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试析法轮功是如何对痴迷者制造认知偏差的
2016年11月12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试析法轮功是如何对痴迷者制造认知偏差的

    法轮功是地地道道的反科学、反社会、反政府、反人类的反动政治组织,这无论在理论还是在实践上都是勿庸置疑的。但是,为什么如此荒诞不经的法轮功,却有很多练习者对它心醉神迷?究其成因,法轮功正是利用习练者渴望健康长康、求真求善、寻求精神依托的心理,利用该群体的不平衡心态,一步步把他们拖下水,引诱其修炼并逐渐痴迷上了法轮功。

    国家依法取缔法轮功邪教组织后,绝大多数习练者逐步认清了法轮功的真实面目,思想发生根本转变,纷纷脱离了法轮功,但仍有部分习练者像着了迷一样对法轮功如醉如痴。笔者认为,法轮功对痴迷者进行精神控制的主要手法是,在心理上制造认知偏差,把他们禁锢在了一个封闭的心理空间。

    制造非良性的“心理定势”,扩大法轮功痴迷者与民众的认知差异

    心理学中有一个名词叫“心理定势”,指一个人对某种事物所形成的倾向和准备状态。心理定势一旦形成,就会产生这样的效果:凡与原来的观念、习惯相吻合的,就接受;反之,则受到怀疑和排斥。一次外出游玩时,我和同事们在车上看远处景区建筑物的招牌:“王家岭旅游区”、“玉家岭旅游区”、“王”、“玉”字看不清楚。我说是“王”后,大家也都跟着说是,没有一个人站出不反对,但是,等车子靠近看却是“玉”字。由此可见,“心理定势”的力量是很大的。就定势性质而言,有良性和非良性之分。法轮功痴迷者自我封闭的心理定势当然是非良性的,是落后消极的,不利于人们认识事物。李洪志窃取了佛教“不二法门”的概念,禁止信徒学习别的学说、修炼别的功法、信仰别的宗教,禁锢了其信徒的思想。

    心理学上讲“因人而异的认知世界”。对于同一个事物,不同的人看来很可能就不一样。例如,几个人上山,地质学家看到的只是岩石,植物学家看到只是花草树木,猎人看到的只是各种飞禽走兽,人与人之间从事行业和职业习惯的不同,导致人与人之间看事物的角度不同,结果就大有差异。受社会经历、心理水平、个人习惯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我们人与人之间看问题出现差异是正常的。李洪志正是紧紧抓住这一点,千方百计运用互联网等各种手段传播,大量发布各种所谓的“经文”,制造认知偏差,扩大法轮功痴迷者与普通群众之间的认知差异,造成与广大群众之间的思想对立,导致他们和“常人”看问题的层次、看问题的角度都不同,他们总认为自己不再“常人”,而是属于“高层次”的人,处处高人一等,因此不容易接受正常人的劝导。

    引用上述两个方面的例证,为的是提醒“法轮功”痴迷者不要固执已见,而要以开放的心态听取别人的意见,反省自己的态度,进而接受别人的劝导。只有这样,才可能准确地认识事物,看清事物的本质,才可能求“真”。

    利用“群体思考”,使痴迷者产生虚幻的正义感

    法轮功痴迷者之所以执迷不悟,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他们有一个“正义在我们手中”的错觉。美国著名心理学家贾尼斯在其著作中提出了“群体思考”的概念,有助于我们了解并打破法轮功痴迷者扭曲的“正义”错觉。

    1961年美国总统肯尼迪新上任后,就接到中央情报局组织古巴地主富农进攻古巴的计划,他必须决定打还是不打。经过智囊团讨论,决定打,于是同意1400名古巴流亡者进攻古巴。结果,200人被打死,1200人被俘抓进了监狱。美国政府急得团团转,古巴7个月后才同意美国提供5300万美元食物与药品。贾尼斯称这类讨论决策叫“群体思考”。下面结合法轮功痴迷者的日常行为,指出群体思考的八种症状:

    一是无懈可击的错觉。在进攻古巴的那一天,肯尼迪总统的弟弟罗伯特·肯尼迪(司法行政部长)说:以总统的能力和智囊团的才智,没有什么力量能够阻挡我们,我们可以胜任任何挑战,认为胜利在握,一往无敌。同样,法轮功痴迷者也不例外,他们总是认为师父李洪志是宇宙主佛,神通过,法力无边,能让弟子们“消业”、“上层次”、“圆满”和“白日飞升”。

    二是道德的错觉。认为正义在我手中,我是替天行道。向古巴进行战争干预别国内政,还以为在从事神圣的使命。法轮功痴迷者认为,他们在按照师父说的“做好人”,在维护“真善忍”神圣的使命。

    三是视对方为邪恶。法轮功痴迷者习惯沿着自己的思维定势思考问题,把对方想象成自己假定的那种邪恶的人,对方都是疯子、傻子和“常人”,是阻止修炼的“魔头”,看不清对方的本来面目,因而经常干一些冒险、甚至触犯法律的行为。

    四是全体一致的错觉。认为每个人的意见都是一致的,因此对群体意见给予全力的支持。法轮功痴迷者总是认为他们团结一致,因此敢于公开对抗政府。

    五是对不同思想的压抑。由于有全体一致的错觉,哪个人即使有不同的意见,也会对自己意见的正确性产生怀疑,不由自主地把它压抑下去。

    六是从众的压力。一个怀有不同意见的人,在“全体一致”的群体面前,会不由自主地改变自己的认知和行为,以保持与群体的一致性。

    七是存在“把门人”。例如罗伯特·肯尼迪对持不同意见的人曾说:你的意见可能对,也可能错,但是总统先生已经下了决心,你就不要唱反调了。许多群体都有十分活跃的“把门人”,在法轮功群体内部更是如此。

