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哪些人容易误入邪教?
2016年11月11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哪些人容易误入邪教?

    究竟哪些人容易误入邪教?这主要与“易感人群”有关。所谓“易感人群”,原本是流行病学的一个重要概念,指某部分人群因对某种传染病缺乏免疫力、在该传染病流行过程中的易感程度。一般认为,所有传染病的流行都必须具备三个基本环节,即:传染源、传播途径、易感人群,它形成一条传染链,缺少其中任何一个环节,均不可能导致传染和流行。那么,作为祸国殃民的法轮功邪教,在上世纪末也如同一场社会瘟疫,当初之所以在全国各地得到迅速传播和蔓延,除了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组织趁虚而入、疯狂造势外,也与当时社会中存在的大量“易感人群”有关。

    笔者作为一名反邪教志愿者,现结合多年以来的跟踪调查和理论思考,试对法轮功“易感人群”的共性特征作些粗略分析,旨在抛砖引玉,以求各方高见。

    可以肯定,对于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组织所宣扬的那套歪理邪说,以及他们所鼓吹的那些荒诞不经、似是而非的神奇功效,凡是头脑清醒、身心健康,具有一定科学文化知识和社会常识的人,工作、学习和生活都一帆风顺、称心如意的人,或者长年累月忙忙碌碌、无暇他顾的人,在通常情况下,是不会轻易受其感染或对其感兴趣的,当然,也就不可能被其所欺骗、所迷惑。

    那么,究竟哪些人属于法轮功“易感人群”呢?近年来,虽有不少专业人士和反邪教志愿者试图作出总结归纳,但遗憾的是,要么过于抽象、庞杂,要么过于简单、笼统,主要是缺乏足够的定性和定量分析,有的仅仅把“已感人群”当作“易感人群”,并且不作具体分析和科学论证,往往存在主观臆断倾向,因此,很难得到普遍认同。这些年,笔者通过对大量有关资料进行分析和比对,从中发现,法轮功“易感人群”在年龄、性别、职业和个人生活阅历、身心健康、家庭背景、社会经济地位等方面,非常具有某些共性特征,从大体分布类型看,集中表现为“五种人”,或者称为五个“多”,即:老人(主要是城乡中老年人)多、女人(家庭妇女或职业女性)多、闲人(退休离职人员和无业人员)多、穷人(家庭经济条件较一般)多、病人(患有身体疾病或心理障碍)多。

    1、老人:主要是从年龄分布上看,大多以城乡中老年人为主,并且这些人中女性明显多于男性,但首先要说的是“老人多”。

    大家知道,人一般分为幼年、少年、青年和青壮年、中老年。所谓的中老年,通常是指男人在60岁之后、女人在50岁之后直至生命结束的这一年龄段,但在多数情况下,也可以说是进入老年人阶段。从法轮功“易感人群”的年龄分布看,各地都均反映大多是城乡中老年群体,并且以中老年女性居多。

    以笔者比较熟悉的杭州市某某区为例,在2009年已解脱的86名法轮功人员中,超过50岁有65人,占75.6%,其中60岁以上有47人,占54.7%。另外,从性别上看,男性为30人,占34.9%;女性为56人,占65.2%。目前在册的34名“法轮功”人员,其年龄与性别构成也大体如此,其中50岁、60岁以上分别有28人、25人,各占82.4%和73.5%;男性和女性分别为12人、22人,各占35.3%和64.7%,也是女性偏多。尤其是在法轮功练习者比较集中的某某镇(共有8名),不仅中老年人多、年龄普遍大,除1名最小的34岁(沈某,女,1977年7月出生)外,全部在60岁以上,其中最大的94岁(王某某,女,1917年5月出生),而且性别比较单一,只有1名男性(沈某某,1946年1月出生),其余均为家庭妇女①。

