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李洪志为什么对泰国之行讳莫如深
2016年11月06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李洪志为什么对泰国之行讳莫如深

    李洪志的前妹夫孙森伦最近在香港出版了《我与李洪志一家在泰国的日子——法轮功教主妹夫的自述》(简称《日子》)。在该书中,孙森伦回忆了1991年5月至1992年3月李洪志在泰国长达10个月的生活经历。如果没有《日子》这本书诉披露,还真没几个人知道李洪志这段神密的经历。这位“宇宙主佛”为什么对自己的这段经历守口如瓶、从不提及,且讳莫如深呢?因为正是李洪志这次泰国之行,才孵化出了法轮功这个祸胎,这个事实真相一旦被人所知,他的一切谎言就会不攻自破,对他自己和他的法轮大法无疑是个致命的打击。

    泰国之行揭露了李洪志热衷功法的真实目的-----赚钱。在当时“气功热”、“特异功能功热”的背景下,李洪志看人家气功师教功能挣钱,他就去练气功,先练习禅密功,感觉效果不好又转练九宫八卦拳等,最终还停薪留职专心练气功。看别人用气功挣大钱的李洪志自己却迟迟挣不到钱,辞了工作,没有了工资,一米八几的大个子反倒要靠家人养活,李洪志是失意的,更是失败,在家人眼里他也特没地位,特别是其母亲卢淑珍,动不动就训斥他。从《日子》看,虽然李洪志是家中的长子,但卢淑珍根本就不给他留面子,当着孙森伦这个外戚的面都会教训他,而且还不是一次两次;有时卢淑珍骂的话是很伤男人的自尊的,“卢淑珍不高兴时就大声说李洪志个子这么大,只会练气功,好吃懒做怎么得了,什么正事都不做,说他以后怎么教育女儿,怎么生活?”、“家里没有一个人让我省心啊,有人是满肚子花花肠子,天天在外面乱搞女人;有人是每天好吃懒做,游手好闲,什么事情不做,练什么狗屁气功,几十岁的人了,满脑子豆腐渣,天天练气功,人家就会给你送烤肉、送啤酒呀?天天练气功,人家就会跪在你面前叫你‘大师,大师’呀?”对于其母的斥骂,李洪志也是从来不反驳的,因为他无以反驳,一心想挣大钱的他当时确实是个失败者,作为家中的长子在家靠家人养,到了泰国还要靠妹夫养活。

    因为在国内失意被家人安排到泰国散心的李洪志,到了泰国那颗不安份的心反而更加膨胀了。在泰国,李洪志看到了法轮功挣钱的“前景”和“钱景”,也第一次感受到了挣钱的快感。当卢淑珍又当着其妹夫孙森伦等人的面数落时,赚到了“第一桶金”的李洪志把家里的电视关掉,郑重往桌上拍出10000泰铢,并称:“他练功可以去治病,有钱拿。这些都是小钱,将来他可以赚大钱,即使不用出力气,就靠用嘴一说,就有人送钱来给他,信不信?”;“他又说不要看不起他,现在虽然他没有钱,但以后他要养全家,他要让全中国或者全世界都知道他李洪志” 。赚到了第一桶金的李洪志终于在家人面前挺起了腰杆,更可谓野心大大的――“要让全中国或者全世界都知道他李洪志”。《日子》向我们透露了李洪志野心膨胀的原因,是泰国浓厚的宗教氛围让他更加看好法轮功的“前景”和“钱景”,当参观寺庙时李洪志说“泰国的寺庙真多啊,这里的人信奉佛教真是太虔诚了,对佛祖又那么膜拜,不知道还有谁能超过释迦牟尼对凡人的影响啊…佛祖应该会转世吧…”,也许当时李洪志想的如果自己假托佛祖转世该有多少人对自己顶礼膜拜哟;当李洪志看到寺庙捐款箱里有很多钱时,李洪志想的是“每天都有这么多的钱,寺庙里一年下来,钱就多得数不清了吧”;因李洪志教练气功热情过分,学功的老人感觉实在过意不去就给了他10000泰铢的小费,这更坚定了李洪志靠法轮功不但能挣钱而且挣钱既快又多的想法,其炮制法轮功的野心也越大了。《日子》也告诉我们,“赚钱事件”发生后,李洪志最大的变化是变得更加勤奋了――加速法轮功的推出过程。

    泰国之行揭露了李洪志定型设计法轮功的真实过程----剽窃。20世纪80年代的“气功热”、“特异功能热”中,看到有的“气功大师”赚足了钱,李洪志便不安份起来,“他发现,当时有很多人都想学习气功。教气功的人很少,学气功的人却很多,教人练气功也可以赚大钱,总比天天值班、守仓库、抓小偷强”,也想打出自己的一片天地,他先后学习了禅密功、学习气功治病、学习九宫八卦等。但在一次又一次学习中,他虽然既未学成,也没有挣到钱,但即使李洪志辞职后丧失收入来源穷困潦倒也没有死心。也许,在学习他人的过程中,李洪志已经瞧出了门道――知道了其中的猫腻,明白要想骗大钱就要有自己的牌子,产生了炮制一种新“气功”的想法。到泰国散心的李洪志每天的任务就是吃饭、睡觉、练功、看报、逛街。但在卢淑珍骂他好吃懒做时,他说自己一直在想着“宇宙的大事”。当孙森伦在有一次吃饭的时候,直接问李洪志总是在房间里做些什么,李洪志回答是“修炼气功,他在中国大陆学过几种气功,他说这些气功不完善,不好看,不容易学,他自己正在编排一种新气功,还没有成型,动作还不够满意,总之正在演练中。”

