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李洪志如何利用强化原理对习练者进行洗脑
2016年11月09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李洪志如何利用强化原理对习练者进行洗脑

    众所周知,法轮功像传销组织一样,通过高强度地对习练者进行洗脑式教育,逐步改变其正常思维,取而代之以邪教歪理邪说,使习练者逐渐失去正常的思考能力和辨别能力,最终走上破坏家庭、自杀杀人等不归路。许多人都很疑惑,李洪志到底做了什么?竟把一个个正常人变成自己的精神“奴隶”。更奇怪的是,很多习练者不仅乐此不疲,还对自身发生的变化毫无察觉。本文试从强化理论的角度,就李洪志如何对习练者进行洗脑做一浅析,希望能帮助世人进一步认清法轮功的邪教本质和李洪志的丑恶嘴脸。

    强化是一种人为操纵,是伴随于行为之后以有助于该行为重复出现而进行的奖罚过程。强化物是指能增强反应概率的刺激和事件。强化一般分为正强化和负强化,当环境中增加某种刺激,有机体反应概率增加,这种刺激就是正强化。譬如,当孩子从事某项活动获得表扬或奖励,孩子会愿意重复此项活动,表扬或奖励就是正强化物。当某种刺激在有机体环境中消失时,反应概率增加,这种刺激便是负强化,是有机体力图避开的那种刺激。譬如,当孩子知道违反纪律会受到批评或惩罚时,孩子会为躲避惩罚而遵守纪律。此时,批评或惩罚就是负强化物。

    就法轮功而言,强化是指李洪志为增加习练者重复练功行为而不断推出新的、更高级强化物的过程。李洪志在对习练者进行洗脑过程中,将“祛病强身”、“一人练功,全家受益”等生理性需求作为初级强化物,大大迎合和满足了习练者的基本需要;又将“做好人”、“圆满”等作为高级强化物,引导习练者追求精神需求,进一步激发其练功的内在动力;还将“法身说”、“末日论”等作为厌恶刺激物,对习练者实施负面强化,使其努力增加练功学法频率,以减少负强化带来的不利刺激。

    一、以基本强化物为主,持续强化

    基本强化物满足人的基本生理需要。心理学上认为,凡是能满足人基本生理需要的刺激,更易引起行为主体的关注和追求,降低其防御或抵抗力。众所周知,李洪志创立法轮功之初,全国上下功法林立,为抢占“市场”,各功法之间竞争惨烈。为尽快推出自己的功法,李洪志大肆宣扬法轮功是全人类的功法,练功不仅全部免费,还能祛病强身。这对当时经济条件或身体不好的普通民众来说,具有较大的吸引力。于是,很多人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加入习练队伍。李洪志为进一步打消大家顾虑,又施展各种江湖骗术,编造各种虚假“神迹”,让习练者亲眼目睹练功确实能“祛病强身”。从此,李洪志便将“祛病强身”作为基本强化物,不断对习练者的练功行为进行持续正面强化。心理学上认为,当新行为产生时,及时进行持续强化,将使行为与结果之间的关系更加明确,促使行为反复出现的概率大幅增加。因此,随着李洪志强化频率的不断增加,逐渐在基本强化物与练功行为之间建立起了“刺激—反应”联结机制,促使习练者在不知不觉中逐渐增加练功学法的频率,最后痴迷其中。此外,受自我“心理暗示”和“从众行为”的影响,习练者或多或少会感觉身体“好转”,这更加坚定了他们的练功行为。于是,习练者在不知不觉中走入了李洪志精心设计的“圈套”。

    二、以高级强化物为主,间隔强化

    随着练功的深入,祛病、强身等基本强化物已不能满足广大习练者的需求。于是,李洪志又将“做好人”、“真善忍”、“圆满”等作为高级强化物,引导习练者以追求精神层面而获得满足,对其练功行为进行强化。习练者在“做好人”、“真善忍”等高级强化物的刺激下,自感他们是在从事一件既“高尚”,又大有“希望”的事,长此以往,就会产生陷入“练功是在做好人;练功的行为是高尚的......”等不合理信念中,进而迫使习练者练功更加精进与虔诚。此时,李洪志也不再像传功初期那样,对所有习练者的练功行为给予持续强化,而是有选择性地进行间隔强化。特别对那些练功刻苦、学法精进的习练者进行优先强化,以此鼓励“先进”,鞭策“落后”。心理学实践证明,随着强化往后期推移,间隔强化比持续强化对行为具有较高的反应率和较低的消退率。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随着练功的深入,习练者会为了练功、“弘法”而不惜抛妻弃子,甚至付出生命。同时,李洪志还要求习练者“不二法门”、不与“常人”交流、“向内找”等,从源头上封堵、空间上挤压,基本杜绝了外来刺激源对习练者练功行为的干扰,从而有效避免他们在练功之外的环境中习得新的、不利于练功的行为。于是,习练者注定只能在练功学法的道路上愈行愈远。

    三、以厌恶刺激物为主,消极强化

    李洪志为从更高层面上对习练者实施精神控制,除了使用基本和高级强化物进行积极强化外,还经常使用“法身说”、“末日论”等厌恶刺激进行消极强化。当习练者因练功不主动看病就医遭家人反对、“圆满”没有如期而至等原因而意志动摇、不愿再继续练功时,李洪志就会抛出“法身说”等厌恶刺激,对习练者练功行为进行消极强化。他告诉习练者他有“法身”无数,这些“法身”无处不在,时刻监督着习练者的一言一行,如果练功刻苦、学法精进,“法身”就会一直护佑,最终实现“圆满”,反之就会遭受惩罚,甚至“形神俱灭”。并将“法身”监督的重点放在习练者是否忠于自己、虔诚练功上。此时,习练者的精神已基本被控制,他们会担心中途退出或因练功学法不精进而不能“圆满升天”,甚至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进而产生强烈的恐惧与焦虑。为躲避厌恶刺激带来的惩罚,追求心中梦寐以求的“圆满”,习练者会打消任何不利于练功学法的念头,练功行为也会更加持续稳定。

    综上所述,李洪志巧妙地应用心理学上的强化原理,综合运用其邪教歪理邪说,不断利用各种强化物对习练者进行洗脑,一步步将习练者引入邪恶的“深渊”,促使习练者任由其差遣,从中足以看清李洪志的险恶用心和法轮功的邪教本质。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5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