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从谣言公式看“活摘”闹剧
2016年11月06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从谣言公式看“活摘”闹剧

    谣言公式最早是由美国社会学家G·W·奥尔波特和L·波斯特曼于1947年总结出的:R=I×A。中文翻译为:谣言的杀伤力=信息的重要度×信息的不透明程度。自从2006年3月法轮功抛出“活摘”谣言后,10余年来,这个惊天大谣经历了极力热炒—引发关注—谣言被揭—迅速降温—自谈自唱—无人喝彩等6个阶段。而这6个阶段既印证了谣言公式的合理性,也为我们最终破除“活摘”谣言提供了极佳的参考蓝本。

    从谣言公式我们可以看出,谣言的杀伤力与事件的重要性与模糊性成正比关系,事件越重要而且越模糊,谣言产生的效应也就越大。这一点,从法轮功抛出的“活摘”谣言来分析,可谓高度吻合。

    毋庸置疑,法轮功抛出的“活摘”话题十分惊耸。“人体活摘器官”无疑是一个令人发指的暴行,特别是在当今日益讲究人权的文明社会,无疑具有巨大的新闻效果。法轮功显然意识到了这一点,法轮功在其抛出的《关于苏家屯集中营的调查报告》公开宣称“初步调查证实,在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确实存在一个庞大的人体器官‘市场’。从关押‘器官供体’到死亡集中营、组织配型、手术摘取、尸体处理,到使用器官的医院,形成了程序化操作”“目击者形容惨不忍睹”,法轮功还宣称,5000名法轮功人员被关在苏家屯集中营,被残忍的活摘器官后,又被集体焚尸体。无疑,从谣言公式中的信息重要度来衡量,法轮功这个选题的重要度十分之高,这也恰恰说明了法轮功在这一点上做的十分“高明”。

    位于中国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的苏家屯血栓医院

    再根据谣言公式中的信息的不透明度来分析,法轮功有意识地让这个谣言的模糊度越来越高,始终保持着高度的模糊性。

    从《关于苏家屯集中营的调查报告》抛出之初,法轮功就宣称“保护消息提供者和获取消息的途径,本报告暂时不公布参考资料”,抛出的几个关键证人也十分模糊,医生太太安妮,R先生(后改为皮特),使用的均是化名,而且公开露面时,从来不以真面目示人,不是留下背影,就是戴着墨镜出场。而老军医、金姓朝鲜族男子这二个关键证人更是无名无姓,无从考究。而且在宣传炒作的过程中,法轮功媒体始终没有提供一点第三方的证据,全部的“证据”全部来自于自产自销的文章之中。后来,法轮功在热炒加拿大人大卫·乔高和大卫·麦塔斯抛出的《血腥的活摘》时,也保持着高度的模糊性,来源冠以“秘密”,以“传说”“知情人提供”来作为信息来源,无一例是亲眼所见。法轮功就想暗示读者,此等恶劣的事件不可能有幸存者,没有直接证据也是“合情合理”。这便为继续酝酿发酵提供了广阔的创作空间。

    始终不敢真面示人的证人安妮与皮特

    果不其然,经过法轮功媒体的极力热炒,再加上西方反华势力及“民运”“台独”等反华组织的暗中配合下,这个谣言迅速产生了很强的杀伤力,吸引了世界很多媒体的高度关注。不过,“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虽然法轮功“活摘”谣言高度契合了谣言公式,但是恰恰是模糊度这一关成了该谣言最终破产的“绝杀招”。从谣言公式可以看出,模糊度越高,谣言杀伤力越大,反之,模糊度越低,则谣言的杀伤力就越低,直至归零。

    法轮功“活摘”谣言抛出后,世人根据法轮功“活摘”谣言中提供的些许信息,在中国政府的积极配合下,美国相关机构,CNN、美联社、路透社等西方主流媒体迅速介入,对法轮功指称的苏家屯秘密集中营所在的辽宁省血栓中西结合医院多次进行实地采访,如美驻华使馆官员李启森、夏皮罗医生等5人对苏家屯血栓病医院进行了三个半小时的拉网式参观,包括药理实验室、手术室、垃圾房、锅炉房、烟囱等,甚至还走访了周围居民区。实地采访后,各大媒体纷纷发稿指称,“集中营”“活摘器官”为无稽之谈。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答记者问时也称,“经派员实地查看,美国没有发现任何证据可以支持法轮功的‘活摘器官’指控”。随后,“拯救家庭与个人”全俄社会组织主席弗拉基米尔·佩图霍夫在实地考察的基础上,也驳斥了该谎言的荒谬性。就连频繁指责中国政府镇压法轮功的吴弘达,也强烈质疑法轮功活摘谣言的真实性!

    与此同时,一些医学界人士也从医学角度对法轮功提供的各种素材产生了强烈质疑。2007年,印度外科医生兰博德克发表文章《法轮功走入歧途了吗?》,认为法轮功提供的图片与文字中描述的伤害情形并不一致,“从医学上讲简直就是无稽之谈”。博德克就图片的真实性咨询过美国资深外科医生肯尼思·马托克斯等医学专业人士,结论均认为图片是捏造的。美国堪萨斯城大学医学病理学系佛里德兰德博士曾专门对大卫·乔高的“法轮功”报告中所用的照片进行了检查,发现其中一幅尸体解剖照片,被故意说成是活体解剖和器官摘取的证据。

    真相既然大白于天下,就代表着法轮功刻意保持的高度模糊性彻底破产。“活摘”谣言一下子跌入谷底,杀伤力也基本归零。事实也印证了这一点,自从真相大白之后,虽然法轮功依然极力热炒,但该谣言自此之后再难登大雅之堂,而且备爱诟病。2013年8月,德国汉堡市政治教育中心就取消了法轮功造谣纪录片的放映和“血腥的活摘”论坛活动;2013年11月21日新西兰政府再次对法轮功活摘谣言给予了驳斥。《血腥的器官活摘》还被俄罗斯列为宣扬“极端主义”而禁止发行,作者大卫·乔高和大卫·麦塔斯两人也被俄罗斯禁止入境演讲。面对如此状况,法轮功无奈的破口大骂“西方主流媒体没有对如此严重的事情做报道,这是新闻界的耻辱”。

    谣言终归是谣言,无论造谣者编造的话题是多么的惊耸、多么的重要、多么的吸人眼球,但谣言的模糊性始终是它最致命的软肋,只要真相大白,模糊度便迅速归零,谣言也随之破产。这一点,法轮功“活摘”谣言的最终破产便是最好的明证!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8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