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解惑”让“李老师”丢脸
2016年11月07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解惑”让“李老师”丢脸

    老师的职责是“传道、授业、解惑”,其中“解惑”最难。何以言之?因为“传道”“授业”都可以单向灌输(传统教育的弊端亦正在此),由老师掌握话语权,唯有这“解惑”,教师并不处于绝对的主导地位,学生(学员、信徒)所问常有超出老师预料者。所以说,封闭式课堂、一言堂的老师好做,开放式课堂、互动模式下的老师难当。

    李洪志是以老师自居的,这由《转法轮》中专辟“老师给了学员一些什么”一节可知。师资,师资,为人师是需要资格的。若从“能否解惑”这一角度审视,李洪志具有为师的资格吗?答案是否定的,这有事实为证。

    “李老师”拒绝“解惑”

    请听两段师徒问答:“弟子:请师父明示,是什么原因造成了不同层次的宇宙生命对大法会作出不同的反应?师:这与你修炼一点关系也没有,这些天机我也不能讲给你。”(1999年《美国东部法会讲法》)“弟子:在这次正法之后,宇宙是否还会发生偏移?师:这些事情,不是你应该提出来的,也不是用人的思想能想象的。”(1999年《新西兰法会讲法》)对于弟子的提问,李洪志要么就用“天机不可泄”给堵回去,要么就斥责弟子不该提问。在1999年的《美国东部法会讲法》中,李洪志就说过“整个宇宙天体都偏移了法”,“全宇宙都偏移了法”,话题是“师父”先提起的,弟子有不明之处提出疑问,难道有错吗?作为“师父”,本当有问必答,可肚中没货,心中没底,当然会将弟子的疑惑挡在门外了。李洪志不给弟子解惑,何能为师?

    “李老师”不敢“解惑”

    如果说拒绝“解惑”是因为说不清楚,那么,有些“惑”则是李洪志不敢碰的。比如,有弟子提出:“请师父把有关师父修炼的一些事情告诉能够圆满的弟子?”李教主的回答是:“你圆满以后就会知道了。我原来的打算是想把我的这个情况告诉大家。从现在的情况看这件事情就越来越不太可能了。”(1998年《瑞士法会讲法》)还有一次,弟子提问:“师父能否告诉一些您传法中的一些事迹?”李洪志竭力回避的同时责备提问者想入非非:“我能告诉你的就是这部法,如何往上修,你就把心放在这上。你想知道其它的东西都给留在圆满以后,现在你就别想入非非。”(1999年《美国东部法会讲法》)两个提问者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他们无意中触碰到“师父”的敏感区。要知道,早期《转法轮》后面的附录中,有一个《李洪志小传》,大讲李如何受教于不同教派的四大名师,如何拥有四大功能,如何能洞察历史、未来,功力如何了得。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全是编造的。李洪志的辉煌修炼史甫一面世,立即引来一片质疑,连同《转法轮》遭到“围观”和批判,法轮功被宗教界指责为“附佛外道”,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李“主佛”见势不妙,立即授意属下删除了这篇《小传》,被反邪教人士讥讽为“断尾求生”。众怒难犯,民智难欺,此后李教主再也不敢提及那段“修炼伪史”了。弟子有“惑”于此,又怎能得“解”呢?

    “李老师”没法“解惑”

    1999年5月8日的《新西兰法会讲法》中,有弟子提出“请师父讲一下超物质”,李根本无以应答,只好找托辞:“这不能讲。我要把它讲出来,将来人就可能打开这个空间。这是不允许人打开这个空间的,是不允许人知道的。”同一个问题,另一次法会上又有弟子穷追不舍:“弟子:老师讲到超物质的概念,说它比我们这个空间更物质。”李洪志无以应对,只好斥责提问者“又对这些事情感兴趣,师父可不是上物理课哎”,并辩解说“而且用常人的语言一讲出来就不是那回事了”。(1999年《加拿大法会讲法》)要知道,这两个弟子的疑问不是没来由的,最先恰恰由“师父”嘴中“用常人的语言”胡诌出来的。在1998年9月的《瑞士法会讲法》中,李就说过“还有超物质,还有更超物质,更更超物质……我讲的是超物质,完全不是人类空间的物质。”后来在1999年2月的《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中,李又胡说“外星人……藏在那个超物质的空间当中来操纵人”。明明已经讲了,怎么后来又成了“这不能讲”呢?显然是自掴耳光。为什么面对“超物质”的提问,要竭力躲闪呢?此无他,笼统地吹牛不难,真让他讲出个子丑寅卯,就要现原形了。

    “李老师”忌讳“解惑”

    前面说到有李教主不敢解的惑,那是因为彼“惑”揭了李洪志编造虚假修炼史的旧疮疤。殊不知,还有令“宇宙主佛”更为尴尬的“惑”呢。请听一段师徒对话:“弟子:大师能否讲您的恋爱经过?师:你不是来学法的,你是来干什么的?你还想知道什么?……现在你还被情带动着执著于这些。差距何等的大呀!”这段问答,颇耐寻味。弟子对“师父”的恋爱史很感兴趣,惹得李教主十分恼怒,连声呵斥。这个弟子也许是明知故问,戏弄“师父”;也许是真有困惑,想请“师父”解惑。不管怎么样,就是不懂得“师父”对此是讳莫如深的。为何说提问的弟子也许真有困惑呢?因为有李教主“去情断欲”的“法理”在:“欲和色这些东西都是属于人的执著心,这些东西都应该去。……在高层次上看,说常人在社会中简直就是和泥,不嫌脏,在地上和泥玩呢。”(《转法轮·炼功招魔》)在李洪志看来,人类的男欢女爱,就如同“和泥”,太脏了。有此“法理”,在弟子看来,“师父”修得极高,早就是“宇宙主佛”了,怎么可能有色欲之心呢?殊不知,李洪志这尊神,妻照娶,女照生,野花照采情照偷,绯闻不断,秽名远播,还好意思觍颜说“完全放下”两性之情?他与老婆干那事儿时就没嫌过脏?这才是“李大师”忌解此“惑”的根本原因吧!

    综上所述,面对弟子提出的种种困惑,李教主或拒绝解之,或不敢解之,或没法解之,或忌讳解之。一个“解惑”,让李老师丢尽了脸面。不能“解惑”,何以为师?如此“李老师”,见鬼去罢!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85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