    为什么法轮功“易感人群”五种人(即五个“多”)中首当其冲是“老人多”,并且又以城乡中老年女性较为多见?笔者比较认同北京社科院的一项专题调查结论:这主要与其所处的境况有关,在很大程度上被法轮功钻了空子。比如,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不少家庭在子女结婚成家后,容易遇到“代沟”矛盾,其父母一般与子女分居,成为“空巢老人”,如果缺乏精神寄托,就会感到寂寞孤独。另外,由于受“男主外、女主内”传统习俗影响,以及男女退休年龄不同步、中老年妇女就业难等社会现实的制约,无论是在城镇,还是广大农村,女人往往到了一定年龄段就会自然而然离开主流社会,退居到自己家中,成为留守型“家庭主妇”或“全职太太”,难免产生失落感。

    那么,李洪志正是在这种社会背景下,针对现实社会中存在的诸多问题,也就是:这些类型的中老年人(尤其是上年纪、留守型家庭妇女等)对自身疾病、健康与衰老问题的关切,对家庭内部矛盾冲突或日常琐事的烦恼,以及社会生活中缺乏诚信、人与人之间关系物质化,加上正常宗教活动的衰弱、社会管理和社会保障滞后、基层精神生活文化单调等弊端,这个靠练气功起家、无孔不入、有空就钻的“李大师”,摇身一变将自己装扮成“宇宙”和“真理”的唯一掌握者,宣称自己能“正一切人心、解一切迷惑”、“真正往高层次带人”,能够产生超自然的“功能”、给人以“圆满”,实现“道德回升”、“白日飞升”,可以“满足所有人各方面的需要”,还可以达到“一人练功、全家受益”等等,这对于上述类型的中老年人及其家庭妇女来讲,恰好是“瞌睡来了见枕头”,很容易被其种种诱惑所吸引,成为法轮功“易感人群”,成为歪理邪说感染、传播、扩散的最大“温床”。

    2、女人:尽管从性别构成看,女性“易感人群”所占比例较大,多为家庭妇女或职业女性,但“女人多”的具体原因也较复杂。

    有关具体数据对比情况,这里不再作进一步罗列,因为各地均反映女性多于男性,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但是,对于女性“易感人群”所占比例较大的具体原因,笔者认为,除了上述有所涉及外,还有这样三点值得分析:

    首先是由于社会历史的原因。长期以来,中国女性处于比男性偏低的社会地位,主要是受男尊女卑、重男轻女等传统性别文化歧视所制约,一味要求女性必须温顺、服从、善解人意,有许多女性甚至包括有些女孩子,从小就开始接受这方面的训导。久而久之,很容易使其失去独立意识和竞争意识,导致她们中很多人存在着“嫁鸡嫁鸡,嫁狗随狗”等思想,并作为一种生活方式和人生态度。即使生活过得不如意、不幸福,也只能怨天尤人、自认倒霉,相信冥冥之中的命运。但是,当她们一旦遇到法轮功邪教,就会把自己的希望和幸福寄托在李洪志身上,真像是中了邪、着了魔一样,对“神通广大”、“救世度人”的李大师顶礼膜拜。

    其次是缘于女性群体的天性。有俗话说,女人天生是弱者。这不仅表现在生理上,更多地还表现在心理上,具有胆小、怕事、害羞、好奇,同时又有爱结群、爱凑热闹、爱占小便宜等生性特点。正因为如此,她们在现实社会中尤其是恋爱、婚姻、家庭生活方面,往往处于弱势地位,其不利因素和潜在风险很多,遇到的困惑、受到的伤害也很多,诸如家庭暴力、家庭成员变故、婚姻解体、婚外情和三角恋爱、多角恋爱等,女性往往是最大的受害者。在法轮功邪教盛行和蔓延时期,对于法轮功信徒中缘何女性居多,当年就有专家作出这样分析:“相对男性而言,女性心理比较脆弱。她们在遇到困难或者苦恼而无法解决时,往往渴望在精神上获得更多的支持和帮助②。”

