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中秋佳节至 法轮冤魂多
2016年11月08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中秋佳节至 法轮冤魂多

    农历八月十五是我国传统的中秋佳节,是仅次于春节的第二大节日。这一天,皓月当空,合家团圆,品饼赏月,其乐融融;亲朋好友,或打电话、发短信,或写微博、聊微信,留吉言、抢红包,其趣多多。然而,众多因修炼法轮功意外死亡的大法弟子,却成了永不瞑目的冤魂,再也无缘与家人在一起团聚赏月了。

    因轻信“消业”有病不治成了冤魂。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生病就该求医,这是妇孺皆知的常理。但是,李洪志抱着不可告人的目的,抓住人们希望祛病强身的愿望,编造了一套生病不打针、不吃药,只要练习法轮功就能祛病消灾的歪理邪说。在李洪志及“消业治病”邪说的诱惑下,成百上千的法轮功练习者误入歧途,一些修炼者有病而自以为“感觉良好”自欺欺人;一些修炼者为求“消业”,有病不医,有药不服,贻误了治疗的机会。1998年农历腊月底,辽宁省葫芦岛市绥中县52岁的王守金和他父亲王庆润3天内先后去世,其原因就是受到法轮功的诱骗,讳疾忌医,将小病拖成了大病,最后断送了性命;1998年农历2月,患有冠心病的河南省确山县古城乡的农民张延杰,在练习法轮功后不再吃药,病情恶化,于1999年农历5月17日在被家人送往医院途中停止了呼吸;江西省第二建筑公司职工丁招娣坚信修炼法轮功能强身健体,医治百病。1998年9月,她患了感冒,家人一再劝说,她仍坚持不去医院,不吃药,一心一意练功治病,结果病情越来越重,最终不得不撇下自己的亲人离开人世。

    为追求“圆满”轻生自杀成了冤魂。佛教中的“圆满”就是要为人类社会多做好事,行善积德。而李洪志所说的“圆满”则是教唆信徒轻生,驱使信徒自杀。仅2001年以前,媒体披露的法轮功信徒自焚、跳楼、上吊、服毒、卧轨事件就数不胜数:1998年1月23日,因患颈椎病办了病退手续的江苏省启东服装厂女工张玉琴,在习练法轮功后思想崩溃、病痛难忍,用刀片割断颈动脉,死在卫生间;1998年8月29日晚,四川省宜宾市的王玉芝在家中对丈夫说:“我要升天了,数九下就要上天,飞了。”结果,没有飞起来的王玉芝神情呆滞,第二天在家中上吊身亡;1998年11月6日,重庆市开县天白乡工商所干部高恩成坚信修炼“法轮功”达到一定程度后会“三花聚顶”、“返本归真”、“死后升天”,怀抱儿子从自家四楼跳下身亡;1999年4月26日,甘肃省电力局803电厂职工孙杰,为了“上层次”在家中引火自焚;1999年7月22日,河南省武陟县农民宋玉凤认为“我要升天成仙了,以后家里人都要享我的福”,服毒自杀;1999年4月14日,四川省绵竹市的刘盛芝认为已“功德圆满”,“李大师”坐在莲花台上来接她了,在练功点上吊自尽;2001年1月23日,大年除夕,王进东、郝惠君、陈果等七名法轮功痴迷者,在天安门广场点火自焚,酿成了2死、3重伤的惨剧。

    为提高“功力”残杀他人制造冤魂。李洪志和他的“法轮功”给许多痴迷者套上了精神枷锁,在“消业”、“圆满”的诱惑下,一些信徒痴迷其中,要么“升天”自杀,要么“除魔”杀人,不少无辜的局外人惨遭法轮功的残杀,成为屈死的冤魂。比如,2001年4月16日,广西融安县的法轮功人员兰云长因“梦见”李洪志指点他找个伴儿才能“升天”“圆满”,便来到本村80岁的孤寡老人韦少明家,用斧头猛击韦少明的头部,将平日与他无怨无仇的老人活活打死……在众多血腥案例中,法轮功信徒陈福兆人性尽丧、连续毒杀17人案,至今让人心有余悸。2003年5月25日至6月27日,浙江省苍南县龙港镇连续发生罕见投毒杀人案,导致16名拾荒乞讨人员猝死街头,1名佛教信徒因抢救无效死于医院。令世人震惊的是,这起系列命案的制造者陈福兆是一名“法轮功”痴迷者,指引他一而再、再而三投毒杀人残杀无辜的则是“李洪志‘师父’点化”他的所谓“反修”:通过“杀生”来“提高自己的功力,达到修炼的最高境界,进而超脱自己”。

