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也谈基督教视域下的邪教特征 ——读《魏马丽牧师:法轮功是邪教》有感
2016年11月08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也谈基督教视域下的邪教特征 ——读《魏马丽牧师:法轮功是邪教》有感

    12月3日,凯风网刊出一篇题为《魏马丽牧师:法轮功是邪教》的文章,文章虽短,却透露出基督教的几个重要视点,例如对自由选择信仰的包容、对“异端”与“邪教”的区别看待等,同样,魏马丽牧师对“法轮功是邪教”的判定也使用了基督教视域下的基本判别原则。简短的几段对话,显示出魏马丽牧师的宗教修为。在此,笔者不避浅薄,拟延续文章观点,谈谈基督教视域下的邪教特征。

    一、基督教眼中的“异端”和“邪教”

    基督教是基督新教、天主教和东正教三大教派的总称。基督教本身和邪教没有任何关系,但是,当它的教理教义和教规礼仪被别有用心者加以盗用、篡改、歪曲和利用时,就有可能出现邪教。在西方基督教看来,那些从基督教中分离出来的宗教团体常常是既脱离常轨,又有违法行为。西方学者通常称它们为极端的膜拜团体或破坏性的膜拜团体。美国的James Ru-din和Marcia Rudin就认为,膜拜团体是一种危险的机构,它损害身体健康,破坏家庭关系,扰乱文化传统。

    基督教眼中的“异教”或“异端”,与“邪教”并不相同。“异教”最初是基督教对自身之外的其他各种宗教的称谓,后来演变为各种宗教对自身之外的其他宗教的称谓。因此,在基督教看来,“异端”是一个无贬义的概念。至于“异端”heresy 一词,源自希腊文hairesis,本意为“选择”,也无贬义。基督教认为,“异端”最初是处于主流地位的基督教正统教义或理论对与之观点相左的基督教派别的称谓,是基督教中占统治地位的派别对异己派别的贬称和谴责,一般指思想和意识形态方面的偏离,并不等同于邪教。因为,邪教并非指异于某一宗教内的正统派别的宗教派别,而是指与整个社会相异乃至危害整个社会的新兴宗教中极为个别的、特殊的教团。

    基督教认定一个团体是否为邪教,主要是从教义、组织结构和道德传统等方面来判断的,而其中最重要的标准,就是看其是否有对基督教教义的歪曲和篡改。从基督教教义学的角度理解,“邪教是持不同于公认为正统信仰的宗教团体,这个宗教团体因为其不认同观而与其他甚至比其更加古老的信仰团体完全‘断绝’了实质的关系。”除信仰上的偏离,邪教还实行教主崇拜的极权主义组织制度,因而,“邪教是破坏性的极权主义的代名词。这些组织的特征是,它们让人依附它们,不断地给人造成伤害,让人疏远自己的家人,给自由民主的秩序造成一种潜在的危险。”邪教偏离社会道德原则也是它受到质疑的关键,人们很容易把邪教与“敛财”、“性乱”、“欺骗”、“剥削”等联系起来。

    因此,“异教”和“异端”只是在特殊情况下才与邪教连用,在一般情况下,它们不含邪教的意思。魏马丽牧师说法轮功不是异端,而是邪教,就是基于这样一个视角。

    二、邪教对基督教的歪曲和篡改

    邪教神化教主,公然歪曲、篡改和利用基督教教义,盗用基督教的某些经典、伦理道德和宗教礼仪,把基督新教具有的某些一般特征极端化,制造歪理邪说,进行其不可告人的非法活动,表现出一些共同的特征。

