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日本东京高等法院:不受理幸福科学学园的上诉案件
2016年11月13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据日本“日刊邪教新闻”网(やや日刊カルト新聞)2016年1月27日报道,2012年11月22日“周刊新潮”发表了一篇题为《特别读物文科省、县都束手无策!对孩子撒谎的荒唐课程!教他们“坂本龙马的前世是刘备”、“幸福科学”学园的罪》的文章。幸福科学学园认为这篇文章损坏了他们的名誉并于2015年3月向东京高等法院上诉,最终宣判新潮社全面胜诉。凯风网全文编译如下:

    围绕“周刊新潮”的消息,学校法人幸福科学学园(枥木县那须町) 上诉出版商新潮社和自由撰稿人,最高法院于1月22日决定不受理幸福科学学园的上诉案件。东京高等法院判决确定,新潮社全面胜诉。自由撰稿人藤仓善郎接到这一判决后,于1月31日在东京都内举办庆功宴,在庆功宴上说出幸福科学学园现在仍存在的问题。

    “荒唐课程”“禁闭惩罚”“恐怖学校”

    这篇题为《特别读物 文科省、县都束手无策!对孩子撒谎的荒唐课程!教“坂本龙马的前世是刘备”、“幸福科学”学园的罪 》的文章发表在2012年11月22日“周刊新潮”。在这篇文章中,撰稿人藤仓根据对幸福科学学园那须本校的原学生们的采访指出了学校的事实情况,社会科等常规科目在上课时老师都教他们“坂本龙马的过去是刘备玄德”等,还教他们教主大川隆法总裁的“霊言”、向学生们进行政治教育,让学生们支持幸福实现党。这些做法违反了学习指导要领、教育基本法。

    另外,还指出学校违反宿舍生活规则,把学生孤立起来,没收电话,独自让其一个人在宿舍生活,让他们观看教主的讲经DVD,存在“禁闭惩罚”(房间里没有钥匙)的问题,批判学校的“荒唐课程”、“隐匿性教学”、“禁闭惩罚”和“恐怖学校”。

    学校认为这篇文章损坏他们的名誉,向东京地方法院起诉,并要求一亿日元的损害赔偿和刊登道歉广告。学校于2014年12月向东京地方法院起诉,于2015年3月又向东京高等法院上诉,最终宣判新潮社全面胜诉。

    全面胜诉

    此次高等法院的判决确定,支持地方法院判决,认同文章内容的真实性、公共性和以公益为目的。还有,采访时学校干扰藤仓的采访,进一步证明事情的真实性。另外,在文章使用“禁闭惩罚”、“完全不预定自由时间,相当残酷”这些措辞来表达也是不得已的。

    此外,地方法院对“荒唐课程”、“隐匿性教学”、“禁闭惩罚”和“恐怖学校”的评论判决也认为“没有脱离评论的领域”。文章不仅指出了事实情况,而且还根据该事实进行了评论,判决确定新潮社全面胜诉。

    1月31日,在东京都内漫谈活动

    藤仓接受在接收最高法院的判决后,匆忙决定于1月31日星期日下午6点在东京都内的现场音乐馆“高円寺パンディット”举办庆功宴,漫谈活动。从采访到审判,以及审判期间有报告显示关西的科学学园仍然开园并且问题至今仍存在。预售800日元,当天1000日元(包括一杯饮料),幸福科学学园的学生、毕业生的学生证上写着是免费的。详细信息在“高円寺パンディット”说明。

    藤仓的评论:

    幸福科学学园因教育方面违法,侵害了未成年信徒的人权,它是一个 "恐怖学校",在法庭上也已明确。 以前的学生和他们的家人向我们揭发了这一重大事实,并表示感谢和敬意。但幸福科学学园没有自我检讨,在新闻中被指出的问题至今仍然存在,学校枥木县和滋贺县分别出资一亿日元左右的资助金用于资助私立学校。学校原学生和他们的家人告诉了我们幸福科学学园的内部情况,他们担心留下来的学生们的人权和未来,但这些消息我没有有效利用。今后,我想去处理“恐怖学校”的问题。

    注1:《やや日刊》,日本一家专门报道邪教组织及相关社会问题的专业报纸,长期关注各类邪教相关的热点事件并进行报道。

    注2:幸福科学学园是栃木县那须郡那须町的一所全部寄宿制的中学、高中。创立人是幸福科学集团创始人兼总裁大川隆法。他称自己是在这个世界上的 “爱尔康大灵”,他通过著作、讲座等,进行传教活动。还称自己是国师,并成立“幸福实现党”,积极地进行政治活动。据非洲国家乌干达媒体“观察者”网站2012年6月21日报道,在幸福科学教教主大川隆法首次到非洲传教之际,乌干达6名宗教界人士召开新闻发布会,指责幸福科学教系邪教组织。西田公昭教授(日本的社会心理学家、立正大学心理学系人际交往和社会心理学教授。)认为幸福科学学园内部存在虐待儿童的违法行为。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345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