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邪教组织传播歪理邪说的途径和控制措施
2016年11月10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邪教组织传播歪理邪说的途径和控制措施

    据有关组织统计,目前全世界有邪教组织1万多个,信徒数亿,在中国也出现了法轮功、全能神、“呼喊派”、“门徒会”等邪教组织。并且在特定时期,譬如法轮功邪教组织曾经在华夏大地风靡一时,其传播范围和蛊惑人群从现代大都市到偏僻乡村,从高级知识分子到市井“贩夫走卒”,几乎无所不包,其地域影响之大,“妖言”惑众范围之广,对信众精神控制之深,至今值得我们深入思考。甚至直到今天,即使法轮功组织被中国政府禁止十多年后,其鬼魂魅影在许多地方如鬼火般时有出现。邪教组织及其歪理邪说之所以能在社会上传播开来,原因很复杂,本文拟从社会文化传播角度分析邪教组织传播的途径及其防控措施。

    一、邪教文化是人类亚文化体系中的一种劣质文化

    人类社会的一切思想观念和认识,无论真理还是谬误,从本质上来讲,都是人类社会实践的产物。邪教作为一种特殊的社会文化现象,它扭曲变态的反映了特定群体的文化认知能力,从文化层次来看,邪教文化是人类亚文化体系中一种劣质文化。在中华民族泛宗教文化的历史渊源中,无论官方或者民间,考察邪教社会危害性的内容,远远超过辨析其歪曲宗教学说的内容。

    法家学派著名代表人物韩非子在《说难》中指出;“凡说之难,在知所说之心”。邪教组织之所以能利用歪理邪说蛊惑人心,控制信徒,让众多信徒为追求他们所谓的理想(成仙成佛、消灾避难、躲避世界末日、圆满等)狂热痴迷,甚至愿意倾家荡产、六亲不认、亡命舍身、集体自杀等极端行为,在一定意义上说明他们的歪理邪说对某些特定群体而言,其抓住了信众的心理需求,能够满足他们的特定愿望。同时,邪教组织在传播自己的歪理邪说时也充分利用了信众心理上固有的民族文化传播途径,以利于其传播。因此,要防控邪教,不但需要在理论上批判其歪理邪说,正本清源,更需要分析其文化传播途径特点,探索影响邪教传播的各种社会文化因素,在此基础上制定有效措施,截断其歪理邪说“毒素”传播的渠道,防止其大面积溃散、糜烂。

    二、邪教歪理邪说传播的几种途径和防控

    在不同文化背景产生的各种邪教组织及其理论,其传播方式、传播特点也不同。在中华文化体系中,邪教组织及其歪理邪说主要通过血缘地域,气功宗教,现代传媒等几种途径传播。

    1.通过血缘、地缘等关系来传播

    著名社会学家费孝通先生曾在其著作《乡土中国》中认为,中国社会是典型的“熟人社会”。在以“血缘”为基础上所形成的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关系其特点就在于交往主体之间具有自然的血缘联系。除血缘关系外,中国人生活中的另一大关系则是地缘。所谓“地缘”,是指在一定的地理范围内共同居住、活动而交往产生的人际关系,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乡亲”关系。其亲疏远近是与彼此间的居住距离成正比的,距离愈近则关系愈近,也就是常说的“远亲不如近邻”。因为熟悉,所以信赖。按照常识,我们常说的“小道消息”(非官方信息)在以血缘和地缘为特点的人群中传播最具有可信度和最易被接受,邪教组织及其歪理邪说的扩散,这一心理文化特点就成为了最广泛并有效的途径之一了。

    考察邪教组织及其歪理邪说的传播,我们会发现一个显著的特点就是利用血缘、地缘等关系来传播以实施其目的。他们借助亲友关系、同乡关系、邻里关系,采用种种手段,进行面对面的直接传播,与受众展开深层沟通,这也是其他邪教传播的最基本、最便捷的渠道和途径。譬如近期发生的山东招远血案,几个犯罪嫌疑人张立东、张帆,张巧联、吕迎春就是直系亲属和老乡关系。邪教有关调研材料也证实,邪教的传播主要是通过亲戚、朋友以及周围邻居、熟人进行的,传播的主要对象也是亲戚、朋友、邻居等熟人。因此,在防控邪教组织及其传播渠道时候要特别关注邪教成员的亲属、朋友、老乡圈子,调查控制的越早,截断效果就会越好。

