重建精神平衡,并慢慢渗透到潜意识层面,不断清除法轮功教主崇拜的精神控制,特别是难以觉察的深层问题,从而完成心理康复和彻底转变、回归社会的进程。

    运行近三年来的事实也证明了“爱心家园”的探索是可行与有效的。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347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