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当代中国邪教中的“世界末日”论及其成因
2016年11月08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当代中国邪教中的“世界末日”论及其成因

    最近一段时期,在世界上部分国家和地区出现了程度不同的末日恐慌现象。导致这一现象的原因不仅仅是某些缺少社会责任感的西方媒体对“玛雅预言”的过度炒作,也不仅仅是少数具有盲从心理的民众的以讹传讹,还有一些隐藏在幕后的邪教组织的推波助澜。随着2012年岁末的临近,中国的不少邪教组织也开始全力渲染这种纯属杞人忧天的恐慌气氛,从而对我国的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造成了一定的消极影响。从思想根源上看,包括“法轮功”、“东方闪电”在内的部分中国邪教之所以会热衷于本来与之无关的玛雅预言,并把它用作鼓吹世界末日的工具,主要是出于以下三个目的。

    一、利用“世界末日”恐吓民众入教,借以扩大影响

    自古以来,鼓吹世界末日就是众多邪教组织最喜爱的传教策略和欺骗手法之一。仅在20世纪初期至今,世界各地就已有上千位邪教领袖曾经多次危言耸听地宣称,“现在的世界”将在某年某月某日被彻底摧毁,以便利用极度的恐惧感抓住受骗群众的心,使他们甘愿放弃“属世”的一切,成为听命于自己的奴隶(例如,美国的大卫教、天堂之门;比利时的太阳圣殿教;日本的奥姆真理教、韩国的统一教等等)。

    在这方面,当代中国的主要邪教组织不仅与那些臭名昭著的西方邪教极其相似,而且其采用的手段和造成的危害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例如,改革开放之初的80年代末90年代初,正在急于扩充法轮功组织的李洪志就多次宣称:“地球就要爆炸,上次地球爆炸是我的师爷定的,之后的一次是师父定的,这次爆炸将由我来定”;“我们这个地球的人类可能要有劫难。本来这个地球去年就应该炸掉的,只是由于我才推迟了三十年。”他散布这些谎言的用意无非是希望人们相信:在整个地球即将面临毁灭的时刻,只有少数死心塌地求靠他这个全知全能的宇宙神佛的人才可能摆脱劫难。

    在90年代,刚刚建立了“门徒会”(旷野窄门)的邪教头子季三保又迫不及待地连续发布自己的预言:“xx年是世界末日,地球要爆炸”,届时“有刀兵和瘟疫一起出乱,众凡民这一下硬要遭难”,“地震、火灾、洪水、冰雹、瘟疫、蝗虫、风暴将袭击人类,坏人要死光,好人死一半”。要想躲避这场灾难,就必须马上进入“门徒会”,并且按照他的“七步灵程”进行修炼,因为“通向地狱的路是大的,门是宽的,但你们不能去那里,你们要走的路是小的,门是窄的,它通向天堂”。总之,当世界末日到来时,进入宽门(合法教会)的基督徒将“如以实玛利被赶出父家,不得承受将来的产业,并要永远受刑罚”;只有加入门徒会这个“旷野窄门”的人才能“躲避灾难,进神国得永生。”

    进入21世纪之后尤其是今年下半年以来,另一个急于扩张势力的中国邪教“东方闪电”(亦称全能神、实际神等)更是把这套骗人伎俩发挥到极致。它的“大祭司”赵维山及其手下的大小头目们频频打着“传福音”的幌子四处兜售“七号已经吹响”(即《圣经·启示录》11章中所说的末日审判的号角。据说当第七声号角吹响时,天上将会降下“闪电、声音、雷轰、地震、大雹”)、“世界末日即将到来”的谎言,并且宣称一切不信“全能神”(即被该组织奉为“女基督”的邓姓女子)的人都将被闪电击杀。因此,信徒必须“完全顺服”他们的权柄,变成“任神摆布”的棋子。

    然而,基督教的《圣经》在谈到末世的时候明确写道:“那日子、那时辰,没有人知道,连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惟独父知道”(马太福音24:36)。也就是说,赵维山等人关于“世界末日即将到来”的断言是违背《圣经》的邪说。因此,由于害怕真正的基督徒借助《圣经》的权威来驳斥他们的谬论,赵维山等人居然不惜撕下自己常常用来逃避打击处理的“基督教”外衣,甚至胡说基督教的《圣经》已经过时,“成了神最新工作的阻拦。”因此,他们认为基督徒不必处处以《圣经》为信仰依据,而应多看他们编写的《话在肉身显现》、《东方发出的闪电》、《神在末世的发声》等邪书。同时,他们中的一些人还把《圣经》中从未提到的并且与基督教风马牛不相及的玛雅预言当作“世界末日即将到来”的证据加以歪曲利用,从而在陕西、四川等部分省市的东方闪电邪教组织中造成了新一轮的末日恐慌情绪。

    二、利用“世界末日”诱惑民众捐弃财产,借以谋取经济物质利益

    纵观当今世界各大邪教的头目,几乎无一放弃过任何一次敛财机会和方式。但凡那些大肆鼓吹世界末日的邪教头目,几乎无一不把它当作借机敛财的工具。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便是一个精于此道的高手。无论是当1994年的“彗星撞击木星”和2002年的“五星连珠”等正常天文现象出现时,还是当2000年全世界迎接“新千禧年”到来之际,他手下的得力干将们总是要将其曲解为世界末日来临的征兆。甚至当中国政府和人民正以举国之力迎战特大自然灾害的时刻(例如,1998年长江流域的特大洪水、2008年汶川等地的特大地震),他们也甘冒天下之大不韪地将其看作妖言惑众与疯狂敛财的资本。