    再就是出于祛病健身的关注。如前所述,无论是家庭妇女,还是职业女性,她们对自己身体健康与疾病、身材与容貌衰老问题都普遍比较关切,尤其是进入中年的女性,更是各种妇科疾病和疑难杂症的高发期,而面对社会急剧转型,随着现代社会生活节奏的加快,她们中许多人又由于种种原因,往往难以得到来自单位、社会和家庭、亲友方面的理解和照顾,在这种情况下,李洪志及其法轮功所鼓吹的“祛病健身”、“消业治病”和“真善忍”、“圆满”、“上层次”等歪理邪说,正好趁虚而入、大行其道,也就不足为奇了。

    3、闲人:主要是从“易感人群”的职业现状和生活经历看,一般以退休离职和下岗失业人员为主,也就是所谓的“闲人多”。

    仍以上述某某镇为例,在8名法轮功人员中,属于企业退休人员多达5名,并且文化程度偏低,多为小学、初中学历。另外,长期“人在户不在”和“户在人不在”的各有1名(分别是:楼某某,女,1949年1月出生,户口在邻边富阳市常绿镇;钟某某,女,1946年1月出生,长年居住在上海市嘉定区),均为老年妇女,当初迷上“法轮功”主要是退休离职在家,长期无所事事。同样,一反邪教志愿者在民间专业网站《凯风网》载文,也给出类似这样的一组数据:某行政单位9名“法轮功”人员当中,只有1人有固定工作,其余人员分别是:2人到龄退休,2人提前退休,3人因单位撤编或转型无业,1人因练习“法轮功”后自行离职。另外,这些人员中大龄未婚的有4名(年龄均超过40岁),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导致离异的有1名③。

    为了进一步得到证实,笔者于2011年7月上旬,专门对《凯风网》每日新稿中先后公布的36名法轮功痴迷人员个案,逐个进行列表登记统计,发现这36例个案也是以“闲人”居多,其中50岁以上24人,占66.7%;女性22人,占66.1%,在这些人员中,虽然职业分布较广,但除了极少数在职职工和普通农民、普通家庭妇女外,属于企事业单位退休离职人员或下岗失业人员的接近六成(共有21人,占58.3%),即使是一线在职职工(包括医院护士、工厂企业技工、乡村教师等),但有的人也是因工作岗位或工种轻松、清闲,与身边周围一般人相比,空余和休息时间较多。

    俗话说,闲人有闲心,无事会生非,这些人从体制内到体制外,由“单位人”变为“社会人”,有的甚至被社会边缘化,成为“自由人”或“悠闲人”,同时又大多囿于日常生活圈子,时间一长就会感到索然寡味,缺少精神寄托,很容易产生消极无助、寻求解脱的心理;不但如此,有的人由于信息缺失、信仰迷失,加上个人生活目标不同,生活经历不够顺利,对社会转型期发生的种种不良现象看不惯或有怨气,也很容易影响其人生态度和对现实社会的评价,从导致失落、迷茫、失望乃至绝望,幻想能够寻找到所谓的“净土”,等等。

    然而,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组织所宣扬的“性命双修”、“业力回报”、“在修炼中找回自我”等歪理邪说,并辅之以七拼八凑的练功动作,正好满足了这些人的心理需求:一方面可以变无所事事为有所事事,经常“书”不离手,“经”不离口,能够使自己闲暇生活变得充实,自我感觉不再是社会边缘人群;另一方面,通过经常在一起集体练功,大家相互交流心得,功友之间思想感情维系也就有了依托,既可以使社会交往需求的得到满足,也能填补自己心灵上的空寂和虚罔。因此,这些人成为“易感人群”,正是被法轮功钻了“空子”使然。

