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浅析李洪志的病态人格
2016年11月06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浅析李洪志的病态人格

    国内外诸多学者研究表明,大凡邪教领袖一般都具有病态妄想型思维和自恋癖、偏执狂的特点,这种病态妄想型思维具有这样的特点:即凭着个人的主观思想对世界进行臆断,凭着想象和个人好恶来解读现实,从不考虑或接受不同的见解,只接纳能够验证自己想法的信息,并坚信自己的见解(偏见)是绝对正确的。李洪志,作为法轮功邪教头目也不例外,他同样具有这种病态妄想型思维,一方面他自以为是地独处于世,面对外来的刺激与挑战,以越来越严密的妄想进行回应抵御;另一方面,他龟缩回旋在自我妄想之中,阻止自己发生任何改变,继续表面上若无其事地天马行空。

    ——李洪志的童年家庭环境,促使形成其病态人格

    李洪志的父亲李丹一共婚变四次,第二次与李洪志的母亲卢淑珍结婚,不久生下李洪志。李洪志不到8岁时,父母离异,母亲带着四个孩子拮据地生活。父母的不和与离异,家庭气氛的紧张与冲突,相信对于任何一个渴望家庭完整和睦的孩子来说,肯定会造成消极而深刻的影响,更何况是一个刚刚上学不久开始懂事的孩子。这种家庭环境对李洪志内心造成的阴影创伤,从李洪志在长春市珠江路小学学习时有所应证,李洪志连续两年分别在二年级、三年级蹲班留级,(正好是八九岁的时候)的情况来看,很可能就是受到家庭不和,父母离异的影响。李洪志既是生长在没有父爱的单亲家庭,又是一个贫困的家庭。这个不健全的家庭使李洪志从小变得沉默寡言,也可以推测他会有着特定的自卑,有出人头地的梦想。

    ——李洪志自述的神奇经历,具有心理学上称为妄想型经历所衍生的将幻想当现实的倾向

    他生长于不和睦的家庭,严重缺少关爱,常常倍受金钱的困扰,受教育程度不高,孤僻,有着早在童年时期就受到过来自社会和学校的心理创伤,……而且,李洪志在他亲笔所写的简历中说自己:“童年就开始由佛家全觉大师传授独传修炼法门,8岁时修炼圆满。……1962年12岁时,道家师父八极真人找到我,传授道家功夫。所学的都是独传单传之术。……对于我的出山,师父们明确指出:不能象其它气功一样传,你是往高层次带人,传高层大法。为了完成使命,我将以前所学的经过整理和实验,最后确定了适于普及的功法传出。”声称具有特殊使命,具有“天神般的品格”,师父们向自己许诺了荣华富贵,让自己代为在人世间最终实现“其”意愿,这从心理学上讲,叫做妄想型经历。仔细阅读李洪志前期、中期、后期的所有言论都可以发现,其具有“将幻想当现实的倾向”这样的特点,李洪志自称8岁时修炼圆满,又称8岁时得上乘大法,具大神通,以及家庭变故发生的时间与他的“神奇经历”(妄想型经历)发生的时间,应该不是偶然的巧合。这个阶段的孩子是最容易产生幻想和接受相信幻想的。正如大多数的童话神话故事是给这一年龄段的孩子看一样。李洪志童年时产生的这些幻想,正是为了弥补家庭或许还有社会给他造成的心理阴影及自卑心态,是其作为孩子特有的一种心理补偿方法和心理平衡机制的表现。如同很多孩子在受到别人欺负又无力反抗时,常常会幻想自己有朝一日成为力大无比的超人、大力士,想象自己成为受人崇拜的英雄等等。这种童年幻想或妄想在多数人那里,往往随着年龄的增长、理性的增强、心理的成熟而减弱或消失,但在李洪志这种具有病态人格特点的人那里,会像种子那样潜伏了下来,在特定的气候条件下,会最终孕育出自己的一整套见解(偏见)。

    ——李洪志自称拥有超乎寻常的品格与能力,实际上是他内心梦想或向往的表现

    李洪志的这一套法轮功歪理邪说孕育过程,是其病态人格的直接体现,既与当时气功、特异功能热的社会背景、社会思潮有关,还有如《从孙森伦回忆录看李洪志在泰国的收获》(凯风网2013-10-22,宝善寺)所总结的那样,也与他在传统佛教国家泰国十个月探亲生活经历有关。正如一句智慧的民谚所揭示的人心真相所说:“说出你崇尚什么,我就能知道你缺的是什么。”这句民谚用在李洪志身上再贴切不过。心理学研究认为,有自大狂的人总是对自我陶醉的梦幻信以为真,并将之化为妄想,由此以为自己、相信自己是不同凡响的。这种自命不凡的感觉是过度自恋的直接表现,是对自己人生经历中屡屡受挫的现实的补偿。而且极度的自卑在特定条件下会走向极度的自大。多年来,李洪志对自己的能力和地位、对宇宙图景和运行规律、对人类心灵和命运,说了那么多不可思议的胡言和狂妄至极的谎言,不断巩固其妄想偏执的病态人格。

    正如一位研究世界邪教问题的专家所说,“请记住:一个邪教的生成,取决于某个具有超凡妄想型病态心理,或自恋狂、或偏执狂型性格变态的人物的活动……”。李洪志正是具有了这种妄想型病态心理特点和人格特征,所以当他一次次受到外界的质疑和学员的提问,他就不断构造越来越严密也越庞大的宇宙图景和神魔之战来抵御怀疑,他一步步通过将自我神化,将信徒崇高化、精英化,将批评者和反对者妖魔化,来赢得信众、聚敛钱财、扩展势力、巩固影响,最终将“弟子们”引入万劫不复的邪教深渊,使法轮功成为西方敌对势力的反华工具,李洪志自身也沦为西方反华势力的走狗。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49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