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从经典传播模式探析“法轮功”教义的传播方式
2016年11月08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从经典传播模式探析“法轮功”教义的传播方式

    一、拉斯韦尔及其经典传播模式

    1948年,拉斯韦尔发表了《社会传播的结构与功能》一文,在这篇文章中,拉斯韦尔明确提出了传播过程及其五个基本构成要素,即:传播者(who)、传播讯息(what)、传播渠道(which channel)、受传者(to whom)、取得什么效果(with what effect),并按照一定的顺序将它们排列,形成了后来著名的拉斯韦尔的5W传播模式。

    二、经典传播模式——“法轮功”教义的传播方式(图)

    拉斯韦尔的5W传播模式概括地反映出信息传播过程中的单向直线式特征。本文以此模式为原型,用“5W”的分析模式对法轮功传播过程进行微观分析,以期对“法轮功”为何能够在全国范围内进行迅速传播的原因进行解释,在探讨过程中同时结合心理学原理加以分析。

    三、传播者——法轮功的主要传播者

    传播者,指的是传播行为的引发者,即以发出讯息的方式主动作用于他人的人。传播者处于传播链条的第一个环节,既是传播活动的发起人,也是传播内容的发出者。具体来说,法轮功组织中的主要传播者可以分为两个级别:第一级别是法轮功教主李洪志本人,第二级别是法轮功组织中的一批核心骨干成员。

    1、一级传播者——法轮功教主

    作为中国法轮功的创始人,“法轮功”的最高头目和精神领袖,法轮大法研究会会长,曾经在全国范围内拥有着39个“法轮功”辅导总站、1900多个辅导站、28000多个练功点和200多万忠实信徒无怨无悔地追随的李洪志先生,是整个“法轮功”组织结构和内部运行机制的缔造者和操盘手。在法轮功邪教组织的初创时期,李洪志先生常常是亲自出马,以带功报告会形式边宣扬法轮功邪说边发功治病。其后,为了避免类似“拍罗锅”治病的假象被戳穿而当场出丑,转而开始办培训班,着重向听众系统宣扬“法轮功”教义。据不完全统计,李洪志共举办50多期培训班,每期班的人数少则几十人,多则几千人,在借此大肆敛财的同时,培养了大量“法轮功”组织的核心骨干,为初期传播法轮功邪说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2、二级传播者——法轮功骨干

    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一定的人际关系网络中,这是获取信息、交换意见的重要环节。在传播学中,活跃在人际传播网络中,经常为他人提供信息、观点和建议并对他人施加个人影响的人物,被称为“意见领袖”。法轮功组织中的中坚力量往往扮演了这类角色,李洪志在经历了法轮功初创时期的“挂帅亲征”后,培植一批死心塌地为其效力、卖命的核心骨干成员。这些骨干成员既是李洪志的忠实拥护者,也是法轮功组织的疯狂痴迷者,同时也是法轮功邪说的主要传播者。他们主要的任务是充当李洪志“广大神通”和法轮功“神奇功效”的见证人,同时在不改变原意的基础上,把李洪志的言论转化成一般群众容易理解和接受的语言。正因为如此,他们在法轮功群体中具有较高的威信和话语权,对一般信众的煽动性极强,是李洪志与一般信众之间的桥梁。可以说,“法轮功”之所以能在短短几年的时间里网罗如此多信徒,这些法轮功骨干成员可谓是“功不可没”。

    四、传播讯息——法轮教义及教内语言

    讯息,指的是由一组相互管理的有意义的符号组成,能够表达某种完整意义的信息,即一系列有序性符号(语言、文字、图像等)组成的表达特定信息的符号系统。这个系统包括信息和符号两个部分。信息是人与人之间通过符号和媒介相互交换的特殊内容,需要以物质为载体,通过符号来表现;符号则是表达特定信息的方式或形构。具体到“法轮功”的传播过程来说,法轮教义就是传播的信息,教内语言则是传播的符号。

    1、法轮教义

    法轮功组织有着一套用于说明或者论证其思想的理论体系,以此来解释与回答对世界和人生的独特的看法,规定对崇拜对象的敬畏、恐惧、依赖、顺服,规范信徒的活动与行为方式,构架适应自身特点、适应生存需要的组织结构与制度规章。从法轮功编印的书籍和李洪志不时发布的“经文”来看,法轮功组织的教义包括以下三个方面的内容:

