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修炼法轮功后身体会“变好”
2016年11月12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修炼法轮功后身体会“变好”

    修炼法轮功能让身体变好,这个说法除了在李洪志所著的《转法轮》等书中可见,还见于《法轮佛法修炼故事》第一、二集。此外,法轮功还编了一些所谓的实例来佐证,如《“法轮功”健身疗效——北京万例调查报告》、《广东省部分地区“法轮功”学员身心状况调查报告》、《广东省高校系统部分“法轮功”修炼者身心变化实例》等。对于李洪志所讲的自己的种种神奇功能、法轮大法研究会和各级辅导站组织编写的修炼法轮功之后学员出现的种种神奇治疗效果等现象,经过认真核对,发现经不起检验,是纯粹杜撰、主观想象的结果,没有事实根据。

    然而,部分修炼者所认定的、练功前后出现的身心变化,是不是确有其事呢?我们又应该如何科学看待这些现象呢?下面,笔者拟通过具体案例,对比练功前后的心理、生理变化和人类疾病机制进行简单分析。

    一、一个实际案例

    有一位修炼者在国家取缔法轮功后仍然坚持练功,他的理由是身体状态变好了,以前有病,练功后病好了,他的情况还被列入法轮功编撰的《广东省高校系统部分“法轮功”修炼者身心变化实例》被广为传播。真实情况又是如何呢?

    这是一个退休的老干部,参与习练法轮功之前,在1992年被某医院诊断为原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该病的发病原因不明,或与长期接触化学产品、心理因素等有关。其具体临床表现是皮下、内脏出血,如果内脏出血,就会有生命危险。目前在全世界,医学界都缺乏有效的治疗手段,已有的治疗手段,包括手术都属于维持性治疗措施,不能治愈该病。已经发现有一定疗效的西医治疗方法,包括长期、大量使用激素、免疫抑制剂等,其升高血小板的作用并不明显,如果长期应用这类治疗方法,副作用非常明显。

    从心理层面看,该患者练功前的心理状态有如下特点:一是承受着疾病带来的心理压力。患病直接带给他心理压力和心理反应,如心烦、觉不公平、不理解、担心受伤及死亡、担心治疗过程等。二是必须适应和承受疾病导致的生活方式改变的压力和痛苦。由于要进行治疗、要防止意外事故引发症状,他必须改变原来的生活方式,重新形成新的、有许多限制的生活习惯,这也给他带来适应的压力,并直接影响其心理状态。如接受手术、每天照激光、每日多次按时服用药物、每次服用多种药物、行动要小心、遵守严格的生活规律等。三是对未来的担心。未患病时,人一般不直接考虑死亡的问题,但患上不能治愈的严重疾病时,死亡的威胁就成为患者直接的心理压力。四是他必须适应和承受治疗伴随的副作用带来的身心痛苦。由于长期使用大剂量的激素等药物,他的身体出现了严重的副作用,如满月脸、水牛背等外型的改变,并出现关节疼痛、僵硬、行动不便等问题。这些副作用也带给他巨大的心理压力和身体痛苦。五是对医生和医学的失望。由于医生直截了当告诉他,目前世界上没有治愈其疾病的有效方法,有严重副作用的方法就是世界上最好的方法,这使他感到失望、绝望,用他自己的话说:“我后来都怕看到血液科医生。”当一个人看不到希望时,其心理状态绝对不是健康状态。

    从脱离法轮功后检查身体所获得的资料看,他练功后生理方面并没有出现改变。有关血小板的情况:从现有的资料看,其血小板数目在练功前后并无明显增多。练功期间,由于没有进行检查,缺乏对照。他反映的情况是自己没有观察到有出血点,这一点缺乏说服力,因为目前他的有关血小板的检查表明,当血小板在2万时,也可以不出现出血症状。

    上述案例表明,虽然检查结果并不支持法轮功对身体状态的明显改变作用,但练功活动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人体的心理和生理活动过程。但是,这种影响既可能起积极作用,也可能起消极作用。

    二、修炼法轮功后出现的心理变化

    修炼法轮功后个别修炼者心理层面出现了明显的变化,但这种变化不是法轮功独有的现象,而且修炼者还必须为此付出高昂的代价。上述案例中的练习者自1997年开始接触法轮功,练功不久出现了特定的心理变化,包括积极与消极两方面。

    (一)积极的心理变化,具体包括以下几点:

