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特有语言系统:邪教精神控制的“密码”
2016年11月09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特有语言系统:邪教精神控制的“密码”

    在日常生活中,人们往往通过语言或文字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和情感,借助语言的功能进行思维,即使是形象思维,也与语言功能紧密结合。同时,语言是思维表现的载体和通向思维的唯一途径,是思想表达的工具,影响人的思想和行为。通过语言系统来影响人的思维,进而对受此影响的个体进行精神操纵,是邪教进行精神控制的一种重要手段。

    美国著名的邪教问题研究专家玛格丽特·辛格教授,就是一个语言学家,她研究的课题就是语言作为一种思想的符号,是如何影响思维的变化,而邪教又是怎样通过自己特有的一套语言系统,对其教徒实施精神控制的?特有的语言符号是怎样对信徒产生精神控制作用,邪教组织又是如何将其灌输给信徒的呢?

    一、邪教特有语言符号系统对于精神控制的作用1.通过特有语言符号系统,为“教内”人建立特殊标识。

    语言是一种符号,特定的语言系统是特定的社会群体的群体符号。正如美国观念主义语言学派学者爱德华·萨玉尔在其代表作《语言论》中说:“言语这种人类活动,从一个社会集体到另一个社会集体,它的差别是无限度可说的,因为它纯粹是一个集体的历史遗产,是长期相沿的社会习惯的产物。”可见,邪教通过建立这样一套符号系统,就可以对他们群体内外的人进行识别。如法轮功通过其特有的语言体系辨识所谓的“修炼人”和“常人”的区别。在中央电视台播放的《焦点访谈》节目中,记者连续采访了几位法轮功练习者,问他们“你们还是人吗?”,他们纷纷回答“我们不是人,是神”,或“我们不是常人,是练功人”,话语间带着几分自豪感。

    2.运用特有的语言系统,可以有效地阻断外界的其他信息。

    只有完全阻断了外界信息,才可能有效地摧毁信徒原有的一些尊严、价值观和自我意识,最后完全服从于由这种语言符号所表达的邪教的思维逻辑。一位曾经颇有“成就感”原法轮功练习者说:“我们在一起谈论的‘修炼’、‘消业’、‘上层次’、‘圆满’等等,这些语言外人是听不懂的,不知我们在说些什么,这就更加增加了我们那种超于‘常人’的满足感,认为我们修炼‘法轮功’的人比那些‘常人’高多了,因此不屑与他们多谈,这一方面增加了我们团体之间的内部的向心力,一方面也加强了我们的封闭性,因为与‘外人’交流越来越少,自我封闭程度也就越来越严重。而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对李洪志的崇拜也就越来越深。”

    3.灌输特有的语言系统,可以极大地增强教主崇拜意识。

    在信徒失去自我和自尊以后,他们对教主的崇拜之情由然而生。且因为这套特殊的语言系统,几乎全部来自于教主本人,信徒们在学习这些语言符号的过程中,会不知不觉地产生对符号制造者的盲目崇拜,被这些语言符号蒙憋的过程,实际也是被教主牵着鼻子走的过程。就如上面那位法轮功练习者所说,特殊的语言符号加强了他们的自我封闭意识,同时也加强他们的教主崇拜意识。

    4.以特有的语言符号交流,可以让信徒产生“优越”错觉。

    一旦信徒开始相信并依赖邪教刻意制造的特有语言系统,就会产生盲目的优越感、崇高感和使命感。那种盲目的优越感和虚幻的崇高感渗透在他们的意识深处,使他们感到自己优于“常人”。当然,这种优越感和崇高感是自我完全被摧毁的人所产生的一种盲目的感觉。这时,他们的精神已经基本上被邪教组织所控制和操纵,可他们自己不会意识到,也不会承认。如按照李洪志设定的语言逻辑,认为人类社会是从“外层空间”被“淘汰”下来的,“常人”是要被最后“淘汰”的,唯有“大法弟子”才能“度人”。这种盲目的优越感和使命感使一些法轮功练习者获得一定程度的心理补偿和满足。一位原法轮功练习者这样说:“现实社会是有各种矛盾,我们不愿,也不敢去面对,因而逃进了法轮功所谓的‘修炼’之中。法轮功似乎提供了一种虚幻的安全感,使我们觉得我们修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很崇高的,法轮功为我们提供了一种虚幻的满足感。正是这种虚幻的安全感和满足感,象强烈的麻醉剂,使我们越来越上瘾,以至最后无法自拔。”

    二、邪教向信徒灌输特定语言符号的方式 1.造就一个相对封闭的“学习”环境。

    邪教向信徒灌输特有语言符号的方法有多种多样,但最重要的就是要造就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在这样一种环境中反复向其信徒灌输,加深他们的印象,使得信徒们在大量特定信息的灌输下不得不接受他们的语言符号所表达的信息,并依他们设定的逻辑去思维,最后在不知不觉中受到他们的精神控制。如美国的“人民圣殿教”是让教徒聚居在一起,从而形成一个相对封闭的生活环境。在这个相对封闭的生活环境中,教主琼斯通过种种手段对他们实施了精神控制。

    而法轮功则主要通过所谓的“学法”活动,让练习者接受一种强化训练。法轮功相当重视“学法”活动,练功不“学法”,“心性”就“上不去”。由于李洪志的一再强调,法轮功练习者把“学法”当作是他们“修炼”中的一件大事。一般来说,他们每天“练功”之外要再进行将近两小时的“学法”活动。“学法”的形式各种各样,一般是先听或看一段李洪志“讲法”的录音或录像,然后由个人或数人诵读李洪志的《转法轮》或其他“经文”,接着互相谈体会感想,等等。“学法”活动其实就是反复强化李洪志那套特有语言符号的过程,通过不断的反复灌输,这套语言符号在练习者的头脑中慢慢扎根。并且“学法”活动既能有效地将特定的语言符号灌输给练习者,同时,由于“练功”和“学法”占据了大量的时间,也有效地阻断了来自外界的信息,使这些练习者处于一种信息封闭的状态,精神更容易受到控制。

    2.指责和排斥该语言系统外的所有语言符号

    邪教在灌输自身语言系统的时候,绝不容许信徒保留原有的语言符号,实质就是要削除信徒的怀疑、批判等正常逻辑思维能力,从而成为他们特有语言系统的奴隶。所以李洪志一再强调修练法轮功必须放下“常人”的一切,说“大法”的理和“常人”的理是反着的,亲情、爱情、人性等所有正常人拥有的七情六欲,在法轮功的语言系统内都是不允许的,都是“魔”。久而久之,其他不属于邪教特定语言系统的概念就被慢慢排斤,谁要是经过“学法”活动后还没完全接受他们的语言符号和思维逻辑,那么此人就会被团体内认为“心性”没修好,还有“常人心”,等等,在团体中受到指责和排斤,这往往给那些练习者带来巨大的心理和精神压力。通过这样的群体效应,那些练习者唯恐自己“心性”上不去,没有去掉“常人心”,成不了“修炼人”,最后会被群体所抛弃,于是在不知不觉中越陷越深,最后完全被操纵。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5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