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人类“新科学”
2016年11月08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编者按:格雷戈里·格洛巴是乌克兰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市知名记者、全国记者联盟成员,著有《法轮功的“红莓树”》等文集。2012年9月16日,乌克兰邪教信息网站(Ukrsekta.info)发表其署名文章,作者通过对李洪志及法轮功现实活动的观察分析,揭露了法轮功以人类“新科学”为伪装进行招摇撞骗的的行径。

    一段时间以来,我所关注的邪教组织也出现了娱乐时尚。他们高调反对“没有灵魂”的科学方法论,宣称他们的信仰“超越现代科学的范畴”,同时又执着于其信仰和理论的“科学性”,死乞白赖地向“没有灵魂”的学者们乞求科学证明。“要么脱掉你的十字架,要么穿上你的裤衩。”(注1),这句话对他们却不适用。

    号称“性命双修”的“法轮大法”在自己的期刊上一期不落地刊载着种种由各类学者或学术机构给出的“科学性证明”,在维基百科中有一篇讨论性的文章,其中法轮功信徒坚持“法轮大法”不是宗教修炼,而是“科学修炼”。

    为达到使我就范的目的,法轮功信徒在我面前亮出了一篇具有科学权威的文章,标题为《人类新科学》,作者杨僧,是位芝加哥科学博士。以下是引自该文的观点:

    “从这个观点来看,现代科学是个控制人类意识的怪物,因此,它可以控制整个人类社会。没有人发现这一点,因此,每个人都在被控之中。人类的思想意识以及科学研究的方法都依赖于经验科学,假如我们继续沿着经验科学这个方向走下去,路将越走越窄……佛道神并非迷信、想象和幻想,而是存在于另外空间的高级生命体。经验科学未能对此考证而否定他们的存在。”

    “自身的无知限制着人类,也阻碍着科学向更高水平发展。人的心性和道德水准因不能得到经验科学的衡量而被忽视,但它们对人和社会的影响是不可忽视的。‘法轮大法’的出现给人类提供了看待物质和能量的新观点,因此,它将引导人类对科学进行重新认识。以宇宙真理武装的人类必将跨入崭新的未来。”

    杨博士雄辩激昂的言辞令我折服,我决定对这个新科学探个究竟。

    我们不妨拜读一下智慧之源——“大师”李洪志先生的原著,不妨怀着崇敬之心去解读,这位“法轮大法”创始人给修炼人传授了何等科学新概念以及何等新物质能量观。且看2003年7月21日李洪志在美国华盛顿特区《美术创作研究会讲法》中的一段话:“龙的外形是一样的。龙也有好有坏啊,有恶龙,有好龙、神龙啊,通常看到的天国世界、佛世界的龙都是金龙,放着金光。有一点要说明,在东方文化中讲的龙和西方文化中讲的龙不是一种生物,不是一个物种。东方文化中龙的颜色也不同,有的象黑白的鱼的颜色的,也有红的,也有黄的、白的,还有黑的,它不一样,因为龙也有层次之分,有天龙、地龙和水中的龙之分。西方文化中讲的那个龙啊,是一种地狱的恶兽。往往中国人一讲龙,很多西方人认为龙是坏的,这样一种感觉,这其实它是东西方文化上的差异。西方人说的那个龙啊,长的有点象龙头、细细的脖子、象恐龙一样粗大的身体,带着没有羽毛的翅膀,而且这种生物是西方人形像的神体系中的低层生物。西方人形像神体系中那个地狱里边的龙,它会吐阴火。其实我看是过去的人在翻译中搞错位了,把其兽叫作龙了,它和东方的龙不是一回事,其实不是一种生物。在西方的天国世界里啊,通常没有东方说的那种龙,它不是那个体系的生物。而在白人形像神的体系里边对映着地上的白人社会一直到更低空间,它这个体系里边是不讲龙的,也没有这种动物体现,但是他们有很多生物在东方人形像的神的体系中也没有。你比如说西方过去在地上有一种兽,是马的下半身、人的上半身,这在东方世界体系里边是没有的,所以它不只是一个文化上的差异,是那个世界体系里没有。”

    如此“科学新概念”和“新物质能量观”!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出自中国的“科学新概念”在那里已被迅速铲除,那些“悟性特别高”的人在精神病医院接受治疗,而“李大师”竟然还坐在美国大谈特谈信仰迫害。

    法轮功还炫耀称,获得了很多证明其学说“科学性”的专家鉴定和学术机构的认证。这果真是令人信服的事实吗?

    当今,博士文凭已成为林林总总亚洲迷信的遮羞布,对此我不想多费口舌。我幸灾乐祸地期待,何时给欧洲带来更新的物质能量观、更大胆的科学概念,巴布亚新几内亚的精神权威何时来到欧洲。

    注1:圣彼得堡演唱会行程一敲定,麦当娜就开始对俄罗斯当局及社会指手划脚,2012年8月8日,俄罗斯副总理、前驻北约大使罗戈津在“推特”上对麦当娜说:“每个前任妓女在变老时,都会想对其它人进行道德说教。尤其是在海外的巡回演唱会上。要么脱掉你的十字架,要么穿上你的裤衩。”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6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