    一是教主神化论,法轮教义的迷惑性表现之一在于它神化、美化教主,制造“教主崇拜",这是法轮功组织对信众实施精神控制的重要策略。对于“法轮功”的精神领袖李洪志来说,树立“神”的形象争取受众的信任是改进传播效果的前提条件。翻开法轮功的教义或“经文”,类似的狂语比比皆是:“目前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在公开传正法,我做了一件前人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而且在末法时期开了这么一个大门。其实是千年不遇的,万年不遇的”,相比之下,“释迦牟尼没有系统地把修炼的原理、宇宙的特性、人为什么会提高上去等等讲出来。”不仅如此,李洪志窃取佛教理论,编造了一套伪圆满的理论,把传统佛教贬为“初级层次”,称他的“法轮大法”才是“高级层次”。无论李洪志是如何不厌其烦地推销和宣传他的“法轮大法”,最终目的都是为了神化他自己——“法轮”再神,也得通过他来传扬。

    二是世界末日说,法轮功组织自从以来就一直在传播一个声音:宣扬世界末日就要来了,人类即将遭受深重的灾难。因为人们对未知的事物总是充满恐惧,更恐惧自我的死亡。法轮功也不例外,李洪志说,地球已经被废掉,“每一次在这个地球的最后阶段,都是处在生命最败坏、物质不纯了的时候,也就不能再要了"。“整个这个球体变成一个业力球,就淘汰掉了。”李洪志如此卖力地散布“末世论”是想给人们造成这样的印象:世界末日即将来临,人类即将毁灭,对此现代科学已无能为力,任何政府也管不了,只有修炼法轮功,人类才能返本归真,才能回到最初的地方并得到拯救,如李洪志说的:“人是从宇宙空间一层层掉到最底层来的,过着低能的生活”因此“要赶紧逃离”,一层一层地“修回原来的地方”。

    三是入教获益论,法轮教义的另一大迷惑之处在于它宣扬可以强身健体,治病消灾保平安等众多好处。“法轮大法研究会”以科学家和信众的名义编印、印发所谓的研究报告,宣称通过练习法轮功,一些人的病症就会消失或明显好转,甚至重症病人也能奇迹般康复等。报告以医学权威和病友亲身体验的形式出现,增加了其可信度和诱惑力。尽管这些报告经调查核实纯属杜撰,但对于那些生存困难和对社会现状有所不满的人们来说,具有极其特殊的诱惑力。这些宣传以民众实际存在的现实困难为背景,配上一些对现实不如意的表达和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憧憬,迎合了大多数受众的实际需要和心理特点,因此非常容易引起广大受众的共鸣。

    2、教内语言

    法轮功用以传播教义的语言是其在民间社会潜行的“通行证”,所以必须易于被普通民众的理解和接受。一般说来,传统宗教的教义大都比较晦涩难懂,不容易被人所接受。而法轮功最初传播时,面对的大多是文化水平较低、宗教知识比较缺乏的这样一个社会群体。因此,为了取得良好的传播效果、聚合更多的信众,法轮功组织在编制、传播教义内容时,非常注意使教内教义的语言深入浅出,通俗易懂,生动形象,把深奥的道理浅显化、形象化,以便于普通民众理解和接受,诱使法轮功信徒长期使用这一套特定的、口语的、朗朗上口的教内语言,一方面可以加强法轮功组织内部的认同感,另一方面可以有效地排除异己,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信徒的思维,使他们逐渐失去辨别是非的能力。

    五、受传者——法轮教徒

    受传者,即讯息的接收者和反应者,是传播者的作用对象。在法轮功组织金字塔式的结构中,位于金字塔顶端的是教主李洪志,中间层是法轮功的核心骨干成员,处于最底层、构成法轮功组织基础的是数量众多的法轮功信众。如果没有这批信众对李洪志的顶礼膜拜,李洪志充其量只是个可笑的“妄想狂”而已,法轮功也就不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邪教。拥有众多信众是法轮功影响力和李洪志权威形象的重要表现之一,也是法轮功组织得以形成必不可少的前提条件。