    ( 一) “三位一体”说与邪教的“教主神化”论

    “三位一体”说,是整个基督教神学的核心。“三位一体”说认为,上帝是天地万物的惟一创造者和主宰者。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同受敬拜,同受尊荣。人类若想赎罪,拯救自己的灵魂,就得信仰上帝。基督教要求人们,除了上帝,不得信仰其他神,不可制造和敬拜偶像,不可妄称圣父耶和华的名。然而,大凡与基督教有关的邪教,都会利用基督教传统中人们对上帝的虔诚与信仰,打着上帝的幌子,行其不可告人之实。这些邪教的教主,要么说自己是“受神启示”,是上帝的使者; 要么说自己是耶稣基督,甚至干脆说自己就是上帝; 要么贬斥上帝,将自己视为比上帝还高的神。如“人民圣殿教”教主琼斯早先标榜自己是上帝的代言人,后来声称自己就是“全能的上帝”,自称是“在另一个星球上出生的,像超人一样,所以具有神力。”他声称自己是信徒的“父”,是他们的“主”,任何人不得违背他的意志,否则就是叛徒。教会中每个信徒的发言都要充满对他的赞美和歌颂之词。“统一教会”教主文鲜明自称是“道成肉身”的神,其妻子是圣灵的本体,与其婚后所生的子女构成“三位一体”。“法轮功”虽不是从基督教派生的邪教,但同样有贬低基督抬高自己之举,如李洪志在《北美首届法会讲法》中说:“不管在哪一门宗教中修的再好,你绝对是按照当年佛陀或者是耶稣所教给你的去修的,修的再高也只能达到当年释迦和耶稣传的那个最高的理,但却是十六K金,十八K金,他还能回到这个足金的世界里去吗?”。

    总之,这些邪教教主的共同特征,就是欺世盗名,欺骗信徒,不但背叛了基督教教义,也是对上帝的不敬和不爱。绝对的教主崇拜,是邪教形成的前提条件,也是邪教有别于宗教之处,更是区别于基督教的重要标志。基督教反对偶像崇拜,信仰的是惟一的神——上帝。然而,邪教教主实行的却是教主崇拜,本质是专制极权主义,与基督教的教旨完全相违背。

    ( 二) “原罪”说、“救赎”说与邪教的精神控制法

    基督教的“原罪”说和“救赎”说都在说明一个道理,人间充满罪恶,世人皆负原罪和本罪,人类无法拯救自己,只有上帝才能救赎人类。耶稣靠基督福音“爱”来救世,即“爱上帝”和“爱人如己”。“爱上帝”,就是要全心全意侍奉上帝。“爱人如己”,则是基督徒日常生活的基本准则。耶稣说: “你要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上帝,这是诫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其次也相仿,就是要爱人如己。这两条诫命是律法和先知一切道理的总纲。”惟其如此,才能达到博爱的最高境界——爱人如己。

    然而,邪教组织盗用“爱上帝”和“爱人如己”的教理时,由于把教主神化为上帝,因此,在邪教组织中,“爱上帝”就是要信徒像爱上帝一样爱邪教主,不但绝对崇拜,而且惟其命是从。“爱人如己”,则是要信徒完全信服教主并全身心地投身于邪教,把邪教活动视为追求神圣而崇高的目标的活动,要求信徒们甘愿为之自我献身。“上帝之子会”教主伯格在解释《圣经》时肆意歪曲《圣经》关于爱的含义,向信徒灌输“性”就是“爱”的观念。在《摩托西书信》中,画有裸体男女的插图,要求信徒以“性爱”作为奉献来皈依基督。他倡导信徒性开放,并“以身作则”地与多名女教徒,甚至自己的儿媳、幼女发生性关系。邪教教主口口声声行善积德,实际上他们却流氓成性,过着荒淫无度的生活,多数都借着“神”的名义奸淫玩弄妇女,严重摧残妇女的身心健康。这是对人性和人权的赤裸裸的侵犯和践踏。

