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当代国际新兴教派组织
2016年11月08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编者按:本文是乌克兰“异端与社会”组织主席,乌克兰“民主国家的异端与社会”网站总裁В.И.契巴年科编著、2012年2月基辅出版的《法轮功·李洪志的教主崇拜》文集中的第二篇,简要阐明了当代国际新兴教派组织在世界范围内,特别是在独联体国家兴起的背景、原因及其活动手段和危害,为深入系统分析、揭露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组织的邪教活动和危害打开了时代背景和国际视野。

    人类进入一个信息崭新的、尚未探明的发展阶段,称之为信息进步。

    信息科技的进步促使人际关系中的信息传播量在短期内突飞猛增,这在实践中为对人类群体施加有目的的影响打开了无限可能性,也就是可以通过技术手段、宣传手段和心理方法影响他人意识,这也可导致危害个人和整个社会的国际新兴教派组织在短期内的建立和兴起。

    邪教主采用操控手段对他人实施精神控制,致使成员自愿依附于他们。“经邪教主的不断洗脑,邪教成员的群体意识发生变态,并形成某种群体思维模式”(见В.М.彼得里克、В.В.奥斯特罗乌霍夫合著、2006年出版的《精神控制的现代技术与手段》第94页)。

    其实,建立邪教首先要建立人力资源,因为只有通过利用人力资源邪教才能达到其公开的和掩藏的目的。

    接着,邪教组织利用人力资源采用心理方法对大众的意识施加影响。正式登记注册的新兴教派组织通过意识形态宣传,即通过宣扬有害教义和极端主义思想对人们的意识产生负面影响,旨在破坏民族传统文化、伦理道德规范和民族独特性。

    新兴教派组织通过对国家权力机关施加信息心理压力企图达到影响国家层面决策的目的。他们通过自己的大众传媒积极传播大量虚假、不完整或带有偏见的信息以达到操纵社会舆论的目的,甚至为了达到激化社会矛盾、损毁国家国际威望的目的,他们还会发动信息战。

    新兴教派组织在独联体国家中滋生、蔓延特别迅速。上世纪90年代,作为社会主义政治经济体系的崩溃期载入世界史册,瓦解的不仅是苏联帝国,还有在这些国家中占统治地位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取而代之的是各种新的意识形态,主要是各种宗教流派。数百名外国新兴教派传教士打着民主改革和宗教信仰自由的幌子进入了这些新成立的国家。

    除了外来新兴教派外,不少本土职业骗子也纷纷建立教派组织。如,俄罗斯出现了宣称自己是新救世主的“活上帝”维萨里昂(俄罗斯邪教“最后圣约教”教主),其活动中心在俄罗斯克拉斯诺亚尔斯克边疆地区的库拉金诺自治镇,但他却从前苏联各地招募了数万名信徒。信徒们对维萨里昂深信不疑,并追随他来到库拉金诺自治镇定居。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在其信徒中,90%以上都受过高等教育,大多数人都获得学位。现在,库拉金诺自治镇80%的居民都是信仰维萨里昂的邪教徒。维萨里昂“活上帝”的思想主宰着整个自治镇的生活。

    在这个骚动的时代,乌克兰出现了一名女性“活上帝”——玛丽亚·大卫基督(乌克兰邪教“大白兄弟会”教主,译注)。她与同伙一起在短期内很快建起了“大白兄弟会”教派组织,拥有好几万成员。专家们认为,“大白兄弟会”头目使用心理手段对信徒意识施加了有害影响。1995年玛丽亚·大卫基督把信徒诱骗到基辅索菲亚教堂,企图进行集体自杀。之后,玛丽亚·大卫基督及其亲信均遭到逮捕和判刑。然而,法院并没有禁止和限制“大白兄弟会”的活动,该邪教至今还在乌克兰很多城市继续活动。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6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