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到底谁是杀人夺命恶魔
2016年11月08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到底谁是杀人夺命恶魔

    仲秋节又叫团圆节,当这一流行于中国众多民族与汉字文化圈诸国的传统文化节日到来之际,笔者不由联想到,在这人人寄望团圆的日子,那些被法轮功祸害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人,一定会拷问悲剧的制造者——李洪志。

    无数死去的冤魂拷问:到底谁是杀人夺命恶魔

    李洪志散布歪理邪说致人死亡的类别之一是炮制法轮功之初的“消业” 论。他利用人们对健康的渴求,打着“祛病健身” 的幌子,甚至炮制所谓的调查报告,竭力宣扬通过练法轮功,一些病人“症状消失或明显好转”,一些人甚至“在练功后不再求医问药,一些难治重症患者一修炼法轮功便奇迹般地康复”; 还亲自出马,向一些练功者讲述练了法轮功后汽车撞不死等“神话”。大肆鼓吹“消业”可以“祛病”;甚至对弟子大发淫威道“练功就能治病,修炼不许吃药。”(《在美国讲法》),仅截止2000年初,就有1500多人因“消业”而死。(人民网:2000年5月18日《李洪志是如何引人入套的》 )

    李洪志散布歪理邪说致人死亡的类别之二则是所谓的“除魔” 说。把阻止练法轮功的人称为“魔”,胡说什么由于这些“魔”的存在而破坏法轮大法,不让人得法,云云,从而导致了-系列“除魔”杀人悲剧。如 1996年8月2日上午9时,湖南省嘉禾县法轮功练习者王学忠突然说其父王继荣是魔,从碗架上取下—把刀,向其父头、颈、胸等处连砍17刀,教其父当场被砍死;1997年6月,在承德避暑山庄内练功点开始练习“法轮功”,并接受辅导员传功的李亭于自称开了天目,认为父母都是魔,只能将他们除掉才能成为神仙。并于1999年3月21日凌晨持尖刀将父母杀害于家中;北京市房山区韩村河镇罗家峪村1区31号的李远东, 2010年3月25日晚,被练习法轮功的亲生母亲唐书玲以除魔为由,与另3名“同修”共同实施棍棒殴打,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凯风网:《李洪志就是要弟子泯灭人性》)这样的案例举不胜举。

    李洪志散布歪理邪说致人死亡的类别之三则是其臭名昭著的“圆满”说。李洪志在他的经书《转法轮》中,多次说道:“修炼的最终目的就是得道、圆满。”“为什么修佛呢?……可以永不吃苦,永远美好。”“你听说过有极乐世界吗?法轮世界更美。”“极乐世界树是金的,地是金的,鸟是金的,花是金的,房子是金的,连佛体都是金光闪闪的。”“如果你真的圆满了,你是修成了一个很大的神,或者是很大的佛,……你把地球攥在手里也就不费吹灰之力。”甚至公然撕去“不政治的面纱,连续抛出《走向圆满》、《去掉最后的执著》等多篇“经文”,宣称只有“真正地将整个生命溶(融)于法中”,才能“走向圆满”。 煽动法轮功练习者“顶着压力走出来”,充当其与政府和法律对抗的“炮灰”。在李洪志 “圆满”妖言蛊惑下,北京市西城区法轮功痴迷者傅怡斌,于2001年11月25日下午,亲手杀害了深爱着他的父亲、妻子和将他养育成人的母亲用刀砍成重伤后,还为自己的行为辩解说什么“我实际上是救你的性,而且是永远还你一个真命嘛!从我这里修出来以后,就是你的真命。”“我把他们杀了,整个我们这一个大家子,修炼成了以后,到了极乐世界,永享欢乐。”(凯风网:《傅怡彬弑父杀案》)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树人中学高二学生陈英,因跟随母亲陈秀珍练起“法轮功”之后,“度人成仙”、“ 练功成佛”占据了她的整个身心, 1999年7月,陈英以练功为名离家出走,8月,她的家人终于将她找到。然而数次打算自杀升天的陈英,却乘家人不备,从列车厕所的窗户跳出造成重伤,终因伤势过重死亡,时年17岁;(中国新闻网《陈英跳车身亡》)2001年2月16日,湖南省常德市的25岁的法轮功练习者谭一辉,在北京点燃汽油自焚身亡,他在遗书中写道:“李洪志老师传的‘法轮大法’是正法。”“放下生死,升天圆满不是人能够断章取义,简单机械的理解,一个不修炼的常人在他临死的时候是绝对放不下生死的。”“要为‘法轮大法’而奋斗终身”,“在维护‘大法’的斗争当中,要做到争先恐后!”等等。据有关部门统计,仅1999年7月22日中国政府依法取缔“法轮功”邪教组织以前,全国共有1400多人因修炼“法轮功”死亡,其中136人是在李洪志“放下生死”、“升天圆满”的诱惑下自杀身亡的。(新华网《又一名“法轮功”痴迷者在北京自焚身亡》)还导致发生了震惊中外的2001年 “1.23” 天安门广场的自焚事件。……

