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浅析邪教组织的共同特征、危害及发展趋势
2016年11月06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浅析邪教组织的共同特征、危害及发展趋势

    近年来,随着社会的转型,各种邪教组织披着教人向善、做好人的外衣,打着练功健身的旗号,挂着治病、消灾避难的招牌,乘机向中国农村大肆渗透,使得农村地区邪教问题日益盛行蔓延,严重扰乱社会秩序,损害人民群众利益,破坏人民群众家庭幸福。

    (一)邪教的共同特征。尽管各种邪教教义不同,打的旗号不同,活动方式也有差别,但邪教具备一些共同的特征,主要有以下六个方面:

    第一,打着宗教、科学的幌子编造歪理邪说。大凡邪教,往往把宗教教义、科学知识盗用一部分,篡改一部分,扭曲一部分,拼凑成所谓“教规教义”,把其歪理邪说披上宗教或者科学的外衣,具有更大的欺骗性,达到对成员精神控制的目的。

    第二,神化邪教头子,进行精神控制。有的把邪教头子吹捧成“活佛”、“神仙”、“基督”,无所不知,无所不能,法力无边,能知道过去、现在、未来的一切,拥有绝对的权威。有的邪教头子自称是“神的化身”、“神的儿子”、“基督的肉身”等等,能包治百病,使死人复活。更有的甚至自吹为“救世主”,是来“拯救”全人类的。为了让成员完全顺从,邪教头子和骨干成员还利用各种谎言、骗术和心理暗示、诱导等手法,对成员进行“洗脑”。尽管方式不同、名称不一,但是无一例外地都把邪教头子吹捧为至高无上的“神”,使邪教成员感觉很神秘,对他顶礼膜拜,百般顺从。

    第三,建立地下组织,进行非法活动。邪教组织在活动时大都偷偷摸摸,暗地里进行,行为十分诡秘。他们的活动均选择偏僻地点,在深夜进行,并派专人分段接送,设立多道岗哨。有的邪教组织规定,其成员一律不准使用真名,要互称“灵”名,暗号联络,不准打听对方的真名、籍贯;活动时,不准携带任何证件。还有的建立了自上而下的地下组织体系,邪教头子之下设多层组织,有的叫“大区”、“小区”,有的叫“教会”、“小组”、“小排”,有的还按地域划分若干“牧区”。有的还规定,站点、小分会以上的负责人均由总部任命,并实行异地交流。他们内部等级和戒律森严,要求其成员绝对服从邪教头子,严禁脱离和背叛邪教组织。

    第四,不择手段地骗敛钱财。邪教头子对钱财都特别贪。虽然玩弄骗术不同,但他们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敛财,尽可能地把成员的钱财放到自己的腰包里来。邪教要求“成员要完全奉献,来满足教主的旨意”,宣扬“奉献”得越多,得到“平安”、“恩典”越多。有的以欺骗、恐吓等方式,向成员销售分文不值的“圣水”、“圣物”,吹嘘能够“治百病”、“保平安”、“上层次”,从中获取巨额利润。

    第五,言论反动,扰乱人心。邪教往往利用成员的心理特点,以邪教的反动教义煽动其对社会现实的不满。挑动信徒从事反社会的活动;有的利用社会上存在的一些腐败现象、贫富差别等社会问题,离间政府与人民群众的关系,破坏社会稳定;有的借天灾人祸散布谣言,煽动群众对抗政府。这些都赤裸裸地表明了邪教反政府、反社会的本质。

    第六,宣扬“末日来临”。编造“世界末日就要来到”、“大灾大难即将降临”等歪理邪说,恐吓和诱骗群众,是邪教惯用的手法。他们有的说地球就要大爆炸,有的说地球将变成一团火,有的说洪水很快会淹没整个世界,借此制造恐慌。然后,再把自己打扮成“救世主”,宣扬只有听他们的话才能得救、升天和脱离苦海。尽管这些谣言一次次地破灭,但他们总会继续编造出种种理由,来隐瞒其不可告人的目的。

    (二)邪教的共同危害。虽然各邪教组织打着“强身健体”、“行善积德”、“做好人”等幌子,但其政治目的和社会危害日益显现。

    1、强行发展群众入教。他们惯用的手法是利用亲戚、朋友、夫妻等裙带关系发展成员。大部分群众出于脸面和关系上的顾虑,勉强入教,从而坠入邪教组织精神控制的范围之后难以自拔,并用同样方式发展其他成员。这样就人传人、户传户、村传村,发展蔓延。

