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浅析邪教教主们的恶意利诱
2016年11月04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浅析邪教教主们的恶意利诱

    毋庸置疑,因为邪教教主呼应了一些群体最近切,也是最普度的身体健康和精神慰藉的畸形需求,使邪教组织在某种程度上具有了不断滋生、蔓延、发展的丰富土壤。他们所提供的、所承诺的往往是现代科学尚无法提供的、或者是只能对部分人提供的,如昂贵的医疗费用和巨额的心理治疗费用,使许多人无法享受这些科学所能提供的帮助;邪教教主还提供了科学所无法提供的最大慰藉——生命的永远、命运的可把握。因此,虽然一些邪教组织强调“清心寡欲”或去除“名、利、情”,但其无论是在其教义上,还是在其修炼的终极目标上,邪教都不约而同充斥着的极强的恶意利诱,而这恰好是引发信徒们痴迷邪教组织的根本原因。

    ——用虚幻前景去满足练习者的畸形的“心理需求”。

    美国心理学家马斯洛在其所倡导的人本主义人格理论中提出人的需求从本质上来讲就是对功利的一种渴望和追求。邪教练习者在现实生活中绝大部分属于不折不扣的“弱势”群体,他们或是贫困潦倒,或是病痛缠身,或是生活蹉跎,或是家庭失和……人的本能需求迫使他们急于寻找摆脱“弱势”的途径,邪教教主们提出的虚幻的修炼前景正好迎合了他们的这种畸形的“理想渴求”。如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就抛出了他的“极乐世界”,吹嘘“圆满”后,便可以进入到“树是金的,地是金的,鸟是金的,花是金的……连佛体都是金光闪闪的”,“你听说过极乐世界吗?法轮世界更美”,“是把你从常人最苦的状态拿到高层次上去,永远不吃苦,解脱了”。三班仆人派教主徐文库则以“耶稣基督真理教会”的名义,到处散布“世界末日至,耶稣提携信主的人上天堂,不信主的人下地狱”等言论。大卫教教主大卫·考雷声称,大卫教的信徒是人类“最优秀分子”,世界末日就是一场同异教徒的血战,大卫教的信仰者将在这场“圣战”中献身,从而得以升天……。如此这般,教主们就给练习者虚构了一个让他们脱离客观现实的“理想世界”,让他们生活于妄想和虚幻之中,把他们在现实中得不到满足的希望和需要全部寄托于教主们虚幻的谎言和口头许诺中,以至于最终完全不能自拔,甚至以极端的方式幻想快速达到这一目标。如震惊中外的天安门广场集体自焚事件参与者、法轮功练习者刘葆荣直言不讳的说“‘圆满’就是去‘天国世界’……就是金子铺地,路是金的,鸟是金的,什么都是金子的,人体也是金的”。

    ——用“功能神通”去满足练习者畸形的“生理需求”。

    人生在世,不可避免的会遭遇到各种生理上的痛苦,一些人备受病痛折磨,一些人会意外的遭受到各种无妄之灾……现实生活中的弱势使法轮功练习者很难摆脱这种生理上的苦痛,而这种生理弱点就恰恰为各种神秘主义、封建迷信、伪科学的东西预留了充足的生存空间,他们往往会去盲目的相信某些不可思议的,神秘主义的、非理性和超自然的东西,教主们极力吹嘘的各种“功能神通”,再一次满足了他们的这种生理上的极度渴求。法轮功教主李洪志宣称修炼“圆满”后“就是光焰无际的神、佛、道,具有一切佛法神通的神的伟大形象”,“如果你真的圆满了,你是修成了一个很大的神……你把地球攥在手里也都不费吹灰之力”。奥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在教团杂志上自诩:“我在经历着特殊的轮回,前生已达到了完全解脱,达到了悟道的境界。”,宣称教徒喝他的血液和洗浴后的水后,可以得到智慧。为此,奥姆真理教还制造了一种帽子,叫做“脑波同步仪”,声称戴在头上可以接收麻原的脑电波。天堂之门教教主阿普尔怀特和他的天堂之门教宣称,人的躯体不过是一个可以抛弃的容器或载体,任何追随他们的信徒必须摆脱尘世的羁绊,必要时甚至抛弃自己的躯壳,登上外星人前来迎接他们的外星人太空船,飞离地球,迈入人生的下一个阶段,登上天堂,升华到一个新的境界。门徒会教主季三保则宣称,有病只要整天祷告就能好,不要吃药打针,“信教可以每人每天只吃二两粮,不用种庄稼”,“往后干活没用了,只要信主信神就行了”……这些“神通”对于信徒们来说,无异于天上掉馅饼,不仅从此摆脱因生理缺陷带来的各种苦痛,而后还能当上神话传说中的“佛道神”,不能不说是一种致命的诱惑。因此,一些练习者为了这些所谓的“神通”转移了人生的方向,为修炼成佛体可以丢弃人间的一切,有的甚至走火入魔,精神崩溃,沦为邪教的牺牲品。1994年10月4日,太阳圣殿教53名教徒为躲避世界末日在加拿大魁北克和瑞士自杀,1995年12月,在法国伊泽尔省韦科尔高原上再次发生集体自杀事件,造成包括3名儿童在内的16人死亡。

    ——用“身份蜕变”去满足练习者的畸形的“身份需求”。

    现实生活中处于弱势和边缘群体的教徒们,在心理上容易滋生一种“低人一等”“抬不起头来”的卑微感觉,因此最为渴望就是能找到一种途径迅速摆脱这种现实中卑微身份和边缘现状,但由于性格缺陷、心理障碍、思维弊端、思想不纯等等原因又使他们不能轻易的改变目前的弱势状况,他们往往潜意识的极度渴求自己能拥有某种常人所不能企及“高贵身份”,邪教教主们又再次迎合了他们的急需身份蜕变这一需求。如法轮功教主李洪志宣称弟子是“另外空间”的“王候将相”,“如果世上很多生命都是有来头的,他们是什么王、主、很大的天体的神……你救度了他,大家想一想,你是不是救度了一个神?很可能是一个非常高的神”,“我说大法弟子历史上都是王、都是天上的王,每个人都有主见,每个人都有独立的完成事情的能力”。大卫教教主大卫·考雷声称,大卫教的信徒是人类“最优秀分子”。太阳圣殿教教主吕克·茹雷宣称,太阳圣殿教就是人类末日来临之时唯一可以得救的“诺亚方舟”,那些没有被太阳圣殿教选中的人将在未来的日子里受到严厉的审判。在各类邪教的教义中,都极力贬低不入教的常人,不是声称他们是“垃圾”,就是宣称他们是“世界末日”来临时将被淘汰的对象,而教众则是拥有让常人不可企及的高贵身份,不光可以得救,而且还能升天享福。教主们虚构出来这些“高贵”身份对于教众们来说无疑莫大的安慰,有病无治,工作不顺、恋爱失败、经历坎坷、经济状况不佳、人际关系失调、现实处境不妙等等的弱势煎熬使他们迫切需要有这么一种“优越”身份来填补,而入教就是他们唯一的途径。殊不知,这种“满足”的背后却让他们滑向了更加深不可测的不幸深渊!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5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