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两个古代专场不如崔如琢一幅画
2016年11月09日
来源: 南方日报
【字号: 】【打印

    吴冠中的《周庄》拍出2.36亿港元,张大千的《桃源图》拍出2.4亿港元,崔如琢的《飞雪伴春》拍出3.068亿港元……

    今年春拍打头阵的香港苏富比和保利香港,以几件成交过亿的拍品,轻松夺得国内艺术行业新闻的头条。面对这些天文数字的成交价格,天问国际拍卖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季涛的点评引起了善言斋的特别关注:“没有买贵,也没有买便宜,这是正常的价格。”

    没搞过投资的读者,听了季先生如此“理性而平静”的发言,多少有些惊诧,因为对他们来说,一辈子都可能赚不到一个亿。但是,像笔者这种常年浸淫于股市、跟 在庄家屁股后面蹦跶且被人翻来覆去“割韭菜”的小散,就有点习以为常了。当然,话又说回来,不管两个亿买一幅吴冠中或者张大千的画贵不贵,笔者都不可能成 为未来去为他们接盘的那个人,除非昨天买进的那只股票今天价格能翻个1000倍。

    2010年以来,中国市场上成交破亿的书画作品可谓层出不穷,老实说现在看到新闻里说谁的作品拍卖成交过亿,笔者都有点五官疲劳了。这些年,对那些在市场 上破亿的拍品,业内人士大概是有些印象的:初时,亿元拍品还只是零星出自徐扬、吴彬、曾巩、王蒙、黄庭坚等一些古代书画家,到了近两年,虽然整个行业开始 进入周期性的大调整、所有板块的行情都随着大环境的转变滑入低谷,但超高端的拍品依然维持着匪夷所思的火爆趋势,而且热点越来越集中在现当代艺术家的作 品。对于搞投资价值分析的人来说,看到这样的“板块轮动”,可能又要犯糊涂了。从艺术价值和投资价值来看,古代书画无疑是价值最为确定的板块,历年回流到 市场的古代书画力作也并不少见,为何这个板块的亿元作品反而没有现当代板块那么多?拍卖界的一般说法是,古代书画征集困难、赝品太多。好,问题来了,现代 板块的征集就不困难吗?张大千、齐白石、吴冠中这些现当代画家的作品就没有赝品吗?

    在笔者看来,一个板块要想成为资本炒作的热点,不是看这个板块在市场上流通的作品有多少,而是要看其归集到炒家手上的作品有多少。古代书画实际的收藏价值 高,但是其资源稀缺、分散,马云、王健林、刘益谦的资本再多,也不可能拥有一百件黄庭坚和曾巩的作品。因而,对于炒家来说,把这些艺术家的作品炒到天上 去,其价值也是有限的。但是,现当代书画板块就不同了,十年前,只要你手里掌握的资金足够,可以大量买到张大千、齐白石等现代画家的作品。当代画家的作品 就更不用说了,王健林早期就曾经在市场大量收购过吴冠中的画作。当某位艺术家的作品大量集中在一个或几个炒家的手中时,对之进行商业包装、推广和炒作,很 容易在市场上创造出惊人的规模效益。这或许就是现当代画作频频在拍卖市场上成交破亿的原因。

    从前几天两家巨头拍卖企业发布的信息可以看到,今年香港春拍出现的几件亿元拍品中,《周庄》创造了吴冠中个人作品的最高拍卖纪录,同时也刷新了中国油画拍 卖的最高纪录,《桃源图》刷新张大千个人作品拍卖纪录,而《飞雪伴春》则刷新了在世国画家最贵作品纪录。这明显是悖离现实市场行情的交易现象。按照市场运 行的客观规律,在行情不好的时候,买家是可以用较低的价格来买进具有较高市场价值的作品的。记得年前,收藏家何文发就曾经跟笔者讲过一句推心置腹的话,说 他今年准备把投资重心转移到一些更高级别的艺术品,因为在市场行情好的时候,他就算花更多的钱,也不可能买得到这样的东西。

    在一个公开的市场上,一个买家愿意花多少钱来买进一件拍品,是她/他的自由,围观者无权妄议。但是,如果有人用自己的交易价格来代表这个市场的价值规律, 我们就要好好思考一番了。根据中国拍卖行业协会发布的最新数据,2015年市场规模比2014年仍然继续下滑,总成交量下降13.40%、成交额下降 15.38%。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我们对试图引领市场的那些交易样本,更应该谨慎审视。

    值得一提的是,同样在香港苏富比2016春拍,“御翫凝芳——重要鉴赏收藏”专场共推出30件拍品,涵盖御瓷与玉器工艺精品,且不少拍品来源显赫,如经山 中商会、戴润斋等收藏,还有多件清乾隆帝写生作品,但整场60%成交,最终只实现总成交额8432万港元,而“中国艺术珍品”专场共推出109件明清御瓷 重器,总成交额亦仅有1.17亿港元,这两个专场的总成交额加起来都还远远不如当代画家崔如琢的一幅《飞雪伴春》。艺术品拍卖市场上的资本驱动力,由此可 见一斑。冯善书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627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