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邪教洗脑的三个核心“工程”
2016年11月09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邪教洗脑的三个核心“工程”

    邪教诱人入教需要洗脑(大脑正常者不会受骗),将人骗进邪教组织后“稳员固果”也需要洗脑(否则刚进来的人发现上当就会迅速“脱教”)。一般说来,邪教洗脑离不开“隔离”、“清除”和“填灌”这三个核心“工程”。

    隔离工程:将“猎物”从正常环境中隔离开来

    洗脑的前提是要有最适宜的环境和条件,而“隔离工程”就是为此奠基铺路的。我们知道,信息诈骗有一招,就是让受骗者别放下电话,别跟他人接触,目的在于将可能影响受骗者的理性人隔绝开来,防止骗术露馅。邪教同样如此,不过它的“工程”更复杂、更长效。通常有三种隔离术(它们之间存在一定交叉)。

    一是“空间隔离”,即建立起相对封闭的特定“教内空间”。例如,统一教在搞精神灌输时禁食七天、进行40天的“开辟传教”活动,环境相对封闭,实际上就是搞“隔离区”。还有,人民圣殿教的半封闭式教堂,太阳圣殿教等级森严的“阿蒙达会社”、“阿卡德会社”、“金色圈子”,某些邪教只准进不准出的“宗教庄园”等等,都属此类。二是“亲友隔离”,几乎所有邪教都要求信徒离亲疏友,法轮功鼓吹“去情”,将人类正常的爱情、亲情、友情等皆视为“上层次”、“圆满”的“魔”,全能神则渲染:“与其说人都在温暖的家里与亲人相聚,幸福美满地生活,不如说人都活在‘阴间’,都在与鬼打交道,都在与魔鬼来往”,而它的“天国”才是永福之地(《话在肉身显现》)。三是“活动隔离”,即通过频繁的“教事”或“工作”、“项目”等捆绑住受骗者的手脚,侵夺他们的时间和精力,让他们无暇旁顾,也就自然地与不利于邪教骗人的信息源隔开了。

    清除工程:将“猎物”正常理性的认知和思维清空

    洗脑工程,无非洗去受骗者原有的认知和思维方式,再装进邪教的那一套。程序上来讲,得先“清除”后“安装”。“清除”当然不是轻而易举的,更不可能一蹴而就。一般说来,邪教的“清脑”工作往往有这样几个流程。

    一是否定常态人生。这是价值观的颠覆,任何邪教都会告诉潜在的信徒,不管你活得很滋润,还是很不如意,那都与“神给的生活”有着本质的差别,李洪志和赵维山等邪教教主都胡说,人类整体不行,罪恶重重,你只有脱离常态人生,拥抱“主”或“神”,才能获得拯救。二是擦除理性思维。全能神也好,法轮功也好,人民对圣殿教也罢,它们都要求信徒“去人心”、“抹除人的想法”、“摆脱常人的观念”。李洪志更是提出了荒谬的“反理”说,胡诌修炼人的理与常人的理相反,宇宙的理与人类社会的理相反,声称如果不去除人的观念,就无法圆满成佛。三是掏空科学意识。邪教反科学,视科学为敌,因为一个用科学思想武装的人是不会轻信歪理邪说的。然而,出于科学的巨大正面影响,邪教要掏空“猎物”的科学意识就得耍花招。笔者看来,无非二招。一是夸大科学的局限性全盘否定现代科学,邪教的逻辑是,如果科学还有一时解释不了、解决不了的问题,那就说明它不行,就得全部否定掉,就得求救于邪教所推举的“神”以及相关的“神学”。二是将人类社会在利用科学方面的弊端说成是科学本身的问题。例如科技用于战争导致残杀生命,化学科学的滥用带来环境污染,等等。法轮功就是这样做的,李洪志胡说现代科学已经不行了,只能给人类带来灾难,只有他的法轮大法,才是解决一切问题的“超常科学”。四是抹除原有信仰。这方面法轮功的“不二法门”和全能神将传统正教贬诬为“敌基督”都是典型的例子,不再详述。

    填灌工程:在“猎物”大脑中安装邪教的“系列软件”

    邪教洗脑的最终目的就是在“猎物”大脑中装进它们的“系列软件”,这又涉及具体“装些什么”和“怎么装”的问题。

    就“装些什么”而言,主要是以下几方面的内容(一般不再区别不同的邪教,而是使用普泛式概念)。一是吹嘘该邪教教主是至高无上的唯一统一神,这尊“神”或“佛”,道德高尚,神通广大,无所不能,大慈大悲。二是吹嘘该邪教为拯救世人而来,因为“人类已经败坏得不行了”(若要列举事例,确实很多),而且一切天灾都是对人类的惩罚,“世界末日”即将到来,你必须相信该邪教并加入它才能获救。如果疑之毁之则会遭到惩罚、报应。三是胡说因为该邪教是拯世救人的,必会遭到魔鬼或撒旦(李洪志那儿则是“旧势力”)的阻挠和破坏,而这种阻挠和破坏往往表现为对该邪教的“诬陷”和“栽赃”,你必须经得起考验或“魔难”,不管如何,都要坚定地站地该邪教一边,别做叛徒,否则将在“大审判”时被销毁,“形神全灭”,堕入万劫不复的地狱。四是如果要想升入该邪教给准备的天国,就得向它奉献,而且是奉献出全部的物质和精神,如果稍有保留,就得不到神的成全。五是该邪教给你的好处,或者它的教规、活动什么的,都是机密,不能向教外人泄露,否则你就会受到惩罚,甚至祸及全家。

    就“怎么装”而言,一般有以下诸途。一是集体修学,全能神之聚会、交通,法轮功之集体学法,在集体氛围压迫下,质疑之思被打压、排挤。二是文献填灌,即让信徒或准信徒淹没在邪教的大量文献中,学之、记之、背之,日久天长,就会产生“深印效应”。三是情景感染,通过一些特殊的仪式或情境(如“被立王”的“朝见”仪式、全能神之唱新歌、法轮功之音像视听),将受骗者“驱”入邪教设定的“洗脑场”中,实施“浸泡熏染”。

    “捣鬼有术”,邪教洗脑之技精矣;“捣鬼有效”,那么多人被邪教洗脑后误上贼船,破财、毁家、损身、丧命,邪教教主及少数上层人物则鼓起了腰包,花天酒地,逍遥如神仙。然而,捣鬼者终会露馅,擅长洗脑的邪教教主们即使目前还没有都像麻原彰晃那样“身败”,却也早已“名裂”(如李洪志、赵维山都成了卖国求荣的丧家犬)。

    善良的人们,请睁大双眼,识破邪教的洗脑术,才不会上当受骗成为任其宰割的羔羊!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5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