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浅析李洪志的“烘托”术
2016年11月12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浅析李洪志的“烘托”术

    “烘托”本是艺术的一种表现手法,指用衬托和夸张的艺术手法,突出主题。现代汉语词典解释为:①国画的一种画法,用水墨或淡的色彩点染轮廓外部,使物像鲜明。 ②写作时先从侧面描写,然后再引出主题,使要表现的事物鲜明突出。 ③泛指陪衬,使主题明显突出。在日常生活中,主要是借用此物渲染彼物,使彼物的形象更突出。李洪志明知自己不行,却偏要登高楼,耍尽小聪明,不断用“烘托”术渲染自己,到头来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一、李洪志使用“烘托”术的手法

    1、借用“大法”烘托自己。“在国内外,真正往高层次上传功,目前只有我一个人在做。”、“它也不是一般人能传的了的”、“我们法轮大法这一法门是按照宇宙的最高标准——真、善、忍同修,我们炼的功很大。”、“我在末劫最后时期再一次把他洪传出来,所以他是极其珍贵的。”、“同时,不得管传播法轮大法的学员叫作老师、大师等,大法的师父只有一个。”(以上援引1996年版《转法轮》)

    2、借用弟子烘托自己。弟子是李洪志的资本,弟子越多、李洪志的形象越高,越有成就感。因此,他时常用弟子烘托自己。“你看,我在中国大陆传法短短的几年时间就有一亿人来学。”、“我告诉大家,我说的一亿人不是说你们今天说的国内国外一亿人,中国大陆当时手里拿《转法轮》看的就是一亿人,他已经得法了,我已经在管他,你不能说他不是大法弟子。”(以上援引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解法》)

    3、借用名人烘托自己。李洪志在海外混,千方百计借用名人、社会名流来烘托自己,特别是在新唐人晚会、神韵演出、“法轮大法日”等时节,喜欢编造一些名人的“祝贺”来烘托氛围。2010年5月14日,网友董南用《明慧网爆出可笑的“祝贺”(图)》把李洪志借用名人烘托自己的骗术揭露的淋漓尽致。

    4、借用媒体烘托自己。在国内时,李洪志就深知媒体的重要性,不断接受媒体采访。出版的《转法轮》中,选用接受媒体采访的照片也最多。法轮功被取缔后,他逃到境外,集中力量办起了一系列法轮功媒体,其目的是通过媒体宣传自己。

    李洪志不仅用“烘托”术抬高自己,还用“烘托”术抬高弟子、媒体和“大法”,但无论烘托谁,最终都是为了抬高自己。

    1、用“大法”烘托弟子。“只要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天目人人给开。”、“要真能够得大法,这个人简直太幸运了。”(1996年版《转法轮》)“大法,这么大的一部法,正法这么大一件事情,他的本身就把你们烘托的非常的高。”(2004华《盛顿DC法会讲法》)

    2、用弟子烘托媒体。“师:就是我刚才讲的,要做的更好就要协调好,每项工作大家都认真负责,共同烘托媒体。”(2005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你不要以为写常人的文章你就不是救度众生了,大家共同烘托出的媒体救度众生中所起的作用就有你一份,尽管你写的是常人文章。(鼓掌)”(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当管理的和你具体做事威德是一样的,你们烘托的是这个媒体的形式,用它来救度众生,起的作用是一样的。”(2009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3、用活动烘托弟子。“大法弟子在这次迫害当中所遭受的迫害与痛苦,都将在历史的未来赋予大法弟子更大的荣耀,是宇宙众生中有史以来从未有过的荣耀,因为大法弟子是正法时期的大法造就的弟子,和正法同在,这件事情本身就把大法弟子烘托了很高,而且是师父直接度着大法弟子。”(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没有正法这件事情,也烘托不出来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伟大。”(2002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4、用活动烘托媒体。“其实‘九大赛’都是传统文化、神传文化、真正人的文化,也是正在丢失的东西。长远看是给未来人留下这些东西,它的现在意义是,表面形式上起的作用是烘托新唐人电视台,给新唐人电视台增加观众,实质上是在讲真相救众生中发挥更大作用。”、“这个比赛的本身是烘托电视台,节目搞的丰富一些,使它的知名度提高。”(以上援引2009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5、用弟子烘托活动。为了煽动弟子为“神韵”演出活动推票,他毫不红脸地说:“你们的烘托效应,你们所起到的作用起着至关重要的第一步,实际演出起到的作用是第二步”。 (2009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李洪志虽然把“烘托”术运用自如,但也有失手的时候,成了笑料。如:“报道是好事,想烘托这件事情,但是记者多了真的起反作用。剧场也受不了。所以这个名额不限制还真不行。”(2009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又如:2010年5月13日,在法轮功第一媒体上胡编乱造的“祝贺”被网友董南揭穿。

    二、李洪志使用“烘托”术的动机

    明知自己不行,又渴望别人承认他行,这就是李洪志大搞“烘托”术的内在动机,具体表现在:

