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法轮功如何唤起习练者心理恐惧的
2016年11月10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法轮功如何唤起习练者心理恐惧的

    邪教对其信徒进行精神控制的最基本手段不外虚拟引诱与精神恐吓。“唤起恐惧”是邪教对其信徒实施精神控制的重要一环,只有在信徒的心中“唤起恐惧”,才能对信徒产生精神恐吓的效果。法轮功邪教对其修炼者实施精神控制过程中也不免采用“唤起恐惧”的手法,通过对修炼者“唤起恐惧”,从而达到对其精神控制的结果。那么,法轮功是如何能在修炼者心中“唤起恐惧”的呢?

    一、“唤起恐惧”是邪教最常用的精神控制手段

    恐惧是由于清楚地意识到某种伤害或者毁灭性灾难的即将来临,并因此而产生的内心痛苦和不安。灾难威胁越是具体,恐惧感就会越强。让邪教信徒产生内在恐惧是邪教施加精神控制必不可少的重要手段。“使用恐吓和暴力作为施压手段也是邪教的胁迫机制中的通行做法”。“对信徒逼迫的程度和方式可能千变万化”。[1]这种对邪教信徒内心施压的手段,目的就是为了“唤起恐惧”。[2]“唤起恐惧”的策略,在世界各种邪教中都在运用,“就是借助带有恐惧性的情绪色彩的信息去说服受众接受劝服”。[3]世界各种邪教无不以各种形式宣传与正统宗教截然不同的有具体时间的“末世论”,其目的就是要在邪教信徒内心制造巨大恐惧,从而接受邪教的诱引,堕入邪教的泥潭,成为邪教的精神奴隶。譬如邪教主神教就大肆宣传:“世界末日到来的时候,整个世界只剩1%的人,只有信好主神,才能得救”。[4]

    二、编造超自然“唤起恐惧”

    美国心理学家施肯认为:“宣传必须使人们的内心感到压力与威胁,只有听从劝告,按宣传者说的去做,才能消除心理上的负担”。[5]宣传者具有的权威性,常能决定宣传的效果。邪教主无不自我神化,被神格化的邪教主由于“晕轮效应”的作用,对于邪教信徒而言,确有口含天宪、一言九鼎的作用。法轮功邪教主李洪志在法轮功修炼者心目中便有神的地位,被供为“宇宙主佛”。因此,李洪志口中吐出的威胁,当然就会在修炼者心中产生巨大的恐惧感。譬如“地球毁灭”,[6]在常人看来纯粹是无稽之谈,但修炼者却无不信以为真。譬如“旧势力安排”在常人看来,也纯粹是天方夜谭,但修炼者却深信不疑。在法轮功邪教话语中,“旧势力”是超自然的力量,能够在久远的时代前就预先安排好“对大法弟子前所未有的邪恶考验”。 [7]显然,修炼者作为人,对“旧势力”不能不心存恐惧。在法轮功邪教宣传中,只有具备“佛法神通”这种超自然巨大神奇力量的“宇宙主佛”李洪志,才能够将“旧势力”早已安排好的“地球爆炸”推迟许多年。[8]

    三、借用神秘力量“唤起恐惧”

    “从本质上来说,神秘文化所函括的,是一些常识性逻辑推理所不可解释的奇特的行为和思维方式”。[9]神秘文化中有许多神秘力量的存在,譬如铜镜,古人就认为具有“观照妖魅原形”的神奇作用。[10]法轮功邪教中也大量存在这种人为编造的神秘力量,并且有相当部分是用来在修炼者心中“唤起恐惧”的。“魔”本是梵文音译,又称“魔罗”,在佛教看来,“夺慧命,坏道法功德善本,是故名为魔”。[11]法轮功邪教将“魔”从佛教中窃取并篡改,谎称在修炼过程中会出现“走火入魔”、“炼功招魔”、“自心生魔”等情形,并且还会出现“魔附体”的情形,这些情形都会对修炼造成十分严重的后果,使得修炼者难以“功成圆满”。[12]在法轮功邪教话语中,“魔”对应的是“佛”,“鬼”对应的是“人”,人性中潜藏着“佛性”与“魔性”,修炼意味着去除“魔性”,修出“佛性”,从“人”修成“佛道神”,由人间世界飞升到“天国世界”,否则便会走入“魔道”,根本无法实现修炼的终极目的:“功成圆满佛道神”。[13]在这种邪说蛊惑下,修炼者无不惧怕走入“魔道”,错失“得道圆满”、“白日飞升”的良机,因而在整个修炼过程中,提心吊胆、诚惶诚恐、战战競競,如履薄冰。

    四、描绘末日惨景“唤起恐惧”