    一是练功后,他自患病后首次感到有希望,重新对未来充满信心。因为李洪志许诺练法轮功可以“消业”、祛病健身,这种符合其愿望、与医生科学但无情的结论相反的说法,使他首次在患病后看到了希望,是他极力要抓住的救命稻草。在此必须指出某些医生对待目前还无法治愈病人的态度与方法问题。医学在今天还有许多未攻克的禁区,很多治疗方法有严重、甚至是致命的副作用,当患者不得不面对这类困境时,如何使患者保持乐观、积极的心态,不再是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而是直接影响患者生存质量的大事。因此如何既告诉病人实情,又保持其良好、健康的心态是每个医生要认真研究对待的课题。

    二是练法轮功后不用治疗、服药,使他摆脱治疗的烦恼,尤其是摆脱了药物的严重副作用,减轻了心理压力和身体痛苦。直接的表现是关节疼痛明显减轻,身体重新活动自如。

    三是不用遵守严格的、病人的生活方式,使他重新体验自由自在的感觉。

    四是练法轮功要求放下世俗事务,不计较所谓的个人得失,这使得他摆脱一些源于日常生活的心理刺激源,减轻了其心理压力。这种以平常心对待疾病、生活变化、药物副作用、家庭矛盾等,本来就是健康心理的基本标志。

    (二)练功后的消极心理变化

    当他迷上李洪志和法轮功后,其心理也产生明显的消极变化,但不为他所自觉。具体表现是受李洪志的精神控制,失去了思想的自由,对李洪志的个人崇拜达到极端,不练功就觉得不舒服,害怕由于李洪志觉察到其不信而受到处罚,不敢对李洪志的言行有任何的怀疑等。精神控制的关键是担心李洪志将消除的“业力”还给本人,担心重新疾病缠身。当然,陷入法轮功的歪理邪说中不能自拔时,还可能出现对不能“圆满”的恐惧、泯灭亲情等心理变化,但这些归根结底是受精神控制后的表象,在此不一一赘述。

    由此可见,该法轮功修炼者并没有出现练功后疾病不治而愈的现象,只是在练功后,主观感受即心理方面出现了明显的变化。在练功之前他是受疾病的控制,被疾病牵着鼻子走,信法轮功后则失去了精神自由的权利,被李洪志牵着鼻子走。

    三、心理变化的原因——心理的自身调节作用

    练法轮功导致的心理变化、对心理的影响与控制是法轮功独有的现象吗?实际上,打坐,诵读法轮功“经文”,意念中时刻想着:神通广大的“师父”与我在一起,“师父”会医治我身上的病。其实是利用暗示的方法,使意识进入自我催眠,通过自我心理调整而使生理、心理趋于协调,从而达到健身的作用,这不是法轮功特有的现象!

    我国传统气功实现强身健体的最基本原理就是心理暗示方法。现代医学研究证明:有些心因性疾病经自我暗示,在心理因素的作用下能够自愈。只要你相信某种东西、某种方法能治病,不管是气功还是佛法,正教还是邪教,香炉灰还是信息水,是某某大仙的丹丸还是某某大师的法力,都能治好这类心因性疾病,这就是所谓的“信则灵”。部分法轮功习练者通过练功祛了病,并不说明法轮功有多么高明,他只是使用了一点自我暗示的方法进行自我安抚罢了。

    现代医学早已揭示了这类“功法”的秘密,正规医院在医治一些特殊病人时,也使用类似的方法,如为打消一些病人的恐惧心理,会骗病人说,没有什么大事,只是一点小病,吃点药打几针就好了。病人信以为真,打消了有病的念头,在医生的安排下打针、吃药,心平气和地按疗程进行医治,很快病就好了。其实病人的病并不那么简单,但是那种“说谎”却起到了安抚病人的作用,保证了病人能良好地配合治疗。在日常生活中,我们普遍人也有类似的做法。对那些自称练法轮功治好病的人作进一步调查就更清楚了,那些人大多属于在生活中遇到了不顺心的事,受到打击、惊吓,情绪压抑,日久成疾的情况。在医学上这些都属于心因性疾病。即使不练什么功法,只要保持平和心态,保持乐观情绪,也会不治自愈。

    人类心理活动包括三方面:意志、认知、情绪。意志是个人确定目标,克服行动中的障碍,实现目标的过程。人的意志有选择的自由,当一个饼吃剩到半个饼时,有人说自己还有半个饼,有人则说自己只有半个饼,这就是意志活动的表现。认知是对客观事物的认识过程与结果,认知结果包含主观和客观双重内容。准确的认知结果有助于人类做出正确的决策和行动。情绪是个体对自己和环境感到满意与否的态度体验,包括积极消极两端。