    1、抬高自己,增强影响力。李洪志虽然一会儿烘托“大法”、一会儿烘托弟子、一会儿烘托媒体,但最终目的是烘托自己、抬高自己。李洪志如此频繁地使用“烘托”术,是希望把自己这个凡夫俗子抬得高高的,形成“权威效应”、“名人效应”,吸引更多的人修炼法轮功,寻找更多的人支持法轮功。除此之外,他还通过“烘托”术增强控制力。比如,用“大法”烘托弟子、用弟子烘托媒体、用活动烘托媒体等等。还有,每当法轮功受到批判时,他“主佛”的地位受到动摇时,李洪志就迫不急待地通过“烘托”术抬高自己,企图巩固“宇宙主佛”的地位,从而增强对弟子、媒体及法轮功组织的控制力。

    2、抬高弟子,增强活动力。李洪志深知,没有弟子,他“宇宙主佛”的地位就要一落千丈;没有弟子,“讲真相”、“救度众生”、“神韵”演出、证实法等闹事活动就开展不起来。但是,弟子也是普通人,没有特异功能,做事的能力、效果都不比常人高。因此,他需要通过抬高弟子的方式来坚定弟子的信念,调动从事各种闹事活动的积极性。在使用方法上,他一方面对抛弃法轮功的弟子进行诅咒,另一方面给弟子“戴高帽”,使弟子惧于恐吓,又渴求“师父”施舍的“虚荣”,从而不断地发挥潜力,跟着“师父”搞所谓的“救众度生”。

    3、抬高媒体,增强知名度。法轮功媒体,特别是新唐人电视台晚会、“神韵”演出更是李洪志扩大知名度、获取钱财的重要工具。媒体的知名度直接关系到李洪志的实际收益。“这些观众不知道,就是说还没有那样的知名度。所以不是广告的问题,不只是做的力度不够,是有不了解的因素。”(2009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所以,李洪志不顾一切、不时机的烘托媒体、抬高媒体。由于弟子、活动对法轮功媒体的烘托,李洪志才敢吹嘘,他说:“神韵的演出效果已经是世界第一秀,最好的。”、“神韵在带领文艺复兴。”(2009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大纪元的媒体呀,已经是全世界唯一的一家覆盖全球的跨国大报,已经是这样了。”(2005年《旧金山法会讲法》)。李洪志如此做法,其目的不言而喻。

    三、李洪志的“烘托”术砸了自己的脚

    1、暴露了李洪志的虚伪性。李洪志在传播法轮功初期,一直标榜“真、善、忍”,并称“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1996年版《法轮功》)。可是,李洪志从来不说真话,他鼓吹修炼能治病,而自己从1984年到1992年期间,先后7次到医院治病;他鼓吹自己全知全能,却又在具体问题上露出“马脚”;他教导弟子行善,却又要弟子不去帮助残疾人,说残疾人由政府管(2003年《美国纽约西部法会上解法》)等等,举不胜举。李洪志一方面作假,另一方面反作假,把自己“贼喊捉贼”的嘴脸呈现在世人面前,可谓虚伪之极。

    2、暴露了法轮功的危害性。法轮功反人类、反科学、反社会的本质被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他鼓吹修炼“消业祛病”论,却有数千人因修炼法轮功丢掉了生命,特别法轮功骨干封莉莉、李国栋等人的死亡更让人们认识到法轮功的危害性。除此之外,破坏社会秩序、破坏生产的例子比比皆是。在此,8月3日法轮功第一媒体登载的河北大法弟子《学好法是救人的根本》“我的每天是这样安排的:早晨炼完功,发完正念,就和另一位同修踏上了讲真相救人之路。中午回家吃点饭,下午到学法小组学法,学完后又和同修结伴去讲真相。晚上吃完饭,学法、背法,午夜十二点发完正念,睡觉。早晨三点四十左右起来炼功。每天周而复始,从不间断。”很能说明问题,从中可以看出修炼法轮功到底成了“好”人,还是成了“闲”人。

    3、暴露了法轮功媒体的虚假性。李洪志使用“烘托”术,让更多的人关注法轮功媒体,没想到媒体太不争气,尽造假新闻,反而把自身的虚假性曝光于天下。如,2010年3月19日,法轮功第一媒体在“恶报”专栏刊登《诽谤大法的黄梅五祖寺方丈遭恶报》的文章,却被“死而复活”的见忍大师抓了一个正着,迫使法轮功第一媒体不得不删除照片。又如,2010年7月28日发布《惨烈大爆炸至少烧死100多人南京人惊魂一天》,7月30日发布《南京大爆炸官方与民间说法大相迳庭》的文章中通过截图等方式,移置别处照片造假,制造轰动效应,没想到结果硬是打了自己的嘴巴。

    李洪志使用“烘托”术把自己、弟子、法轮功媒体抬到很高的位置,满足了内心的虚荣。但是,李洪志聪明反被聪明误,他不知道:一个好名声,抬的越高,知道的人越多,收到的效果越好;一个坏名声,抬得越高,知道的人越多,成了臭名远扬,收到的影响越坏。所以,李洪志的“烘托”术反而把自己的虚伪性、法轮功的危害性、法轮功媒体的虚假性充分暴露在世人面前。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5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