    请问李洪志,这-桩桩令亲人相互残杀,令亲人阴阳兩隔,永难团圆,尤为中秋这样的佳节,使亲人更感心痛的血债,岂能是你及你炮制的法轮功能够偿还得了的?!

    “弟子”及亲人拷问:是谁破坏了我们的团圆

    佳节倍思亲,是长期分离情景下亲人间必然的一种亲情反应。李洪志却在《转法轮》一书中鼓吹:“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人为什么能够当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为这个情活着,亲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讲情分,处处离不了这个情,想干不想干,高兴不高兴,爱和恨,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间没有真正的亲人,真正的亲人在天上”。(李洪志《法轮佛法悉尼讲法》)又在《纽约讲话》中对弟子说:“作为一个修炼的人,你就不能混同于常人,人有七情六欲,为情活着,你再逐渐地看淡这些,逐渐地放下这些,在修炼过程中你直至把它完全放弃。”传功之初,李洪志对身边的弟子说,“我妈是我的魔”。有一次母亲过生日,李洪志派人送去一个蛋糕,芦淑珍打开蛋糕盒子,看见一个字条,上面赫然写着“你去死吧”四个字。(《法轮功大起底》)李洪志还一方面泯灭人沦地说什么“这个宇宙的年龄我最大,连我生生世世的父母都是我造的。”……其目的就是让 法轮功痴迷者不要有亲人、爱人、朋友、同事;不尽 忠、孝、义和应担负的责任;一门心事花在修炼法轮功上,最终成为唯李洪志之命是从的工具。如山东法轮功弟子张振玉面对母亲病危,不仅不关心母亲的病情,每天起早贪黑散发反宣资料,四处奔波“弘法”积功德“讲真相”甚至还阻止家人送母亲去医院,直到母亲去世,也无孝无泪; 黑龙江伊春市的法轮功弟子关淑云当着40多个功友的面,亲手将自己不满9岁的女儿戴楠活活掐死;河北省阜城县的大法弟子张海玲为追求“圆满”成仙自杀,自杀前还残忍地用砖头击打自己年仅六个月的女儿刘如意头部,致其死亡。(凯风网: 《那些被法轮功泯灭的母亲良知》)……

    因害怕弟子的死亡,会戳破自己 “保护”、“圆满”等谎言,让自己失去“神威” ,李洪志及法轮功便无情地给他们扣上“不精进”、“不实修”、“太执着”、“业力重”、“救人不力”、“被旧势力盯上”的

    李洪志的泯灭人性破坏人间亲情,致人难以团员的倒行逆施,使许多曾痴迷于其邪说的人幡然悔悟,并与其决裂。让我们先听听“1.23” 天安门广场自焚事件参与者2005年1月24日面对人民日报釆访,对李洪志及法轮功的声讨和控诉:自焚但未点着火的刘云芳说:“我练了12年‘法轮功’,哪一个人圆满了?只有死伤累累!”王进东说:“对李洪志只有一个字,恨!他害死了多少中国人!现在,他跑到境外,还继续捣乱!”自焚事件组织者之一的薛红军说:“每当我看到老朋友面目全非,如万箭穿心!”