    八是对警告的淡化处理。美国当局虽然自认为“正义”,也知道违反国际准则,不愿意让世人知道他们的侵略行为。智囊团中当时就有人问,万一别人知道了怎么办?多数人却都自我安慰说,只要我们坚决否认,我们的盟友和敌人都不会知道是我们组织的。

    贾尼斯在其著作中指出:一个孤立的群体,隔绝了与外界的正常沟通,更容易自以为是,因此更容易产生“群体思考”的毛病;在一个对自身利益有重大影响的问题面前,如对自己的自尊心有严重威胁的问题上,越需要获得群体其他成员的支持,因此越容易产生群体思考的毛病。李洪志要求法轮功痴迷者去掉“一切执著心”,一起背书、听录音、看录像,相互“交流”,排斥社会信息,其结果就是形成了一个自我封闭的、排斥异己的小圈子。贾尼斯指出的肯尼迪及其智囊团的群体思考的症状,与法轮功痴迷者自我封闭状态如出一辙。

    利用心理暗示,使痴迷者产生超常心理体验,产生对法轮功的迷信

    李洪志除了对法轮功痴迷者制造认知偏差外,还进一步利用心理暗示,使痴迷者产生超常心理体验,使痴迷者迷信于法轮功,听命于他的指挥。

    所谓心理暗示,是用含蓄的、间接的方式对人的心理和行为进行影响。心理暗示分他人暗示和自我暗示。“望梅止渴”是著名的暗示实例,在我国可谓妇孺皆知。曹操带领军队外出打仗,行军路上缺水,士兵太干渴,曹操马鞭一指,说“前面有梅林”,大家听到后立刻来了精神,马上不渴了。这是他人暗示。《晋书·乐广传》中有一个“杯弓蛇影”的故事:乐广在家里请一位朋友喝酒,悬在墙上的弓影映入酒中,朋友认为杯中有一条小蛇被喝入腹中,回家就闹起病来,渐至卧床不起。乐广闻知,赶忙去看望。问明了病因后,再置酒请朋友就坐于原处,笑问道:“杯里还有小蛇吗?”朋友疑惑地说:“有,和上次见的一模一样。”乐广随手把墙上的弓取下来,再让朋友看酒杯时,杯中什么影子也没有了。朋友这才恍然大悟,疑惧顿时烟消云散,病自然也就好了。这是自我暗示。

    暗示具有一些尚未被认识、科学家正在认真探索的神奇力量。英国著名心理学家麦独孤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作救护医生。许多英国士兵得了炮弹恐惧症,下肢瘫痪。麦独孤拿了一瓶不知是什么的药水说,这药水特别有效,这病我治得多了。用棉签蘸着药水在士兵的脚脖子上方一抹,说明天脚脖子准好。第二天真好了。再往漆盖上方一抹,第三天漆盖好了。解放前,穷人有病,到观音庙求神,吃点香灰,病就好了。也是暗示。叫做“信则灵,不信则不灵。”

    几个情趣相投的法轮功练习者每天坚持早起晨练,获得精神生活和社会交往的满足,其主观感觉上确实可能心情愉快,健康状况有所改善。同时,快乐的交往对身体更有好处,看到你精神愉快、健康改善,我会不由自主地认为,我和你一样,精神愉快身体健康。甚至一些小毛病会好转。但是,值得重视的是,如果一边想着“消业”、“上层次”、“圆满”,一边练功,很容易“走火入魔”,很可能致疯、致残。

    现实社会中一些人精神焦虑,渴望解脱,却放弃理性思考,转而着迷于巫术、星象、神灵、特异功能等带有神秘色彩的东西。他们想追求一种超自然能力,幻想借助神的力量来改变自己的命运。李洪志正是利用了人们的这种心理。你不是信奉神吗?你不是期盼神的点化和保佑吗?那好,我李洪志就是“宇宙主佛”、“大知大觉的神”“无所不能的神”,你就去修炼法轮功好了。李洪志为了把自己装扮成神,使尽种种伎俩。一是改生日,把自己改为与佛祖同日诞生,其目的是把自己扮成“释迦牟尼转世”;二是编身世,在“法轮功”组织编写的《李洪志先生简介》中写到:“李洪志8岁得上乘大法,具大神通,有搬物、定物、思维控制,隐身等功能……功力达极高层次,了悟宇宙真理,洞察人生,预知人类过去、未来。”假托天命,故弄玄虚,欺骗法轮功习练者。三是搞恐吓。为了恐吓习练者,李洪志宣称人类即将面临毁灭,恫吓那些善良而又无知的人,让他们在无限的恐慌中,迷信起李洪志这个所谓能够拯救全人类的“救世主”。

    行文至此,笔者想到宋朝著名诗人苏东坡那首非常著名的诗——《题西林壁》:“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法轮功痴迷者所以痴迷,重要原因之一就是陷入自我封闭的思维怪圈,自己却茫然不知。作这些人的矫治工作,其中一种方法就是向他们讲清楚产生这种怪圈的来龙去脉,阐述科学的道理,努力把他们从怪圈中引导出来。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5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