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艺术品市场野蛮生长 鉴定和估值是最大障碍
2016年11月09日
来源: 法治周末
【字号: 】【打印

    近段时间,两例文玩流通领域的诈骗案引起业内人士的关注,诈骗方式多涉及艺术品的鉴定环节。

    上海市公安局3月下旬召开新闻发布会表示,自今年1月起,上海市多警种合成作战,于3月17日一举捣毁26个团伙开设的35处窝点,短期内斩断了文玩流通领域诈骗犯罪的链条。

    警方介绍,陕西一对农民夫妇找到上海一家文物拍卖公司,拍卖一块银元,经电话联系得知,这块银元是“绝品”,并且有客户有意购买。老两口在向拍卖公司交了600元初鉴费后,得到了一位自称故宫博物院鉴定师出具的初步鉴定,银元价值200万元。此后,一位自称老板的人向夫妇俩出价180万元收购,前提是还要做进一步鉴定。

    但是,此次鉴定需要夫妇俩交纳鉴定费1万元。据民警介绍,“骗局总归是骗局,这次的鉴定结果一定是‘不值钱’,从而无法成交”。

    据了解,诈骗团伙聘用社会闲散人员或境外人员假扮藏品买家、文物鉴定师、评估师或竞拍人员,导演虚假展示会、拍卖会,层层设套,直至成功骗取鉴定费、检测费、展览费和拍卖费。

    今年2月,江苏省苏州市公安局提醒公众警惕一种新型诈骗方式:文化艺术投资公司或相关艺术品经营平台,先以代销文物为名收取保证金,再以客户标的物是赝品为由将保证金占为己有。

    近日,文化部文化市场司有关负责人说,近年来我国艺术品市场快速发展,日益成为大众文化消费的重要领域。但艺术品经营中也存在制假售假、虚假鉴定、虚高评估、投机炒作等问题,艺术品电商、艺术品金融等新型业态亟待规范。

    真假难辨的艺术品

    艺术品市场看似市场供应巨大,但其中的鱼龙混杂,艺术品品质的参差不齐,只要是涉足此行业的人多有耳闻或有亲身体验。然而,现在又有谁可以鉴定艺术品的真伪?

    据媒体报道,2011年,商人谢根荣伪造金缕玉衣骗贷案曾引发收藏界震动,不仅因为他用假玉衣忽悠到巨额贷款,而且牵扯到行业内几位非常权威的鉴定专家,甚至有文物界泰斗级人物。5位知名专家仅隔着玻璃柜子看了看,就给出了24亿元估价的鉴定证书。实际上所谓的“金缕玉衣”是谢根荣找人用不值钱的玉片串起来,然后摆放到“根荣博物馆”里。

    2012年1月2日,一件被称为宋徽宗赵佶瘦金体《千字文》的书法作品,在深圳拍出1.4亿元天价。紧接着,上海博物馆书画部主任单国霖表示,目前存世的宋徽宗瘦金体《千字文》只有一件,收藏于上海博物馆,深圳拍出的这件作品应当是赝品或临摹品。此话一出,收藏界哗然。

    2015年6月6日,在由中国舍得拍卖国际(澳门)有限公司举行的中国艺术品专场拍卖会上,一件被标为宋代定窑白瓷“美人枕”拍出3.5亿港元天价,加上13%佣金,最终成交价高达3.955亿港元,约合3.2亿元人民币。据称,这是澳门有史以来最高的艺术品成交纪录,也是世界拍卖史上定窑作品的最高成交纪录。

    但很快,这件昂贵的“国宝”被众多行家指斥为赝品,并涉嫌自买自卖,操纵交易。尽管这件瓷器配有有关检测机构的热释光报告,依然被众多行家视为假拍、拍假。

    据媒体报道,有消息指出,“美人枕”的竞买人为广东琮尚文化艺术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琮尚文化”)。此后,琮尚文化背后的“大老板”香港万丰国际文化艺术品产权交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丰国际”)又被曝光。

    据多名投资者反映,万丰国际违法买卖艺术品份额,并私自冻结投资者账户资金或超过10亿元,涉及投资者数万人。据媒体报道,万丰国际利用艺术品圈钱的骗局浮出水面。

    利用艺术品份额化交易制造骗局的交易模式不在少数,2013年7月在香港注册的中华文交所,在2014年1月出现不能提现、平台资金链出现问题,最终老板郑旭东卷走近7亿元,之后中华文化产权交易所及其网贷平台崩盘。随后,同一模式的天德文交所也完全照搬中华文交所。

    其实,2009年以来,文交所曾在国内遍地开花,被一些投资者等同为股票交易的“艺术品份额化交易”随即走红,同时,暴涨暴跌、暗箱操作、退市缺陷等诸多乱象不断发酵。

    因此,2011年11月18日,国务院下发《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叫停艺术品类证券化交易模式,一大批文交所随之停牌。

    然而,此后文交所的乱象仍然在滋生。

    自2013年南京文交所上市邮币卡之后,越来越多的中小投资者纷纷进入邮币卡电子盘,开始变炒股为炒邮票。在邮币卡暴涨暴跌的同时,这种艺术品金融的创新方式也备受质疑,“疯狂”的背后潜藏着监管缺失的风险。

    中国艺术品金融的真正发展也就只有十余年。在创新的金融手段集中迸发时,监管和法律的缺位其实并不奇怪,然而这些市场状态的不成熟,可能会长期制约市场的良性成长,让乱象不断繁衍。

    鉴定和估值是最大的障碍

    不得不面对的现实是,随着艺术品市场化、资产化和国际化的深入,中国艺术品市场的问题越来越突出。

    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品金融研究所副所长黄隽教授在《中国艺术品金融2015年度研究报告》中写道,中国艺术品市场的问题表现在:

    第一,艺术品市场层次错位。一级市场画廊的功能是发现和发掘具有潜力的艺术家并与之签约,指导艺术家的发展方向;只有一级市场优秀的艺术品才能进入二级市场拍卖,拍卖主要服务于高端客户。一级市场的规模应该远大于二级市场。

    然而,在中国,由于信用环境不佳,画廊不愿投入重金长期培养年轻的艺术家,而艺术家也急功近利,经常不守信用,绕过画廊私自卖画。在中国的艺术品市场上,拍卖市场较为强势,中国艺术品市场的基础不牢。

    第二,艺术品市场缺乏具有公信力的鉴定和估值机构。艺术品鉴定与评估在艺术品投资、保险、抵押、典当、遗产传承和财产分割等经济行为中非常重要,鉴定和估值问题是影响艺术品与金融对接的最大障碍。

    “中国艺术品市场乱象丛生的原因,既有鉴定专家缺乏职业素养和唯利是图等因素,也有整个急功近利的大环境和法制建设缺位等原因。”黄隽认为。

    第三,艺术品行业造假成风。拍卖公司“假拍”和“拍假”屡见不鲜,拍卖公司与艺术家联手做局,制造价格纪录。艺术品造假成本很低,在巨大利润的驱使下,造假、尤其是名家作品造假已成完备的产业链。

    一位业内人士介绍,艺术品市场陷阱很多、监管缺失,天价成交额频现的背后不排除有人为炒作的可能。拍卖成交不付款的现象也较为普遍。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627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