    人类心理活动的三个方面意志、认知与情绪之间还可以相互影响。稳定的情绪有助于认知活动,极端的情绪影响对事物准确、客观的认识。良好的自我调控能力可以保持情绪的稳定,促进认识的深入。对环境和自身准确的认知也可以保持情绪的稳定,有助于意志的调控机制发挥作用。

    练功改变人类心理活动的基础是人类心理活动的可调节性。人类心理活动的可调节性主要是意志起作用,如有病的人练法轮功后,自我选择不再考虑自身疾病问题,而是把精神活动的重点放在练法轮功方面,追求成佛成仙。目前流行的心理咨询与心理治疗的前提就是人类心理活动的可调节性。不良的心理活动可以导致不良的心理、生理状态,甚则表现为疾病,通过心理医生的咨询和治疗活动,改变求询者的心理状态,达到改变其身心的目的。

    四、生理变化的原因——疾病现象的复杂性与巧合

    疾病现象本身的复杂性也为法轮功传播提供了借口。从科学的角度,我们相信有些练习者,修炼法轮功后身体病情确实出现好转或痊愈,他们出于感恩等目的,自愿或在法轮功组织的请求下出面证明法轮功作为疾病治疗方法的有效性。那么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一)人体疾病自愈现象

    人体得病之后,有时候可以不治而愈,如约10%的乙肝病毒携带者可以通过自身免疫系统的作用消灭乙肝病毒,实验室检查时出现抗原自然转阴结果。正是因为有自愈现象,在医学研究中,所有的药物、手术治疗效果都必须作对照研究才能证明其是否有效。这一现象使得科学界与伪科学活动斗争复杂化。伪医学活动者总是能找到经他治疗后“痊愈”的患者证明其疗效的真实有效,也有部分经他“治愈”的患者出于感恩的心理自动出现在审判庭中,这增加了批判的难度。解决的有效方案是对照研究。严格的对照研究显示,修炼法轮功出现的所谓功效绝对不会超过疾病自愈的比例。

    (二)心身相关对身体疾病的调节

    部分患者的疾病属于心身疾病,这类病人心理状态的改变,可以直接影响症状表现。如果这类病人对某位医生的医术非常迷信,其信仰和信心可部分甚至全部消除其症状。这个问题与疾病自愈问题类似,也是反对法轮功邪教活动面临的难题之一。

    李洪志显然深谙此道,他在承袭一些气功方法的同时,特别强调树立自己的权威形象,制造个人迷信,利用修炼者对他的崇拜心理,达到控制信徒心理活动的目的。李洪志要求其弟子放下执着心,目的就是要通过改变弟子的心理活动,来控制与改变弟子的身体状态。

    同样,对照研究是排除心理作用效果的有效研究手段。心理对身体的调节作用的基础是心身相关性。心身相关是通过特殊的机制实现的,具体而言,心理状态的改变可以通过影响内分泌系统影响各种生理功能。由于人的心理活动可以通过多种机制影响人的生理活动,所以心理状态的改变可以加重或减轻身体疾病的症状表现,这类例子曾被广泛报道,为人们广泛转播。例如,在紧急情况下,人可以爆发出在一般情况下不可能表现出的力量,在顽强意志的作用下,有人可以承受一般人承受不了的痛苦,甚至凭顽强意志的力量,对抗癌症和其他严重疾病,让医生目瞪口呆。当然,过分消极的心理活动也可以加速疾病的进程,部分癌症病人可能是被吓死的。现代医学已经证实,不良心理状态可以引发多种心身疾病,如原发性高血压、溃疡病、月经不调、不孕症、神经性皮炎、偏头痛、脱发等。因此,通过影响心理活动改变人的身体状况或治疗疾病并不是李洪志的专利,而是人类疾病现象的一种自然调节。

    综上所述,对于李洪志宣扬的或练习者自述的修炼法轮功能祛病强身的说法,可以分为三种情况:一是纯属造谣,无中生有,这种情况后来已被很多人揭发和发现,不是本文论述的重点;二是有的练习者觉得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变好了,其实只是一种心理错觉,事实上病情并无好转,如本文开始所述案例;三是有的练习者修炼法轮功后,身体真的变好了,但只是人类心理调节和特殊的疾病机制产生的作用,“修炼法轮功”不是“身体变好”的必要条件,很多科学、合理的方法可以取而代之。更何况,修炼法轮功要付出个人的精神自由、放下亲情、抛弃名利、对抗社会,显然是不可取的。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5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