    4、穷人:因为从“易感人群”社会经济地位看,多属于弱势群体或低收入群体,其家庭经济状况普遍较一般,即“穷人多”。

    社会学认为,所谓社会地位是指一个人在社会经济生活中所处的位置,一般由社会规范、法律和习俗限定,分先赋性地位(ascribed status)和自致性地位(achieved status)两种:前者取决于性别、年龄、家庭关系等,后者往往与所受教育、从事职业、经济条件和婚姻状况等有关④。事实正是如此,从笔者接触到的有关资料和具体实例看,大凡法轮功“已感人群”,其练功前的社会经济地位普遍不高,多属于“弱势群体”或“低收入群体”。这其中就包括如前所述的城乡中老年群体和女性群体中的退休离职或下岗失业人员,与此同时,根据当初国内主流媒体披露的许多个案,法轮功“易感人群”甚至也包括部分失权、失势官员和某一领域失宠的专家、学者,自命不凡、怀才不遇的年轻知识分子,以及在天灾人祸和恋爱婚姻受挫、家庭成员变故中受到严重损害的一方。

    这些人由于参与社会竞争能力弱,不能完全适应社会,加上分配不公、法制不健全、保障体系不够完善等因素,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在各种利益关系发生深刻变化、传统价值观念受到极大冲击的社会大背景下,这些原本可以得到社会宽容、善待和眷顾的人,往往被“边缘化”,难以融入主流社会,沦为社会生活中的“弱势群体”和“低收入群体”。这种情况,尽管也有个人或个体方面的原因,但学术界大多认为社会原因占主导地位,如下岗、失业、在单位受排斥,或者职业地位或工薪待遇不高、生计艰难又不能得到社会救肋,以及受“男尊女卑”思想影响、女性社会地位普遍低下,还有人口老龄化问题突出、老年人的各种合理需求得不到应有尊重,等等,从而导致这些人在优胜劣汰的社会生活中,很难摆脱弱势、劣势之窘境,并且本人经济收入或家庭经济状况普遍较一般。当他们面对衣食住行的艰难和生老病死的困惑,面对官场上的官商勾结和体制内的权、钱、色交易,面对现实社会中的嫌贫爱富和唯利是图,面对“官二代”、“富二代”们的挥金如土和八面威风,有些人就会无奈地把希望寄托于虚无飘渺的“神”,梦想有万能之神、博爱之神帮助自己和家人改变命运。

    不但如此,这部分人因精神上的迷茫还很容易导致心理上的扭曲,经常会表现出非正常的心态来,或心灰意冷、悲观厌世,或恨仇社会、憎恶他人,或是患得患失、异想天开,等等。所以说,李洪志及其法轮功正是抓住这些人社会经济地位不高、家庭经济条件普遍较一般的弱点,同时针对这些人容易产生非正常的心态,光是李洪志所谓的经文和讲法中“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以及“末世论”、“业力说”、“在修炼中找回自我”等歪理邪说,对这些人就有极大的诱惑力和感召力,如果再施以封闭、疲劳、欺骗、心理暗示、恐吓等精神控制手段,这些“易感人群”则更是跟定了李洪志、痴迷上了法轮功。

    5、病人:主要是从“易感人群”的健康状况看,均患有身体疾病或心理障碍,可谓“病人多”,但普遍有病不医、讳疾忌医。

    毋庸讳言,法轮功“易感人群”除了上述中老年群体(老人多)、女性群体(女人多)和社会边缘群体(闲人多)、弱势群体及低收入群体(穷人多)外,还有一种共性特征或普遍现象就是:他们中绝大部分人均患有心身疾病,也就是所谓的“病人多”,这在某种程度上非常值得人们同情甚至是悲悯。譬如,中老年人的常见病、多发病,包括冠心病、颈椎病、肩周炎、腰腿疼痛、高血压、高血脂、糖尿病、肺气肿、前列腺炎,以及心脑血管疾病和各种肿瘤性疾病、传染性疾病等,进入中老年的妇女更是患有各种妇科疾病和其他严重疾病的高峰人群。然而,这些人又因迷信李洪志所宣扬的“有病不用看医生”、“不用吃药”、练法轮功就可以消除“病魔”等歪理邪说,往往有病不医、讳疾忌医,直至拒医拒药、一命呜呼。