    但这个还在演练之中的、还没有成型的“新气功”,却在李洪志离开泰国之后的短短几个月即在中国大陆传播。可以推测,正是泰国之行,使李洪志最终完成了对法轮功的定型设计。从《日子》的描述中,我们可以看到李洪志在泰国期间定型法轮功的大量活动:模仿佛教“手印”,在参观寺庙时,最爱听导游讲解佛祖的手势,即“手印”,还一边听一边比划,竟然忘记跟着导游参观;剽窃泰国佛像、舞蹈动作,李洪志在参观寺庙、观看泰国舞蹈时,又是作记录、又是拍照,特别是在观看舞蹈时“对于每一个有用的动作,李洪志均不会放过,他拍摄不同的角度,不同的演员,不同的姿势,那种认真的神情,好像一个摄影记者一样,很专业,很投入”,“重点地拍摄了很多人们舞蹈时四肢的肢体动作”,而这些照片都是李洪志编排法轮功动作的“参照”。孙森伦在《日子》里写道,“有一次我入他房间,他在排练动作,说是为了下个星期去斋堂教授,桌子上放满了去佛寺拍的相片,有佛像的,也有舞蹈的,还有那些各种小册子上的练功动作。”通过前后比较,孙森伦发现“《中国法轮功》……这部高级的法轮功里的很多动作,就是从泰国舞蹈和泰国寺庙佛像、壁画里学来的”。

    泰国之行揭露了李洪志靠法轮功敛财的真实手段----骗术。泰国之行前,李洪志看到搞气功能挣钱,但却没摸着门路,在气功上反反复复折腾了三四年,只是陪着别人赚钱了,自己本想辞了工作大干一场,反而落得个靠家人养活、受家人数落的下场。但李洪志并没有死心,即使到泰国散心、寄于妹夫篱下,也没忘记研究他的骗术。从《日子》的描述来看,地摊小册子对李洪志的影响非常大。“李洪志有一次拿回来很多小册子和印刷品,我仔细看,原来是一个自称佛教宗派的书本。……教主说自己精通佛、道和基督教教义,能占吉凶、知未来,教人趋利避害。受西方阿弥陀佛重托来到人间拯救众生,他是佛教密宗唯一传人。说他自己已修成最高的佛法,是人间最懂佛理和法力的人,是帮助众生获得解脱的‘最高佛’。书里说教主能帮助教徒激发特异功能,可使教徒发大财。要求教徒们捐款,这样可以获得更多的回报。他还告诉教徒与非教徒,只要不信或诽谤本教,将会受到诸如车祸一类的意外惩罚。”“教主鼓励信徒去掉自己身上的‘内魔’,比如说对尘世亲情的留恋及正常人的欲望等等,要与‘内魔’作斗争,以获得‘长功’。” “李洪志除了吃饭、睡觉、游玩、练功以外,就是自己躲在房间里研读这些书籍”,“李洪志见到我翻阅他拿回来的小册子,就立刻把这些材料收起来,对我说他只是随便看看,了解这些宗教派别的情况,对学习佛教是不是有一些启发”。这些小册子里邪恶的说教看来是对李洪志的确是很有“启发”,我们可以看到,李洪志正式推出法轮功与该邪教的宣传何其相似。

    在泰国,李洪志不仅学到了骗术,还通过实践进行了验证。自认为已经找到骗钱法术的李洪志终于按捺不住,要跑出去试验了,他特意避开孙森伦自己跑到龙莲寺斋堂向在公园时锻炼的老人推荐他的“气功”,在人家不理会的情况还厚着脸皮去教;看自己实在没招了,就拉上了孙森伦这个泰国通从中帮忙,情况才有好转;为了能够吸引人,李洪志打着免费教功、治病的旗号;当这些人上了套之后,“心甘情愿”地奉献了10000泰铢的辛苦费。正是这一万泰铢,让李洪志尝到了赚钱的滋味,找到了尊严,看到了“成功”的希望。这种用“免费”招徕人的传播方式在以后法轮功的传播中加以广泛运用。小试成功后的李洪志继续对其“新气功”进行了改良、包装,并急不可耐地要回国了。

    结束泰国之行的“李洪志与李美歌临登机前,李洪志还很神秘且郑重地对我说,佛法将要再次改写世界,他要办的是令人刮目相看的大事,而不是这些的小事。”这也从侧面说明,李洪志炮制的法轮功已经最终成形,李洪志要开始散播他的邪毒了。在李洪志回国之后短短数月,泰国之行前那个还没有成形的新气功变成了法轮功。对于泰国之行,李洪志讳莫如深,从不提及。但所谓欲盖弥彰,这反而证明泰国之行对李洪志的重大影响,说明法轮功并不是李洪志在所谓的佛家的、道家的、大道的还有其他门派的上师的参与下、在师父们的指导下制定的,而是李洪志的泰国之行孵化出了法轮功这个祸胎。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49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