    邪教善于运用各种手段在信徒心中“唤起恐惧”,最常用的方法是人为制造根本对立的两极,“一边是上帝、善和这个组织(邪教),另一边是撒旦(魔鬼)”,信徒只能在其中作出选择,并且“每个人、每种情况都可能是魔鬼,因为魔鬼无所不能,无所不在”。[14]魔鬼最令人可怕的就是引诱人走向十恶不赦的“魔道”,从而在末日来临时使人无法得到拯救。邪教的极端末日说往往宣称在具体的某个时刻,“主耶稣要来了,世界要毁灭了”,[15]并且描绘出许多世界在末世毁灭的恐怖场景,让信徒产生恐惧心理,当信徒处于恐惧状态时,就更加容易接受消除其恐惧的说教,因为人们普遍有一种趋向解除恐惧、寻找安全庇护的心理需求。法轮功邪教不仅用“地球爆炸”、“人类劫难”描绘末日来临的恐怖场景,而且用“形神全灭”描绘末日来临时对法轮功持反对或破坏态度者的悲惨命运。在法轮功邪教话语中,“元神”远比生命本体重要,在“白日飞升”的过程中,外在有形的肉体可以“虹化”,但“元神”却须飞入“法轮世界”,成就“佛道神”。并且“元神”也是“轮回”的基础,一旦“元神”消灭了,不但“圆满”无果,“轮回”也无望,便是干净彻底地消毁了。对于将一切希望寄托来世的修炼者而言,“形神全灭”也就自然是最令其恐惧的事情了。[16]因此,如何避免“形神全灭”,以便在走完“正法”修练过程后能够实现“圆满”,便成为修炼者需要慎之又慎考虑的重要问题。

    五、利用自然灾害“唤起恐惧”

    邪教“末世论”不仅有具体的时间表,而且惯于将世界上发生的自然现象,特别是自然灾害现象,描绘成末日来临的征兆。邪教门徒会的一份宣传品中就这样写道:“地震、火灾、洪水、冰雹、瘟疫、蝗虫、风暴等将袭击人类,坏人要死光,好人死掉一半”。“在2000年在大灾难……天上要下硫磺火,地球要爆炸”。[17]法轮功邪教也不例外,长江大水、汶川地震、南方冻雨,都成了法轮功邪教眼中末日将临的征兆,成了天降“神罚”的证据。[18]甚至“非典”也成了法轮功邪教资以大做文章的话题,兴高采烈地将所谓与“邪恶”对决的胜券奠定在“非典”能够在大陆肆意横行的基础上。[19]尽管法轮功邪教得意非时,时间证明其高兴的太早,一系列自然灾害并未如法轮功邪教的意愿,但由于法轮功邪教宣传在修炼者心中“唤起恐惧”的烙印却很深,以至每当偶发自然灾害,便不由会联想自己的言行甚至思想是否有不合法轮功要求者,终日生活在恐惧的心理阴影中。

    六、妖魔化世界“唤起恐惧”

    “所有邪教都必然推行隔绝机制”。“邪教的世界逐渐扼杀其信徒的社会天地,使其除了教友之外不可能再有人员和情感的依托”。[20]邪教大都采取妖魔化外部世界的方法,并且采用对信息、时间、思维等的剥夺手段,从而达到使信徒被隔离在正常社会之外,除邪教别无人员和情感依托,只能死心踏地皈依邪教,牢陷于邪教泥潭之中。法轮功邪教也不例外,也擅长妖魔化外部世界,描绘外部世界有“十恶”:“人无善念”、“破坏传统”、“同性欲乱”、“兴赌兴毒”、“开放性乱”、“黑帮乱党”、“自主乱民”、“迷信科学”、“吹崇暴力”、“宗教邪变”。[21]同时通过对修炼者的信息、时间、思维等进行有意剥夺,反复灌输其妖魔化外部世界的观念,借助反复灌输将其说教逐渐渗入修炼者的潜意识,积淀在其内心深处。“到了一定时候,我们就会忘记谁是那个不断重复的主张的作者,我们最终会对它深信不疑”。[22]当修炼者确信被法轮功妖魔化的外部世界果然如此,就会因被法轮功邪教“唤起恐惧”而主动离开原来赖以生存的外部世界,转而向法轮功邪教寻求庇护,寻求寄托,不自觉地陷入法轮功邪教泥潭而不能自拔。

    邪教对信徒施加精神控制的主要手段不外虚拟诱惑与精神恐吓,通过对信徒施加精神控制,不仅可以将信徒牢牢捆绑在邪教战车上,更可以随心所欲利用信徒达到不可告人的邪恶目的。通过“唤起恐惧”,邪教便能完成施加精神控制的重要步聚:精神恐吓。法轮功邪教与其他邪教在这一点上不谋而合,异曲同工。以法轮功邪教为代表研究“唤起恐惧”,便能另辟视角深入认识邪教是如何对信徒施加精神控制的,从而深化对邪教精神控制的认识。

    [1]《痴迷邪教》

    [2]《说服学----攻心的学问》

    [3]《邪教的秘密》

    [4]《“主神教”资料汇编》

    [5]《大众传播心理学》

    [6]《李洪志其人其事》

    [7]《北美巡回讲法》

    [8]《李洪志其人其事》

    [9]《中国神秘文化百科知识》

    [10]《抱朴子》

    [11]《大智度论》卷五

    [12]《转法轮》

    [13]《佛性与魔性》

    [14]《反邪教手册》

    [15]《毒瘤----当今中国形形色色的邪教组织》

    [16]《转法轮》、《在瑞士法会讲法》

    [17]《邪教的秘密》

    [18]《利用天灾做文章,费尽心机也枉然》

    [19]《2003年美中法会讲法》

    [20]《痴迷邪教》

    [21]《洪吟》

    [22]《乌合之众----大众心理研究》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5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