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李洪志病态心理形成原因初析 ——从《李洪志父亲李丹的四次婚姻》说起
2016年11月11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李洪志病态心理形成原因初析 ——从《李洪志父亲李丹的四次婚姻》说起

    西班牙佩佩·罗德里格斯在其所著《痴迷邪教》一文中曾深刻地指出“那类玄而又玄的妄想所包含着的救世主张,大多不过是妄想者本人渴望摆脱迷茫心态和困苦境遇的反映罢了”。李洪志从一个懵懂孩童最后发展到一个狂言要拯救“宇宙”的邪教教主,此话总结得堪称精辟!本文试着从人格心理学与变态心理学的角度,结合凯风网日前曝光《李洪志父亲李丹的四次婚姻》(下文简称《婚姻》)一文,粗浅地分析一下幼年家庭变故给李洪志病态心理形成所造成的巨大影响。

    一方面,家庭变故使李洪志由自卑发展到病态自恋

    美国精神病学会研究发现,邪教教主们其中大多数都成长于不和睦的家庭,使他们严重缺少关爱,早在童年时期就受到心理创伤,具有将幻想当现实的倾向。结合《婚姻》一文,我们就可以发现李洪志惊人的巧合之处。李洪志的生父李丹一共婚变4次,李洪志不到8岁,父母就离异,由母亲独自抚养包括李洪志在内的二子二女,其中艰辛可想而知。父母的不和与离异,对于任何一个儿童来说,肯定会造成消极而深刻的影响,形成难以弥合的心理阴影和创伤。这一点从李洪志在长春市珠江路小学学习时,连续两年分别在二年级、三年级蹲班留级这一点来看,他很可能受到了家庭不和、父母离异的影响,这样一个不健全而且贫困的家庭很容易使儿童产生特定的自卑心理,变得沉默寡言,常常幻想有朝一日成为超人、大力士和受人崇拜的英雄等等。从心理学来看,这是孩子特有的一种心理补偿方法,是心理平衡机制的表现。这种幻想在多数人那里,往往随着年龄的增长、理性的增强、心理的成熟而减弱或消失,但在少数人那里,却会像种子一样潜伏下来。李洪志显然就在在后者之列。李洪志自称8岁时修炼“圆满”,又称8岁得上乘大法,具“搬运、定物、思维控制、隐身等功能”,及其自述的那些“拍直罗锅”、“穿墙取书包”、“推迟地球爆炸”、“勇斗蛇精”等神奇故事来分析,这种自命不凡的感觉正是其过度自恋的直接表现。这绝不是偶然的巧合,不仅与其家庭发生变故的时间十分吻合,而且也符合物极必反的事物发展变化规律。

    另一方面,家庭变故使李洪志在心理上对亲情呈现出极端病态与虚伪

    任何一个儿童,都希望生活在一个父母疼爱、充满亲情温暖的和睦家庭。从《婚姻》一文中可以看出,李洪志父母1951年结婚后,一直感情不和,1956年二人开始分居,1962年正式离婚。使李洪志从小就生活在一个缺少亲情、家族氛围紧张与冲突的环境中。他渴望亲情关怀的愿望难以实现,又不能自我调适,亲情观开始出现畸形变异,表现爱恨交加、自相矛盾,摇摆不定的复杂心理,具有明显的病态特征。一方面,李洪志对亲情表现得极为冷漠,这一点从李洪志宣扬的所谓“法理”便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一点,他从根本上颠覆了正常的亲情伦理观“你真正的父母是在宇宙产生你的那个地方,那儿才有你的父母”、“这个宇宙的年龄我最大,连我生生世世的父母都是我造的”,甚至于他还曾对他的亲传弟子讲:“……我妈是我的魔”。在早期讲法录像中,李洪志甚至还说:“这个宇宙的年龄我最大,连我生生世世的父母都是我造的。”另一方面,李洪志似乎对亲情又十分重视,“功成名就”后,李洪志先后为他母亲在长春市解放大路103号、北京市朝阳区双桥东路18号院购置了两处房产,后来又将自己的母亲、女儿、妻子及弟妹们带到美国享福,并在其“法轮王国”中委以重任,大妹李君为是新唐人电视台负责人之一,二妹李萍和女儿李美歌则是艺术团的“歌唱家”和“舞蹈家”,弟弟李东辉则是法轮大法佛学会的负责人之一。既便如此,李洪志的亲情观还是让人难以琢磨。当他发现弟子“去找师父的家人讨说辞”时,李洪志立刻勃然大怒,迅速翻脸不认人,在2001年《什么叫助师正法》一文中着重强调“谁能代替师父?师父来在世上,就象你们,有来当师父弟子的,有来当师父人中父母的,有来当兄弟姐妹的,也有来当妻子儿女的,帮助师父完成正法大事中他们各自该做的具体事而已”!这也正勾勒出了李洪志因亲情缺失,对亲情爱恨交加,既渴望亲情又漠视亲情,既重视亲情又反感亲情虚伪心理。

    李洪志的这些特性,这正与西班牙研究世界邪教问题专家佩佩·罗德里格斯所言不谋而合“教主的角色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扮演的,请记住,一个邪教的生成,取决于某个具有超凡妄想病态心理,或自恋狂、或偏执狂性格变态的人物的活动”!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5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