    其他几个鼓吹世界末日的当代中国邪教头子在这一点上也不逊色。打着基督教旗号的邪教组织“呼喊派”就曾多次通过“主耶稣要来了,世界要毁灭了。不要耕种,不要建造房屋,不要嫁娶”等谎言来迫使信徒“完全奉献”,从而给广大信徒的家庭造成沉重的经济损失,甚至导致了一系列夫妻反目、儿童失学、家破人亡的悲剧。然而与此同时,该组织的头目李常受父子及其手下骨干却利用骗来的金钱过着穷奢极欲的腐朽生活。早在80年代初期,就有“呼喊派”的内部人士透露,仅李常受在美国家中养的花就价值超过5千美元,而他死后的墓地则耗资高达26万美元。

    此外,每逢“门徒会”的普通信众在季三保及其继承人一再抛出的世界末日论蛊惑下放弃生产,变卖家产,一天只吃“二两粮”,昼夜哭泣祷告,等待升天时,也正是这些始作俑者的收入暴涨之际。同样地,当一些盲从者因为对世界末日的极度恐惧而被迫卷入“东方闪电”之后,该邪教的大小头目便会马上以换取“全能神”保护的名义,要求他们交出大笔“奉献”来为自身赎罪,从而导致很多原本生活富裕的城乡家庭重新致贫。例如,仅在前年山西省公安部门破获的一起“东方闪电”非法传教案件中,就查获该组织以此种卑劣手段从贫困信徒手中骗取的“奉献”达三百多万元人民币。从表面上看,“呼喊派”、“门徒会”和“东方闪电”等邪教组织鼓吹的这套邪说似乎是对《圣经》中末世论的一次次“创造性发挥”,但事实上它们都是对后者的歪曲和滥用。因为《圣经》虽然反对人们将现世的生活终极化为人生的唯一目标或最高目标,但是从未完全否认人们在现世的责任,更没有要让人们像“门徒会”那样消极等待末日的来临。相反,《圣经》多次指出:“你们是世上的盐……你们是世上的光……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马太福音5:14-15)。

    三、利用“世界末日”神化其“救世主”形象,借以实现改朝换代的政治野心

    与西方的大多数邪教头子相比,当代中国的邪教头目在鼓吹世界末日时常常还怀有另一个更加险恶的目的,那就是企图借机破坏社会稳定,并待条件成熟时胁迫群众起来闹事,妄图推翻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建立他们心目中的“地上天国”。

    尽管在利用世界末日论来实现政治野心方面,他们中的一部分人比较善于隐藏,另一部分人则表现得更加露骨,但他们的根本目的却差别不大。因为他们之所以要把自己神化为可以在世界末日时救苦救难的活菩萨或救世主,其最终目的不仅仅是为了吸引信徒,也不仅仅是为了捞取经济上和物质上的好处,而是要利用信徒对世界末日的恐惧心理来强化对他们的人身和精神控制,进而胁迫他们追随自己实现其“改朝换代”的野心。例如,李洪志虽然曾多次虚伪地表示他将“永不参与政治”并且“非党非教”,但那不过是因为他觉得自己的力量还不够强大,还不足以彻底推翻共产党的领导,而充其量只能在西方反华势力的庇佑下搞一些诋毁中国政府和妨碍中华民族历史性崛起的小动作。实际上,“法轮功”作为一个具有政治纲领和政治目的的政治组织,早已成为学界共识。他们妄图推翻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而建立其邪教王国的司马昭之心更是路人皆知的事实。

    “门徒会”邪教则在私自编写的《汉中天国梦》和《透天机》等小册子里更加露骨地把季三保说成“真龙天子”和“明君”,要求信徒在季三保、许明潮及其继承人的领导下,“先夺人心,后夺政权”,“踏平马鞍川,血洗马头山,要想坐王位,骑马到西安”,以图最终达到“打倒现今的皇帝,改朝换代,建立新天子”的目的。在这些罪恶目的的驱使下,他们还肆意利用其邪教教义挑拨党群关系,不断煽动信徒冲击基层党政机关。例如,他们大肆指责各级政府职能部门依法取缔邪教的行为是在“捏造罪名,血腥镇压,大肆迫害教会和弟兄姊妹”,并且多次聚集起来暴力抗法,围攻乡镇人民政府和公安派出所,甚至公然提出要“打倒君王,推翻黑党,砸烂黑政府,打倒黑社会”。

    “东方闪电”邪教也在其鼓吹的世界末日论中把共产党比作一条即将遭到审判的“大红龙”,污蔑“中国是最崇拜撒旦的国家”,必将在末日到来时遭到彻底毁灭。因此,该邪教的信徒应该“用生命挡住大红龙的枪口,振作起来,舍去生命,舍去一切,不惜个人的得失,在神的率领下与“大红龙”展开一场鱼死网破的决战,将大红龙灭绝,建立神的国度。”为此,他们还在私自编写的《神隐秘的作工》等小册子中提出了所谓的“国度行政”的十大原则,以作为其图谋建立的神权国家的施政纲领。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5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