    2.打着宗教、气功等幌子秘密传播

    邪教组织及其教义的反社会,反政府性质,决定了“邪教”一直被主流文化和统治者视作反正统的“歪门左道”,它们大致经历了异端宗教,秘密教门,会道门几个阶段。但是无一例外,他们几乎都在地下秘密活动,大多采取秘密结社的方式,并有较强的反主流、反政府的倾向。尽管有的邪教组织在某些地区、某些期间可能处于公开半公开状态,但从总体上看,邪教主要还是在秘密状态下生存。地下传播的特点,决定了此类组织必须拥有比较严密的组织体系,管理章程,他们任命骨干,分级设立机构,行动诡秘,让人难以捉摸。

    为了生存,邪教组织大多会打着基督教、佛教、道教或气功“灵修”的幌子,这些传统宗教,基本上都是被官方认可和支持的宗教,高举这样的“旗帜”,邪教组织在传播过程中遇到的阻力会较小,风险也会大大降低。从表面上看,它们制造“劝人向善、与人为善”的假象,与中国传统文化的主流价值观相吻合,具有极大的迷惑性。譬如法轮大法公开宣扬的都是“真、善、忍”等内容。另外、邪教教主在演讲、发经文和日常谈话中,一般也不会号召信徒从事反传统,反社会的杀人,吸毒,酗酒、暴力等方面的活动,但是在关于“护法,除魔”等活动会做出暗示,让信徒自己为了信仰,自愿去“舍身取义”消除业障。事实上就是以蒙蔽的手段利用了教徒的信仰,以实现自己的政治经济上罪恶野心。

    在政府查禁后,为防止受到打击处理,邪教组织会在地下秘密建立组织,培养骨干,传播歪理邪说。邪教组织的活动转入地下后会更加诡秘,并逐步形成一套独特的便于秘密联络、传播的系统。部分骨干或顽固分子还往往改变原有邪教组织的一些邪说,自立门户,建立以自己为教主的新的邪教组织。如1989年初,原“呼喊派”骨干赵维山自称“能力主”,建立了“永源教会”,后改称“东方闪电”、“实际神”、全能神。因此,对各类不管打着什么旗号的新兴宗教组织和类似团体,政府有关管理部门都要有高度的警觉性,时刻监控这类组织的言行活动,发现其不端苗头就要给予揭批并对其坚决打击。封建社会当政者治理邪教的措施“不管教不教,只论匪不匪”的措施今天仍然值得有关部门借鉴。

    3.利用传统媒体、新媒体等手段公开传播

    媒体作为一种方便快捷的传播手段,邪教组织自然不会放弃。无论是传统媒体报纸,杂志、广播、电视,还是现代媒体,都是邪教组织想法设法都要展示自己存在的平台,特别是网络时代的各类社交平台,QQ,微信,飞信,易信等都是邪教组织经常利用的传播工具和途径。

    一是使用报纸、杂志、广播、电视等传统媒介传播。邪教组织利用手中的财力,不惜血本利用传统媒介传教,如2005年逃到美国的赵维山,仅在2013年就斥资1000多万元,在香港的多种中英文报纸上刊登广告,并买下一些街头摊位,向路人发放全能神教宣传资料。2013年1月,全能神在台湾就花了一亿新台币的广告费,在台湾《自由时报》、《联合报》等各大报纸上持续打一年半的广告,半版、整版甚至两个版的广告都有。

    二是利用互联网、移动网络在内的新兴传播媒介。借助这些媒介传播信息速度快、范围广、影响大的特点和优势进行传教,发展迅速。随着现代科学技术尤其电子技术的高速发展,以网络为代表的各种新兴媒体不仅被传媒业争相应用,而且也成为国内外各种邪教渗透势力借助的工具,其传“教”方式、特点出现了新的变化。特别是网络传播借助互联网技术,大大提高了信息传播速度,还能实现传播者和受众之间的双向互动传播。目前,邪教组织越来越注重网络传播的运用,发挥了其他传播手段所难以起到的特殊作用。它们通过互联网上传、下载邪教信息,接受邪教组织指令。如“全能神”的赵维山为发展和控制国内的信众,在美国就经常通过互联网以电子邮件形式向国内发送指令,这些电子邮件,一般由专业技术人员加密二十多层,接收者通过自己的密码才能破译出来。为此,全能神的各级组织中,还专门设立了电脑组这一职位。

    鉴于此,在电子媒体时代,防范邪教传播的手段要不断随着时代进步而改进,网上邪教舆情监控必须适时跟上,绝不能在新媒体时代让邪教组织有机可乘,趁机宣传歪理邪说。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345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