    2、编造谎言,蒙骗群众入教。现在广大的农村地区,是邪教组织生存的土壤。因为偏僻贫困山区、地广人稀地区,群众信息来源少,群众文化水平低,封建思想的遗存根深蒂固,接触的社会面相对较狭窄,这些地区的群众很容易接受邪教组织的影响。他们就编造“地球要爆炸了”、“世界的末日到了”、“人类有灾难了”等谎言蒙蔽群众,笼络群众,控制群众,发展成员。

    3、破坏家庭,丧失伦理。入教群众往往受邪教歪理邪说的蒙骗,好吃懒做,不为人之父母,不孝敬老人,丧失伦理,造成家庭不和,妻离子散,给社会带来了严重的不安定因素。如某村一妇女入教,其丈夫坚决反对并坚持不入教,这位妇女就不回家,不给两个小孩做饭、洗衣,家中有啥取啥。其丈夫多次找到该教会聚集点,想挽救这个家庭,也无济于事。

    4、行动诡秘,危害极大。邪教在周六、周日过礼拜,他们过礼拜与宗教不同,他们没有固定地址,往往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难以控制。在活动时间,场外还有放哨人员,时刻注意其他群众和有关人员的动向,暗号联络,逃避打击,危害极大。

    (三)邪教的发展趋势。近年来,随着公安机关对邪教组织打击力度的不断加大,为逃避打击,一些邪教组织改变策略,变换手法,其活动出现了一些新的特点和趋势。

    1、组织体系严密,活动更加诡秘。各邪教组织历经打击,其组织体系更加严密,活动更加诡秘,上层骨干分子隐藏幕后,遥控指挥,骨干成员之间使用化名联系,一般骨干定期进行“反侦察”培训,还有的邪教组织如“呼喊派”利用合法身份做掩护建立联系点、接待家、聚会点作为活动场所。邪教组织既有严密组织又属分散形态,难以掌控。

    2、上网下载、印刷、制作反动宣传品向农村转移。过去一般认为上网下载、印刷、制作邪教宣传品等有一定科技含量的邪教组织活动主要集中在城区文化层次较高的群体,但是从近几年有关情况看,类似案件却多发于农村地区。邪教组织骨干分子利用农村地区面积大、空房多、居住分散、管理难等特点,以“遍地开花”方式,教授农村地区邪教组织成员成立家庭资料点、小作坊,制作、印刷反动宣传品,分散发放给邪教人员。

    3、邪教组织走出农村,逐步向城区发展。2000年以前,邪教组织发展成员主要针对地处偏远、经济落后、文化层次低的农村地区,进入21世纪以后,随着经济的发展农民外出务工、经商等活动的增加,邪教组织趁机向城区发展蔓延,特别是2005年以后,邪教组织纷纷在城区建立接待家、联系点大肆发展成员。如“门徒会”邪教组织产生于偏僻的陕西省耀县,其上层骨干成员均为高中以下文化程度的农民,受农民自卑心理影响,2000年以前其发展方向主要是广大农村,从莱西市的情况看,2005年以前的“门徒会”活动主要集中在农村,但在2005年以后,“门徒会”邪教组织在城区的发展蔓延明显加快。

    4、聚敛钱财,以商养教(功)。聚敛钱财是各个邪教组织最基本的特征之一,各邪教组织打着“教内救济”、“向神奉献”和“救助流离失所同修”等名义大肆聚敛钱财,有的提出“一千不多,一百不少,就看人心”。受邪教组织蛊惑,一些信徒宁肯少吃也要省钱上交,还有的信徒把家中为病人治病的钱拿出来上交。各邪教组织利用募集上来的资金,发展组织,壮大队伍,进行各类违法犯罪活动。

    5、利用高科技手段进行违法犯罪出现端倪。以往总认为农民文化层次低,电视插播等高科技违法犯罪离农村地区很遥远,但是从近几年周边一些地区出现的多起法轮功电视插播未遂案件告诉我们,邪教组织利用高科技犯罪就在眼前。而且作案人只要按照明慧网教授的作案步骤,到市场上购买公开出售的相关器件进行安装就能实施高科技犯罪。

    总之,邪教组织是披着宗教“羊皮”的“狼”,他们为了掩盖事实,掩盖不可告人的目的,往往变换手法,活动诡秘。广大人民群众应该擦亮眼睛,清醒地认识到邪教组织已是当今社会的一大公害,应该提高思想觉悟,认清邪教本质,自觉远离邪教;崇尚科学,反对邪教,共创美好家园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4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