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民间收藏:宋辽青铜犀牛望月
2016年11月07日
来源: 新民晚报
【字号: 】【打印

   鄙舍古玩杂项的红木玻璃橱里,收藏了一件宋辽时期北方民族铸造的青铜犀牛望月,它是以动物为母题纹饰雕塑的典型器,具有鲜明的草原地域特征和艺术个性。

  此件宋辽青铜犀牛望月乃“黑漆古”,长12厘米,高7厘米,壁厚0.1厘米。器形虽小,然小而巧,巧而美也。但见“犀牛”呈跪坐状,四脚弯曲伏地,前左脚略微提起,显得生动有趣。尾巴向右扬扫,自然而洒脱。“犀牛”头部转向右后上方,作望月状,两眼炯炯有神,形态栩栩如生。

  青铜犀牛望月原本背上有一个半月形铜架子,作搁镜之用。由于年代久远,此铜架已自然损坏跌落,故镜亦不复存生。尽管如此,不失器物含义和整体美观。“犀牛”铜架铆钉在内壁有“乳钉”状可见,然身背上之残迹,早被厚实包浆所忽视,倘不细辨,几乎不知曾有铜架之印痕。

  青铜犀牛望月额头中央一角突兀,并角垂长冠,极富傲岸之感。两耳竖起,浑圆可爱。“犀牛”嘴前凸而口微张,上下二排牙齿毕现。惊奇的是从犀口往里瞧去,还能看见嘴内翘起的舌头,堪称巧夺天工也。充分说明宋辽北方青铜文化,继先秦两汉后再度复兴,其铸造工艺与技术已达到相当精湛和高超的水平。

  青铜犀牛望月轮廓生动,肌肉饱满,四腿各饰有三条2至3厘米,灵动飘然的云柳纹,则精美中增添了几分妩媚。

  青铜犀牛望月通体色相青黝,包装华美,深深浅浅,薄薄厚厚,层次分明,老气十足也。“犀牛”内壁除一层黑色锈外,还可窥见几点枣红色锈和一枚1元硬币大小的铜绿,这些无不显露出青铜犀牛望月历经千年沧桑之陈迹。

  宋辽青铜犀牛望月,余于1999年5月在无锡从一位内蒙古书画家的摊位上用高价购得。据告知此件珍品乃北方一大户人家的辽时传世之物,其后人与书画家关系甚密,书画家用一幅有名头的山水画换之得手。星移斗转,物是人非。如今此物却成了鄙舍红木玻璃橱里的“镇橱”之宝,真乃幸事也。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54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