    六、传播渠道

    传播学意义上的传播渠道又称传播媒介、手段或工具,是讯息的搬运者,是讯息传播的工具或技术手段,也是将传播过程中的各因素相互连接起来的纽带。实际上,许多民众之所以痴迷法轮功,不仅是民众自身主观因素起作用的,同时也与法轮功组织的传播手段、控制策略密切相关。就如同“《圣经》不能取代牧师”一样,法轮功宣扬的思想观点必须通过一定的手段来传递,才有可能让普通民众由受众转变为信众,由法轮功教义的被动受传者变为主动传播者。从法轮功传播的基本渠道来看,大致可以划分为三个方面:一是通过血缘、地缘等关系传播,这也是法轮功传播过程中运用的最基本、最便捷的渠道和途径,也是与受众深层沟通的最有效和普遍的方法、无论以血缘关系还是地缘关系为纽带的传播,都是基于双方在语言文化、生活方式上的相似性而具有更多的心理相容性,易于形成共识或相互间的认同,有利于传播讯息的领会和传播程度的深入;二是通过群体聚会的方式,法轮功组织历来强调“集体练功”与会功交流,这不仅是李洪志实施精神控制的一大法宝,也是法轮功传播其思想理念的重要途径。法轮功组织经常把一些骨干、信众、不信教的民众聚集起来,举行各种各样的聚会,美其名曰“交流”,实际上是以聚会为由进行学习培训和对外传播。群体心理学认为,人的情绪和情感具有极强的感染力,它会使身处其中的所有人都不自觉地产生与这种氛围相协调的行为,不但能迫使个人接受某些意见,而且能让他接受一定的感情模式。因此,法轮功正是通过这种频繁的、群体式的聚会,来使许多原本不信教的民众放下内心的防御,进一步加强原本信众内心对法轮功的依赖和执着,从而达到其教义广泛传播的目的;三是通过互联网络,随着近年来互联网的快速发展,法轮功的传播也开始搭上这班顺风车,传播方式开始从传统的人际传播向具有现代特点的有线无线广播、有线电视插播、网络传播等转变,并且越来越注重借助国际互联网络进行快捷、广泛的传播活动。从1996年开始,《转法轮》的内容全部上了网,并且陆续在境内外25个国家和地区设立了法轮功的网站,借此为法轮功造声势、作宣传、宣扬所谓“法轮大法”,加强法轮功信徒之间的联系,协助法轮功总部和它的各级组织完成他们的行动计划,扩大他们的影响等。

    七、酿成的后果

    在法轮功歪理邪说的心理暗示和催眠之下,法轮功信徒经常性地出现幻听、幻视、幻嗅、内脏幻觉或夸大妄想、释义性妄想等多种病态性的心理变化。从成百上千例因习练法轮功致病、致伤、致残、致死的案例分析及陆续暴露的法轮功上当受骗者的材料来看,这些痴迷者中罹患精神疾病的不在少数,在思维、感知、行为上表现出明显的异常症状:如将打瞌睡、上厕所等生理和心理现象都解释为“清理大脑”和“清理内脏”等法轮功的效应;将精神恍惚状况下的胡言乱语解释为“宇宙语”;将生活中的各种偶然性事件,如修炼者遇到的交通险情,解释为李洪志的“法身”所护;更有甚者,将他人看成是邪魔外道残忍地杀害,事后尤不思悔改,泯灭人性。

    八、小结

    面对邪教,目前我们的主要工作业绩大都表现在减少和消除邪教的恶劣影响过程中,虽然补救的措施在任何时候都是“为时未晚”的,但如果我们能够见微知著,做到“未雨而绸缪,防范于未然”,或许能更好地从源头上遏制邪教滋生和蔓延的环境和土壤,避免一些不必要的惨剧发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与法轮功的斗争可谓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在这场“战争”中,信息的传播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如果我们在更早的环节能够及时警惕邪教的来袭,那么也许它便不至于对我们造成如此大的伤害。希望通过本文的对法轮功传播过程中迷惑受众的原因和机制的分析,能对今后防治类似法轮功的邪教组织讯息的传播起到一定的借鉴意义。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5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