    受邪说蛊惑被亲人“除魔”成了冤魂。李洪志的法轮功不但煽动、暗示练习者自戕生命,残害他人,而且还制造了一起起骇人听闻的灭亲事件。1998年2月26日晚,江苏吴江市的吴德桥在家发“功”时,感觉自己已经成佛,跑到厨房拿起菜刀,对劝他别练法轮功的妻子连砍数刀,导致妻子当场身亡;1999年12月16日晚,辽宁省的佟岩为了除掉阻拦她“上层次”、“升天成佛”的“魔”,残忍地砍死了自己6岁的女儿;1999年3月20日凌晨,河北承德市的法轮功痴迷者李亭,越看越觉得自己是“佛”,父母亲是“魔”,竟手持一尺多长的尖刀,残杀了亲生父母;2001年11月,北京市西城区的法轮功练习者傅怡彬,在其父母家中将父亲和妻子杀害,将母亲砍成重伤;2002年4月22日晨,黑龙江伊春市的关淑云,在40名功友面前,以“除魔”的名义活活掐死了自己的花季女儿戴楠;2005年7月10日晨,习练法轮功的天津大港油田职工李艳忠,在家用菜刀杀死了自己年仅6岁的女儿李玥和6岁的外甥张鑫;2009年7月7日晨,广东南雄市黄坑镇法轮功痴迷人员王群英,将年仅6岁半的侄女砍死在床上……

    受“世界末日”妖言恐吓成了冤魂。与其它邪教头目一样,李洪志也大肆宣扬世界末日论,在炮制法轮功初期的长春办班时,就不止一次地胡说,“地球快爆炸了,人类要毁灭,唯有法轮功能拯救你们,你们赶快抓紧时间练法轮功吧!再不练时间来不及了,地球爆炸时,我喊你们一声‘跟我到法轮世界去’,你们就成了菩萨,成了佛!”(《揭发检举江湖骗子李洪志材料》)。1995年,李洪志在美国《时代》周刊上大放厥词:“地球就要爆炸,上次地球爆炸是我的师爷定的,之后的一次是我师父定的,这次爆炸将由我来定。这次大爆炸本来定在1999年,但现在说可能提前,可能提前到1997年……我李洪志稍微使点力,就能至少推迟30年。”后又宣称2012年12月21日是“世界末日”。尽管他的“末日”预言总是爽约,一推再推,永无定期,但还是有不少“大法”弟子信以为真,在“末日”临近时忧心忡忡,狠不得立即“圆满”。重庆永川市农民龙刚练习“法轮功”后,经常说地球要毁灭,声称自己要飞到天上去躲避灾难,于1999年7月17日凌晨,怀抱自己不满6岁的孩子,口中念念有词,挣脱家人的阻挡,一路飞奔,纵身跳下双石桥落入水中;辽宁省辽阳市农民李伟栋,1998年开始练习法轮功,受“末世论”恐吓后,常对家人念叨“这个世界要毁灭了,我再不走就来不及了”,于1999年2月15日中午上吊自杀。李伟栋89岁的老母亲痛心地说:“他临死前还说,天要塌、地要陷了,活不上两个小时了,我拉不住,他就跑了。”

    因追随“主佛”客死异乡成了冤魂。李洪志为首组织策划“4·25”事件败露后仓皇逃到境外,一批国内的“俊杰”先后跟随和投入他的门下,并成为其左膀右臂、骨干弟子。这些人,虽然血管里流淌着中华民族的血液,但却数典忘祖、善恶不分,在李洪志的鼓噪和授意下,恣意污蔑、攻击自己祖国,沦为西方反华势力的走卒。可悲的是,李洪志的“法身”和“神迹”并不能保佑这些法轮精英“长生不老”,竟一个个早早丧命,客死异乡,成为孤魂野鬼。2006年3月,美国“新唐人电视台”编委会新闻中心负责人李国栋因肝癌在纽约病死;2006年6月22日,号称“法轮功在医学界的领军人物”封莉莉因胰腺癌在美国休斯敦病死;2011年2月26日,清华娇子、法轮功新唐人电视台主播吴凯伦因肝病死于纽约;2012年5月,大纪元集团副总裁,李洪志的妹夫李继光因患肾病和心脏病一命呜呼;2013年4月,编造中国“活摘法轮功人员器官”,滥诉中国国家领导人,抹黑中国政府,被法轮功奉为修炼法轮功成效明显的“科学家”刘静航在英国病亡;2014年3月,法轮功“三退”组织骨干李大勇死于急性肝坏死……

    魂兮且归去,斯人兮不可倚盼!在又一个中秋佳节来临之际,那些因轻信、痴迷法轮功而命丧黄泉的冤魂,那些无辜的屈死者,不妨在黄泉之下集结,向李洪志讨说法,求“团圆”,让这个“满嘴跑火车”的伪君子有家难聚,梦断中秋。善良的人们亦应提高警惕,擦亮眼睛,自觉远离并坚决抵制法轮功邪教的侵蚀。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85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