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弟子缘何易被骗?
2016年11月06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弟子缘何易被骗?

    法轮功“护身符”

    7月20日,网友楷峰、南怀隐在凯风网发布《女子利用法轮功“护身符”诈骗20万》一文,详细地介绍了湖北女子郑娟娟诈骗敛财一案。案情并不复杂,郑娟娟从修炼“法轮功”的母亲身上看到端倪,非“法轮功”成员的她声称自己是李洪志的干女儿,向弟子疯狂推销“护身符”,先后诈骗钱财20余万元。该案经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人民法院依法审理,判处郑娟娟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处罚金人民币4000元。所骗款项被追缴,全部返还给37名被害人。

    看完郑娟娟的案子,我想起了一句俗话“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既然苍蝇叮了有缝的蛋,苍蝇应该受到处罚,蛋是否也该为有缝付出代价呢?贪婪的郑娟娟利用了母亲及“法轮功”人员的弱点,把“法轮功”人员钱财骗进自己口袋,理应受到惩处。但詹某某、石某某、肖某某等37位“走在神路上”的弟子竟然被一个普通人骗得团团转,如果不是公安机关及时破案,估计还有更多的弟子上当受骗。我们不仅要问,弟子缘何易被骗?

    行骗有源头

    凡是骗子都会精心伪装,为自己的行骗找到由头,让人心甘情愿地从口袋里往外掏钱。

    李洪志鼓吹《转法轮》中每一个字有都有他的“法身”,吹嘘他讲课、示功的录音、录像都具有“功能”,吹嘘自己的“法像”和“法轮功徽章”有“灵气”,还安排托儿替他从旁“现身说法”。然后拼命向弟子兜售书籍,把成本只有3元的《转法轮》卖到12元,每本净赚9元;据大法网站宣传,“大法护身符”背后的强大靠山是师父的“法身”,佩戴此符,可以祛妖降魔,镇邪护身,有了这“护身符”,就能与师父的“法身”相联通,别说是大法徒了,即使常人,也准是一戴就灵,把成本仅仅0.45元的“护身符”卖到3元,每枚获利2.55元;严令弟子不得自行复制“录像带”,自己却把成本只有16元的“练功录相带”卖到57元……等等,无不是围绕弟子的心理需要下“诱饵”。

    作为骗子,郑娟娟的手法也很老练,她完全掌握了弟子求“层次”、想“功德”、盼“圆满”的心理,根据弟子的心理需要放“诱饵”,因此行骗屡屡得手。为了卖出大价钱,郑娟娟对这套“护身符”进行了邪教包装,谎称自己身在美国,已经与李洪志的女儿李美歌成为结拜姐妹,还成为了李洪志干女儿,称自己得到李洪志本人的“指示”——“师尊”李洪志计划进行“九九归真”弘法,要度九万人,因此特地制作了一批“法轮功”“护身符”,并称该“护身符”背面的字是李洪志亲自打上去的,捐献钱财获得“护身符”的人就是李洪志的亲人,该护身符具有祛病健身、保佑家人的功效等等。

    只要出钱,“层次”就能提高、“圆满”就能临近,不出钱的话,一切免谈。试想,修炼“法轮功”的弟子,哪个不想快速“上层次”、早点“圆满”呢?正是这种心理被郑娟娟牢牢捏住,才一次又一次地把钱“迫不急待”地掏出来。在较短时间内,郑娟娟骗钱高达20万元之多。

    行骗有市场

    骗子和受骗者是相互生成的,“法轮功”成员中痴迷盲从、头脑简单、利令智昏者所占比例超出社会的“常态分布”,催生出骗子的“温床”。骗子不用多么高明的骗术,就能轻易得手,这也是“法轮功”人员易被骗的重要原因。

    “法轮功”痴迷者科学文化素质低,或多或少在不同程度上存在着人格缺陷或障碍,相信超自然的力量,盲从轻信骗子的谎言,失去理性9的他们在骗子面前就如同任人宰割的羔羊。那些具有依赖型人格的痴迷者,大多没有主见,缺乏自信,总觉得自己能力不足,甘愿置身于从属地位,遇事总想依赖他人,不敢独立思考,容易屈从他人的要求,显得过分顺从。那些有偏执人格特征者一旦上了邪教贼船,便执迷难醒,即使明知是欺骗陷阱,也毫不犹豫地跳下去。

