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叶浩还记得当年的景占义吗?
2016年11月08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叶浩还记得当年的景占义吗?

    “老景”,名叫景占义,曾经是在冶炼科研第一线干了大半辈子的高级工程师。后来,误入歧途,先是被李洪志当左膀右臂来使唤,后是被李洪志排挤打压、卸磨杀驴;“老叶”,名叫叶浩,清华大学高材生,曾任职于中国公安部,后投入李洪志麾下,成为法轮功二号人物,现在已经被日益被边缘化,整日走街串巷,以难民操形式练摊度日。

    而这个“老叶”,就是除了“主佛”李洪志之外,打压和迫害“老景”的急先锋——没有之一。

    发现利用价值,百般抬举和示好。

    自从“老景”成了法轮功骗人的招牌后,连“主佛”李洪志都似乎成了“景粉儿”,不但亲自去邯郸探望,又是题字又是送钱,而且在1996年夏天的某个晚上,还特意“安排”刘桂荣等人给“老景”送去了自己从国外带回的一袋无花果,据说还是“打了‘手印’吹了口气的”……

    李洪志如此,手下的“N师父”们就更甭提了,一个个对景占义待若上宾。不但立刻被尊称为“老景”,而且成了“研究会”的香饽饽,每到北京都跟“研究会”的人混在一起,甚至吃住都在叶浩家里。

    感觉受到威胁,大发淫威和打压。

    但是,随着“老景”的知名度越来越高,再加上师父又是题字又是送钱又是“正法”又是送无花果……有些大法弟子便常常有意无意地把“老景”捧得很高,有时候,甚至迈过李洪志和叶浩把控的“研究会”,有什么问题直接求教“老景”……这时候,精于权术的“主佛”李洪志和“二师父”叶浩开始坐不住了。

    先是李洪志断言,景占义“在学员中宣讲,这样做,一点好处都没有,只能使新学员或学法不实的弟子起执著心,而学得好的弟子不必听这些报告照样会坚修大法。”(“给大法石家庄总站的信” 1996年6月26日)这就相当于直接封杀了“老景”的弘法权。到后来,干脆连出国参加“法会”的权利都给剥夺了……

    这时候,早就感受到来自景占义威胁的叶浩也就不必要投鼠忌器了,可以对曾经的“老景”大施拳脚了。

    他可以因为一点细枝末节的小事,对曾经被自己待若上宾的“老景”破口大骂:1998年3月,“老景”赴美国前,到“研究会”去了一趟。一进门便被叶浩骂了个狗血喷头:“听说你对国际交流会有意见。你知道吗?是我们把你给捧起来的,听说你要‘正法’,怎么正到我们头上来啦!你什么也不是,你××不是!”只有最粗野、最没教养的男人才骂得出口的肮脏词汇,全都从“高级知识分子”叶浩嘴里发泄出来;他也可以通过四处煽风点火、搬弄是非、造谣生事来打压“老景”……直到“老景”被彻底边缘化,淡出自己的视野才作罢。

    而如今,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现如今,曾经的“老景”已经洗心革面,彻底认清了李洪志们的真面目,摆脱了法轮功的蛊惑和迫害,过上了正常人的幸福生活。“老叶”呢,先是传出李主佛和“二师父”为了第一把交椅争狠斗法,当时还无法进行核实。现如今,看到当年威风八面的“二师父”已经沦落到拽着老迈的妻子四处练摊的境地,笔者才尽释前疑:想必在与“主佛”的斗法中落败,“二师父”只好灰溜溜的认栽服软了……

    从满头乌发到白发苍苍

    曾经登上同一条船,混得同样的风光,到头来被打压的在安享晚年,打压别人的却在惨兮兮地走街串巷练摊为生。

    老叶,不知道你作何感想?

    想当年,“老景”误入法轮功的时候,正是叶浩如日中天的时候。因而,“老景”的兴起和衰落都跟叶浩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这种种联系,像极了叶浩和李洪志的联系,“老景”曾经的结局,也像极了叶浩目前的结局。

    俗话说,世事难料,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早知道自己会步“老景”的后尘,自己何必跟李主佛沆瀣一气,对“老景”那么赶尽杀绝?早知道李洪志是个过河拆桥的主儿,自己何必鬼迷心窍上了李洪志的贼船,落得如今惨兮兮的境地?

    所以,笔者想劝“老叶”一句:如果你看清了,后悔了,就赶紧落叶归根吧,别在那硬撑着了!

    备注:本文所引用文字,除非特别说明,均出自《我所认识的李洪志》(作者景占义 中港传媒出版社)。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85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