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苏家屯“活摘”,有效证据在哪?
2016年11月06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苏家屯“活摘”,有效证据在哪?

    法轮功历来喜欢炮制谣言,让人一时难辨真伪。不过,“苏家屯活摘”谣言,似乎编得太离谱,寻常百姓都可看穿。法轮功声称苏家屯“集中营”关押着6000名法轮功学员,身体器官被活摘出售到全国各地及境外。那里有“焚尸炉”,有医院正进行活体解剖,开展器官移植,可他们的有效证据呢?

    一、活摘的“物证”呢?

    苏家屯位于浑河南岸,距沈阳市中心10千米,下辖17个街道,“集中营”具体在哪个街道,刚开始法轮功并无所指。苏家屯这个行政区域总面积只有782平方千米,地势开阔、平坦,没有高山,没有僻壤,几乎是藏不住什么秘密的。根据《市场报》记者的调查,苏家屯辖区内当时只有两个监所,一个是康家山监狱,隶属沈阳市司法局;一个是苏家屯拘留所,为苏家屯公安局直接管辖。这两个场所羁押的都是刑事犯罪分子和犯罪嫌疑人,并没有关押法轮功人员。当地百姓都说没有看到过“集中营”,这是一个“弥天大谎”。 针对“法轮功”的造谣,包括日本NHK、香港凤凰卫视、香港大公报在内的多家国内外媒体对苏家屯进行过实地的采访,都没有发现“集中营”的存在。既然没有“集中营”,不存在“货源”,当然法轮功所说的“焚尸炉”、“活摘医院”就更属无稽之谈了。“3米高围墙并且架着铁丝网”的“集中营”被证实不存在,法轮功又很快改口,将所谓“集中营”的帽子又扣在地处苏家屯区的辽宁省血栓病中西医结合医疗中心(通称苏家屯血栓病医院)。如果这家医院真有“活摘”,还敢开门迎诊、迎检?还敢公开挂牌?既然敢公开,就不是什么秘密,法轮功完全可以抓拍到现场的,何况事后多家国内外机构实地证实过真伪。比如,美国驻沈阳领事馆总领事康大卫和驻华使馆的2名官员曾到访过该医疗中心,进行过3个半小时的详细参观访问。参观了该医院的所有设施,包括药理实验室、手术室、食堂仓库、车库、垃圾房、锅炉房、烟囱、档案室,还参观了周围的居民区。据美联社报道,美国驻华使馆一名女发言人表示:“根据我们目前了解的情况,这家医院的功能就是一家医院”。证据的锁定,本来是一件很严谨的事情。可当法轮功所说的“3米高围墙并且架着铁丝网”的“集中营”谎言被揭穿后,又改口“集中营”在某个医院,如此的出尔反尔,他们的这样的“物证”你会相信吗?

    其实,法轮功如果要力证“活摘”。完全可以去调查取证,看看这些“活摘”的器官到底被出售到了国内外哪家医院,提供出一个名册便一目了然。如果这些被移植的器官真的都来自“苏家屯”,尚可使世人怀疑真有“集中营”的存在。“活摘”本来就是他们炮制的谎言,他们当然不可能做到。

    二、“活摘”的“人证”呢?

    法轮功也公布过一些“证人”,比如经过法轮功幕后运作、美国人伊桑·葛特曼炮制的《大屠杀》一书的关键证人柯文哲。可其事后严正声明,“该书中所指事项与事实完全不符”。柯文哲于2014年11月4日重申,已请律师寄存证信函要求对方(伊桑·葛特曼),限期澄清回应,否则提告。柯文哲的揭穿,让我们看清了法轮功“活摘”的虚假。尽管法轮功后来又陆续推出一些“证人”,但都被社会各界证实是虚假的。

    其实,法轮功完全没必要去虚构“主刀医生太太”、“R先生”、“老军医”等“证人”。不是说被“活摘”的都是法轮功学员么,法轮功让他们站出来说话何如?法轮功至少可以完整提供这6000多人学员的姓名、详细家庭住址,这才是最好的“人证”。法轮功没这样做,不是不愿,而是不敢,因为此前出现过“乌龙”事件。据《凯风网》刊载,家住吉林省梨树县梨树镇的法轮功练习者李小燕,有两次“活见鬼”的经历。第一次她在吉林伊通见到了跟自己非常熟悉、被法轮功网站认定为“被迫害关押在沈阳马三家,后来在苏家屯被活摘致死”的白明生;第二次她在心理矫治中心见到了法轮功称“被活摘器官、迫害致死了”的、家住吉林通化市的刘晓春。这一“乌龙”事件说明法轮功在炮制证据方面已经黔驴技穷,岂敢再编造?

    关于“活摘”,法轮功既无法提供“物证”,又拿不出令人信服的“人证”。可社会上倒是有太多的“反证”。比如,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肖恩·麦克康玛克(Sean McCormack)声称,经派员实地查看,美国没有发现任何证据可以支持法轮功的“活摘器官”指控。新西兰政府2013年再次驳斥“活摘”谣言等。让法轮功精心炮制的“活摘”谣言,成了一地鸡毛。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86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