    法轮功同样也对“原罪”和“救赎”说进行歪曲。《转法轮(卷二)·度人讲法不做表演》说:“当年耶稣一出来度人的时候,他就认为干扰他们的事了。这人是我的,这人应该往我那里度啊,你怎么管到我们这儿来了?他就不干了。就是因为这个心,实际上讲起来是不对的。可耶稣不管你的他的,度人是来的目地,他看众生苦,他就要度,要让人们上去。那么,耶稣就影响了许许多多各个空间的神。最后矛盾激化的很大了,都反映到常人社会上来,像常人社会中的矛盾一样,都激化到耶稣那去了。耶稣自己解脱不了,只有一死,钉在十字架上,解了他们之间的怨。去掉常人的肉体了,就再也不能找他结怨了,那些无数的麻烦就解了。所以说耶稣为众生受难了,就是这个意思。”在李洪志看来,地球是垃圾站,人类是因为自身败坏才掉到地球上来的,由哪个空间掉下的生命本该由哪个空间的神来管,能悟的就度他回到原来的空间,不能悟的就不管了。可耶稣偏偏要打破规矩,违背“宇宙的理”,胡乱度人“上去”,正是耶稣的“越界乱度”,“影响了许许多多各个空间的神”,最后大大地激化了矛盾,连常人社会也受到牵连,弄得耶稣自己也解脱不了,被迫以钉在十字架上来化解麻烦。照李洪志此意,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并不值得敬仰,不过是自己惹下的祸自己承受罢了。

    邪教组织歪曲、篡改和利用基督教教义,以此蒙骗虔诚的信徒,使他们狂热地崇拜教主,为所谓“弘法”、“护法”献身,以此达到对教徒的精神控制,把信徒变成绝对服从教主的奴隶,这种“爱”不过是教主对信徒肉体上和物质上的占有,也是信徒在精神上和物质上的丧失。这是一种失衡的爱。从事实来看,至今没有发现哪一个邪教组织会“爱人如己”,反而只存在着在“爱教主”欺骗下,邪教对人类、社会、政府和家庭的严重危害。邪教教主为了保住其“神”的地位和尊严,根本不会顾及教徒的生命。1978 年,“人民圣殿教”在教主吉姆·琼斯的煽动下集体服毒自杀,造成914 人死亡; 1994 年至1995年,“太阳圣殿教”70 多名信徒先后在法国、瑞士、加拿大等地神秘死亡; 2000 年,乌干达的“恢复上帝十戒运动”集体自焚,造成至少530 人死亡。

    ( 三) “末日”说与邪教的“末世来临”论

    基督教的“末日”说,是基督教重要的理论基础。传统宗教的末世论只是对世界的最后结局的一种描述与信仰,它们都有两个鲜明的特点: 一是它们关于末世的主张,从来都是和现世相联系的,凡是在现世表现好的,即那些善良的人们可以得到好的结果; 而在现世表现恶劣者,才受到惩罚。二是这一末世是遥远将来的事,人们是不可预料的。这种末世论是宗教教义中扬善惩恶的一个组成部分,是有其积极的正面意义的。

    许多邪教都把“末日”说理论作为其宣传的重点。这些邪教组织歪曲和篡改基督教的“末日”说。如在时间界定上,它们把所谓的“末日”具体化,其教主常以神的身份宣布世界末日马上就要来临,声称某年某月某日甚至某时某分就是世界的末日。台湾的“上帝拯救地球飞碟会”教主陈恒明就宣布: 上帝将于1998 年3 月31 日上午10 点整,在美国得克萨斯州达拉斯市郊区的加兰镇以人形现身,拯救教徒躲避世界的大毁灭。这些邪教组织还常把某些自然现象或社会现象比附为末日征兆,似乎天崩地裂,地球爆炸就在眼前。再如,在“末日”说的信仰下如何行动,是积极救赎还是消极遁世? 邪教组织完全背离了基督教教义,毫无例外地选择了否定现世的消极遁世。为强调末日的恐怖气氛,邪教教主往往用煽动性的语言,鼓动信徒弃工弃学弃财弃家,退出尘世,等待末日来临。乌干达的“恢复上帝十诫运动”教主也曾预言: 地球将在1999 年12 月31 日灭亡,教徒必须把所有的财产捐给教会,惟有如此,方可升入天堂,否则就会被打入地狱,永世不得翻身。可见,邪教组织散布的“末世来临”论与传统基督教的“末日”说有着本质的区别。

    宗教与人为善,与邪教说“善”而行“恶”有着根本区别。魏马丽牧师在说李洪志“必下地狱”之前,不忘一个前提“如果最终没有悔改”,从这个细节可以看出基督教导人向善的准则,也从侧面反映了法轮功一面鼓吹真善忍,一面违法犯罪、招摇撞骗的丑恶本质。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5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