    在2011年2月,山东潍坊市反邪教协会对该市“法轮功”人员因病死亡和患病情况进行专题调查,截止2010年底,全市共有436名身患各种疾病的法轮功人员因拒医拒药而死亡,并且在册“法轮功”痴迷人员中仍有208名患有各种疾病,分别是:男性80名,占38.6%;女性128名,占61.4%。其中60至70岁91人,占43.8%;60岁以下72人,占34.6%;70岁以上45人,占21.6%;患病种类以心脑血管病、癌症、传染病等为主。患病人员中,经劝说接受治疗和服药的44名,占27.3%;坚持拒医拒药的164名,占72.7%⑤。

    法轮功“易感人群”除了普遍患有生理方面的疾病外,大量调查研究资料还显示,他们中由于生存压力等原因引起的心理疾病或精神心理障碍(包括人格、性格缺陷),也是一种十分常见的普遍现象。有来自江苏无锡的抽样研究表明:在105名法轮功痴迷者中,符合人格障碍标准的有65人,占61.90%,其中癔症样性格者33人,占65位人格障碍中的50.76%⑥。具有这种性格的痴迷者,大多属于依赖型人格,说话做事缺乏自信,没有主见,总觉得自己能力不足,对于别人的意见显得过分顺从,不善于独立思考,甘愿听人指挥,任人摆布,在社会生活中往往是“被人卖了还要帮人数钱”。另外,带有偏执型或攻击型性格的人,在法轮功痴迷者中也占有一定比例,其中偏执型性格的人大多比较内向,由于存在精神心理障碍,往往心理封闭,交际能力差,不会或不愿与人沟通交流,思想顽固,爱认死理,自以为是,我行我素,爱钻“牛角尖儿”,在社会交往中容易受到非议和排挤。

    尽管说法轮功痴迷中相当一部分人均不同程度患有这样那样的身体疾病或心理疾病,但是,他们之所以能被李洪志歪理邪说所吸引、所迷惑,归根到底,还是由于受各种不切实际的病态心理需求的驱使。最主要是,这些人相对于身心健康的人来说,具有明显的人性弱点和人格缺陷,在心理上笃信练习法轮功可以祛病健身、延年益寿,可以远离尘世的纷争、摆脱常人的痛苦,直至进入“要什么有什么的天国世界”。殊不知,即使许多人声称练功后感觉身体舒适了、心情舒畅了,也并非李洪志发明的法轮功所起的“神奇作用”,医学专家早就告诉我们,只不过是气功中的心理暗示加上有规律的生活起居所产生的暂时效果。对于法轮功是否真能“治病”?是否真的能把人带进“天堂”?现在人们已经越来越清楚,不能!从这些年许多痴迷人员因有病不医导致病入膏肓、因走火入魔导致精神残障的事实中,更从另一个侧面证明,李洪志完全是个大骗子,法轮功是彻头彻尾的“害人功”,所有的歪理邪说都是欺骗人、迷惑人的鬼话!

    附注:

    ①2010年10月3日钱江潮网:《围绕“三个结合”营造“五大氛围”》链接:http://www.cnfxj.org/Html/xgflgtbbd/2010-10/3/003640540_2.html ②2001年2月27日人民网:《专家剖析女性接受邪教的心理原因》链接:http://www.people.com.cn/GB/guandian/182/3979/ ③2008年10月7日凯风网:《法轮功痴迷者的共性探究》链接:http://www.kaiwind.com/llyt/200810/t84456.htm

    ④百度百科:《社会成员在社会系统中所处的位置》

    链接:http://baike.baidu.com/view/590960.htm

    ⑤2011年5月3日凯风网:《潍坊市"法轮功"人员死亡及患病情况调查》

    链接:http://kaiwind.com/llyt/201105/t127841.htm

    ⑥2009年3月30日凯风网:《法轮功习练者MMPI与认知态度的相关性》

    链接:http://www.kaiwind.com/llyt/200903/t90067.htm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5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