    湖南省常德的“大法弟子”谭一辉,因相信李洪志的歪理邪说,走火入魔难以自拔,最终走上了自焚的不归路。伤心欲绝的母亲哭诉道:“天理难容李洪志!我要奉劝所有法轮功痴迷者,你们再也不要相信李洪志那一套鬼话了。再练下去,会走上人生绝路,会使更多的家庭遭受不幸,更多的母亲像我一样心里流血流泪。”

    李洪志的母亲也不得不气愤地说仵逆子“是在胡扯、瞎编、骗人!你们可别听他胡说。”

    众多死去的亲信拷问:谁是剥夺我们团圆的魔

    按说,最应向李洪志讨债的是那些死心踏地,深信不疑李洪志“我有无数的法身保佑你,再多的人我也能管得了。……你跑到月球上去,跑到哪去,我都能保护得了你。”(《悉尼法会讲法》,1996年8月)“保证你不会出现任何危险,这一点我可以保证的了。”(《转法轮·老师给了学员一些什么》)等等邪说,可称为其左膀右臂,却做了客死异乡的孤魂野鬼,永难与亲人团员的法轮功骨干。如毕业于吉林大学,出国前曾在北京航空航天部第一研究院工作过的法轮功“大纪元”新闻集团副总裁李继光。凡看过孙森伦先生-撰写过《我与李洪志一家在泰国的日子》的人都知道,李继光是在李洪志唆使其妹妹李萍先后与两位前夫离婚后,又在李洪志的亲自撮合与操办下结婚的第三任丈夫。据媒体曝料,李继光病重之时,自封“宇宙主佛” 和鼓吹“消业” 论的李洪志,也顾不上不准弟子患病后住院吃药的禁令,偷偷摸摸批准李继光就医,仍未保住年仅48岁的李继光撒手人寰。 李继光死后,尽管法轮功总部要求对此事绝对保密,但却睹不住包括“大纪元”员工在内的弟子对“主佛”这样一些疑惑:“像李继光这么精进的同修居然都拗不过疯狂的病魔而在师父眼皮底下痛苦的死去了!他为大法的付出可算是有目共睹,更何况他还是师父的妹夫啊,怎么如今连命都保不住?”(凯风网《李洪志妹夫李继光死亡前住院治疗》)岂止一个李继光,相继死去的,不是落得密不发丧,就是被法轮功戴上一顶“不精进” 的帽子的,被法轮功冠以“医学博士”、“免疫学教授”、“著名生物科学家” 的封莉莉;为法轮功鼓噪的“三退”立下“汗马功劳” 的李大勇;编造“活摘法轮功人员器官”抹黑中国政府,被法轮功奉为 “科学家”的刘静航;法轮功新唐人电视台主播吴凯伦;又有来自台湾省主要负责龙泉寺土建工程的法轮功总部龙泉寺行政主管韩振国; 死者中还不乏一些“西人弟子” 。如曾替法轮功奔波宣传并创作和演奏多首歌曲的美国“精进弟子”兰多?艾芙娜因为突发心脏病死亡; 信奉“真、善、忍”, 被朋友称其是法轮大法的“捍卫者” 的加拿大急救医疗辅助员马克·曼斯上班途中,所驾驶的卡车失控侧翻,并同一辆驶来的拖车相撞后送往医院不治身亡;日本大纪元主编、日文网站负责人,不时出现在日本的“声援三退”集会上,传播大纪元炮制的“苏家屯集中营”谎言的佐藤贡,在法轮功弟子们忙着参加法轮功的游行,到中国驻日使馆前滋事,搞什么烛光悼念,集会游行,纪念所谓的“反迫害十年” 时死去……

    这些永远失去与亲人团圆的李洪志及法轮功的铁杆骨干,死后多是受到秘不发丧“厚待”,只有以死不瞑目去拷问自已的主子:你欠我们的债岂能偿还得了?!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85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