    事实上,“护身符”只是在大法弟子中被广泛的接纳,并没有广送到世人的手中。李洪志鼓吹修炼“法轮功”镇邪禳灾、百毒不侵。从“法理”上说,谁佩戴了“大法护身符”,就等于与“师父”的“法身”挂上了钩。这“法身”就能够时时处处看护你,替你祛病消灾,保你吉祥如意。但从李洪志开始鼓吹“法身”保护论至今,弟子们没有成佛成仙,若按李洪志所说的修成“圆满”的标准,恐怕没有一位弟子能在有生之年等到那一天的到来。身体渐衰的“法轮”弟子们,只好在绝望中,抛弃无影无踪的李洪志的“法身”,转而用明知没有任何作用,却可以自欺欺人的看得见摸得着的“法轮功”“护身符”,来进行自我麻醉。

    所以说,“法轮功”痴迷者脑钝智昏,借“护身符”自我麻醉,才使得低级骗术有了市场。

    行骗有“依据”

    行骗应该是精心伪装、严密防范、偷偷进行的,但李洪志及“法轮功”内部却是反其道而行之,在奉献钱款方面希望弟子人人能悟到,人人争着自掏腰包。

    在我们常人,虽然不张口闭口“慈悲为怀”,但懂得见义勇为、救死扶伤的道理,体现的是“灾祸无情人有情”的人间真情。李洪志极力鼓吹“真善忍”,极力神化自己,并把“度人”、“救世”作为己任,但却是一个披着人皮的狼、他对弟子残酷盘剥,过着骄奢淫逸的生活,根本不管弟子的死活。李洪志在骗钱时,十分注重自我神化并利用弟子相互影响,用一个弟子带动更多的弟子掏钱。李洪志标榜自己是块“成色”极高、号召力极强的“金字招牌”,只要他亲自出马,都能做到振臂一呼,“响应者”如云。据《揭发江湖骗子李洪志书面材料》所载,李洪志1994年在长春吉大鸣放宫培训班当众宣布:“有个人脑里长个瘤子,他向我捐助4000元钱,结果脑瘤没了”,刻意让弟子相互宣传、相互影响,然后争先恐后地把钱拿出来,以求得李洪志帮助“消业祛病”。

    这一点,显然被郑娟娟看中,在兜售“法轮”“护身符”时给其赋予了特别的含义后,在“法轮功”内部行骗也是公开的,各种路子,各种人物都被其利用,希望知道的弟子越多越好,让弟子相互影响,争着掏钱、争着上当。2013年4月至7月期间,郑娟娟及其母姜莹通过本地“法轮功”习练者赵某某、阮某某及南昌市的袁某某、重庆市的屈某某等人,在“法轮功”人员中广泛传播。许多不明真相的“法轮功”人员为帮助李洪志完成“弘法”任务纷纷购买。郑娟娟还通过网络平台,与全国各地“法轮功”人员联系进行兜售,范围涉及湖北、四川、江西、湖南、福建等地。受“从众效应”的影响,弟子上当受骗的人数越来越多、上当的次数也越来越多,郑娟娟的“存款”也随之不断上涨。

    像郑娟娟借着“大师”的名头敛财,成为骗取“法轮功”弟子钱财的“一景”,在“法轮功”内部借师敛败之严重更甚,连李洪志都觉汗颜,不得不借着指示修炼的第一媒体出文频频断喝,然而上梁不正,下梁歪,断喝者也心虚,往往曾经的严令讨伐降格为“提醒”,重锤举起,落下时成了鸡毛掸子,百无一用。

    行骗成风气

    要问“法轮功”弟子“大法”修炼到何种程度,可能大部分弟子不知所云,但对于集资、捐款,购买圣物等,恐怕每个弟子都能说出个一二,这样的内部行为说好听了是内部集资捐款,说的直白点就是内部贪污和诈骗!这样的行为对于“法轮功”来讲早已不是什么不可说的秘密,甚至成为了一种“潜规则”,一种“风气”。

    李洪志打着各种各样的名义,变相地向弟子伸手,具有相当大的隐蔽性,这让痴迷其中的弟子很难觉察,多次上当受骗的不在少数。编造种种歪理邪说给弟子洗脑,再编造各种谣言引诱、恐吓弟子,让弟子认为这是一种难得的“机会”,即使花再多的钱也不吃亏。看看那些“法轮功”弟子,为了虚幻的“圆满”,他们又是买书籍、又是集资,甚至还跑到李洪志家里“送红包”,自已屡屡上当受骗还浑然不觉,由此看出邪教头目敛财手段的高超。

    “法轮功”弟子被人骗和遭内骗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大到“法轮功”的高层人士,中到“法轮功”的核心骨干,小到底层的“法轮功”习练者,高层谋划如何骗取大财,底层计划如何能弄点小财,这种风气的蔓延和发展,已经让“法轮功”从“传功”到“传骗”成功转型!

    综上所述,是李洪志带头行骗,弟子们痴迷智昏,才使骗子浑水摸鱼,有机可乘。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87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