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李洪志泰国之行的“收获”
2016年11月05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李洪志泰国之行的“收获”

    人们常说,有什么样的昨天就有什么样的今天,有什么样的今天就有什么样的明天,说明经历对人生影响的重要性。孙森伦,李洪志亲妹妹李萍的前夫,他最近推出《李洪志在泰国的日子》(以下简称《日子》)一书,讲述自己与李洪志一家人在泰国的日子,重点又在1991年4月至1992年春,即李洪志传播法轮功的前一年。透过《日子》一书,人们可以看到泰国之行对李洪志编造法轮功的影响,笔者解读如下:

    观了几座寺庙,悟出冒充“宇宙主佛”

    孙森伦在《日子》中介绍,泰国是佛教盛行的国家,全国有大大小小寺庙3万余座,有着“千佛之国”与“黄袍佛国 ”的说法,僧人更是多得不计其数。李洪志在泰国期间,特别喜欢观光当地的佛堂寺庙,多次要求孙森伦利用周末等时间带他观光旅游。期间,先后参观了玉佛寺、卧佛寺、金山寺、塔旺寺、差拉寺、坎玛突亚寺等古代寺庙,李洪志参观时发现5月13日是泰国的佛诞节,人们为了纪念佛祖释加牟尼诞生,全国专门放假一天。这一“惊奇”发现让李洪志若有所思,在确证五月十三日是佛祖释加牟尼生日时,李洪志不断地念着“5月13日,5月13日”,用心之深昭然若揭。

    从泰国回来后,李洪志开始“出山”传播法轮功,声称自己是“释迦牟尼转世”,为了证实这一谎言,1994年9月23日他找到在公安局任职的弟子徐寅筌帮忙,到户籍所在地绿园派出所篡改出生日期,重新办理了身份证。李洪志之所以这么做,是佛祖对泰国人的影响深深地刺激了他,希望自己成为弟子心中的“释迦牟尼”,使法轮功得到更多人的认同,为骗取更多利益创造条件。看看,李洪志传播法轮功时冒充“宇宙主佛”,声称 “这宇宙中我的年龄最大,你们谁也没有我大”等等,可以从他在泰国参观寺庙中找到影子。

    看了几场舞蹈,悟出改编“练功动作”

    孙森伦在《日子》中讲述,观看泰国歌舞,并从不同角度拍照,是李洪志在泰国的又一个兴趣点。比如,“对于每一个有用的动作,李洪志均不会放过,他拍摄不同的角度,不同的演员,不同的姿势,那种认真的神情,好象一个摄影记者一样,很专业,很投入”;又如,“每次去剧院看泰国歌舞演出,是李洪志最为忙碌的时候,他总是喜欢去第一排,因为可以看得清楚,拍的相片也就清楚,一场演出结束,他可以拍很多胶片”等等。李洪志拍照并不是纪念泰国之行,而是用于研究、学习和模仿。每次拍照回到家中,他都要和女儿关起门来着摸,或女儿模仿他在一边指导,或他模仿女儿在一边点评,慢慢地把泰国跳舞动作转化为练功的一部分。

    从泰国回来后,李洪志对法轮功的练功动作进行系统整理,并最终确定“佛展千手法”、“法轮桩法”、“贯通两极法”、“法轮周天法”、“神通加持法”五套练功动作,在《中国法轮功》中公开推广。了解内情的人都知道,李洪志的五套练功动作,有禅密功的东西,也有九宫八卦功的东西,还有泰国跳舞的东西,特别是“神通加持法”,简直是泰国舞蹈的翻版。话也可以这样说,如果没有泰国之行,李洪志即使传播法轮功,其练功动作也只有四套,所谓的“神通加持法”将无从谈起。

    拿了几份材料,悟出编造“大法歪理”

    孙森伦在《日子》中回忆,由于李洪志喜欢气功,又关注佛教、宗教和泰国舞蹈,对类似方面的书籍兴趣浓厚。有一次,李洪志从外面带回很多宣传小册子和印刷品,书里说教主能帮助教徒激发特异功能,可使教徒发大财;要求教徒们捐款,这样可以获得更多的回报;不信或诽谤,将会受到诸如车祸一类的意外惩罚;鼓励信徒去掉对尘世亲情的留恋及正常人的欲望;要求女性信徒与教主“合体双修”等等。作为在台湾读过书的孙森伦一看就知道,这是台湾人卢胜彦传播“真佛灵仙宗”的免费宣传材料,而“真佛灵仙宗”是公认的“附佛外道”邪教。

    从泰国回来后,李洪志大肆宣扬法轮功歪理邪说,其内容与“真佛灵仙宗”所宣传的如出一辙。比如,教唆弟子脱离常人之情的“去情说”、宣扬反对法轮功遭报应的“恶报说”、引诱弟子淫乱的“男女双修说”、煽动弟子捐献的“威德说”、一人练功、全家受益的“福报说”等等。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与其说李洪志编创了“大法歪理”,还不说他重新包装了“真佛灵仙宗”的歪理邪说。

    遭了几回白眼,悟出一个“传功伎俩”

    孙森伦在《日子》中记载,李洪志是好为人师的人,在泰国遇到有练习气功的,难免控制不住去指导,但屡遭白眼,“老人们各练各自的,且看他是外来人员,很陌生,就没有让他指导,但李洪志也不觉得尴尬和不自在,硬是要在一旁观看,时不时还要纠正别人的动作。”很快,李洪志汲取了教训,拉着孙森伦当翻译,然后推出“义务传功”,吸引气功爱好者参与,同时也尝到了甜头,“这样就吸引了更多人的到来,但是时间长了,斋堂弟子们也不好意思,也看不下去,决定让来治病的人和练功的人均出一些钱给李洪志,李洪志先推辞了一番然后也就接受了。”由此可见,李洪志的“免费”并非真正免费,而是通过欲擒故纵的方式吸引人,要钱才是他终极目的。

    从泰国回来后,李洪志如法炮制,打着“免费传功”的幌子广收信徒扩大队伍。据早期弟子李昌在《对法轮功邪教的认识与反思》交待:他(李洪志)在开始传授法轮功时,声称要为气功“正名”,打着“真善忍”和义务传授功法的幌子,从而骗取了群众的信任,并以此树立了他“功高法正”的形象。李洪志向来爱财如命,当年一家人又急需要钱改善生活,如果没有在泰国好为人师的尴尬和“义务传功”的甜头,李洪志会把“义务传功”运用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吗?

    泰国之行,种种见闻诱导李洪志后来疯狂传播法轮功,实现了他图名、捞钱、骗色的人生“梦想”,同时也使他沦为犯罪分子窜逃异国,其中的关联不仅值得世人深思,更值得李洪志反省,毕竟人生只有一次,过去的不会重来。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5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