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从海南车祸看邪教对人们的毒害
2016年11月07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从海南车祸看邪教对人们的毒害

    李洪志说:他死了是“圆满升天”,但是他没有死。

    张一军说:我是唯一被李洪志认定“圆满”的。

    海南车祸之后,张一军莫名其妙的和7位车祸死亡的法轮功人员一起登上了李洪志的“封神榜”,成了世界上绝无仅有的被李洪志钦定“圆满”了的大活人。

    面对媒体的采访,张一军说:“法轮功太残忍了”;“你看搞得一家子都变成这样了,我妈断手,我断脚”;”“刚转化后还不敢回家,怕他们把我当成‘魔’给杀了......难道这就是修炼的福报?从张一军饱含深情地诉说中,人们不难看出邪教对人们的毒害有多深。

    ——邪教使家庭破裂

    家是我们的避风港,是我们强大的后盾,那里有期待我们回家的父母,有需要我们去疼爱的孩子,一家人亲亲热热的在一起,就是最大的幸福。

    然而,罪恶的邪教,却不这么认为,他们在想法设法,剥夺人们的幸福,把一个个幸福的家庭搞得支离破碎。

    李洪志为了诱骗蛊惑更多的人成为他的弟子,把“圆满升天”编得天花乱坠。他说:“我也想在‘圆满’的时候给人类带来一个壮举,我是这样想的,叫所有大法弟子不管要不要身体的,都带着身体飞上天,不要身体的在空中虹化掉,然后飞走。这样会造成一种历史上从来没有的辉煌,给人留下一个深刻的教训。人不相信神,让神真实地体现给人看。”“白日飞升”,是弟子“圆满”时的具体表现。

    事实如何呢?张一军切身体验,现场中除了弟子们面目全非的尸体外,连个升天的影子也没见到。除了张一军幸免于难外,其他七名弟子都魂断“弘法”路上了。

    海南车祸七死一伤,意味着七个家庭的破裂,死去的弟子并没能像李洪志说的那样“白日飞升”,但却给家人带去了无尽的伤心和痛苦。张一军激动地说,之前法轮功宣称“一人练功,全家受保护”,但他们家却是“一人练功,全家遭殃”。车祸导致自己双下肢粉碎性骨折,那段时间,自己的儿子也因为打篮球摔断了手臂;自己的母亲因意外断手;岳父也在外出时跌倒导致右腿骨折......这就是所谓修炼的“福报”?

    当然,法轮功致使家庭破裂的例子并不止这一起,这只是无数受害者的一个缩影,如,1.23天安门自焚事件,练功走火入魔自杀的......

    ——邪教让人精神备受折磨

    为使练习者唯命是从,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组织以欺骗的手段,先是声称练“法轮功”能祛病健身,然后再称要靠“真善忍”来“弘法”、“护法”,“上层次”、求“圆满”,否则“形神全灭”,永远消亡。为了“成佛”、“成仙”痴迷者们如履薄冰,步步维艰。不知不觉地把这作为自己的一生的追求,其中一些人即使有所醒悟也不敢回头。

    张一军说:“因为出了这个事以后,我有时候想都是流眼泪的,太残忍了,你看搞得一家子都变成这样了,我妈断手,我断脚”;“我幸免遇难后,李洪志说他的主元神已经修圆满了,带到天国了,现在的这个人是副元神。因为大家都一致认为,李洪志讲的我是一个副元神,副元神来了以后肯定是不认识这些人的,所以说他们也不敢跟我讲,怕我老婆害怕,说这个人不是原来的老公了,是另外一个老公了,所以说也怕,所以说他们一直不敢跟我讲,就闹这样的笑话”。

    “我现在明白了,我能转化出来,我能从里面出来那是最大的福分,也是最大的福报,说实在话,你现在不知道法轮功的人是怎样的?练法轮功的人太可怕了,我第一次转化的时候,因为我家里的人都是练法轮功的,我爸、我妈、我弟、我弟媳,还有我的妹妹都在练的,我有时候我都不敢回家,我怕他们把我当成一个“魔”给杀掉”。

    练法轮功不仅没能给人带来任何福报,反而给人套上了沉重的精神枷锁,让人身心备受折磨,难以自拔。

    ——邪教使人失去宝贵的生命

    与李洪志所声称的恰恰相反,他和法轮功邪教最无视练习者的健康。为了使练习者信法轮功,同时也作为检验法轮功练习者是否“真正有一颗修炼的心”,李洪志用利诱和威胁的手段使练习者听信他的蛊惑,最后走上不归路。

    法轮功精进弟子死亡这并不罕见,可海南车祸一下子死了七个,而这七个人全部是“精进”弟子,说来也蹊跷。李洪志一直说修炼法轮功可以得到“福报”、“圆满”,如果死去的七名弟子当时在做别的事而死亡,这还可以说得过去,这可能没在李洪志的管辖范围。然而,事实是这八名弟子正赶着同车去三亚参加法轮功的“修炼交流”大会,也就是去参加神圣的大法法会。这一路上还得“弘法”、“传功”,但万万让人没想到的是却出了车祸。他们是去“弘法”的呀,难道这还不够“精进”、“虔诚”?还要遭魂断法轮的惩罚,这实在说不过去呀?因为李洪志大放过厥词:“我的法身多得我也数不过来,简直太多了。”“我有无数的法身保佑你--再多的人我也能管得了。有 人说,你在国外,能不能保佑我啊?你跑到月球上去,跑到哪去,我都能保护得了你。”这些弟子,还没到别的地方去,李洪志既然有那么大神通,为何不保护弟子们呢?二车相撞,常人乘坐的大客车有伤无死,可乘载法轮功成员的那辆旅行车上却是7死1伤。这不得不让人反思,邪教对生命的摧残。

    这八个人,如果不去学什么法轮功,当天不去参加“修炼交流会”或许这起事故就可避免,他们也不会因此而失去宝贵的生命,张一军也不会落下终身残疾。

    张一军说:“我有时在想,我说是不是老天爷留我下来,是要揭这个大秘的。要不然我也死掉了,那不是正对上了八个人都圆满了,死无对证,跟谁说,谁都会相信,你就是怎么说,他也会相信的,我在这里,我可以作证了,说我还活着,但我不是觉着,也不是向他们讲的那样,你是一个圆满了的人,怎么怎么,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我原来怎样,现在还是怎样。只不过现在的身体还比原来差一点。因为那一次伤的太重了。”

    法轮功太残忍了。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86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