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邪教“生财之道”剖析
2016年11月04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邪教“生财之道”剖析

    随着经济全球化步伐的加快,邪教越来越多地涉足经济领域,邪教经济实体化现象逐渐进入人们视野。本文将重点分析邪教敛钱的来源、危害及防范对策,以引起社会各界的高度重视。

    邪教“生财之道”的来源

    法轮功邪教组织头子李洪志出山初期的主要目的就是骗取钱财,为攫取不义之财,李洪志可以说是不择手段。其非法敛财的主要方式是通过办班收费、销售非法出版物及练功用品、诱骗法轮功练习者捐助和偷逃国家税金。据公安机关查明,1992年5月至1994年底,李洪志本人或伙同他人办班56期,净收入达178.32万元,其中,在哈尔滨办班时间只有几天,就收入53万元。笔者还对“科学教派”、“奥姆真理教”、“太阳圣殿教”、“美国大卫教”等在世界上影响较大的邪教敛财方式进行了归纳分析,总结出了十类主要来源。

    首先,要求信徒捐献财产,无偿拥有信徒劳动,骗取社会募捐是各种邪教共有的敛财手段。“美国大卫教”信徒须将薪金、存款全部交由教主处理,而且信徒只能过清苦的生活;“恢复上帝十戒运动”的教规规定:教徒必须将全部财物献给教主;“太阳圣殿教”开办“新生命学校”,鼓吹放弃物质享受和私有财产,以达到更高的思想境界。教主要求信徒缴纳巨额的会费,以表忠心。

    其次,以心理咨询、精神治疗的名义大肆敛财。“科学教派”教主哈伯德鼓吹其通灵术是一门最先进的心灵科学,能完全治愈所有的非器质性精神疾病和所有器质性身心疾病。科学教派设立了名目繁多的收费,听一堂“清除课”(入教入门课)需付费3800多美元,而要达到最高的等级则要付14000多美元,普通人接受“通往开悟之桥”的八步训练,收费高达20万40万美元。太阳圣殿教教主茹雷先用一些浅显易懂的心理疗法使人们对他产生信任感,慢慢诱导他们与其接近,然后再使他们越陷越深,直到相信只要教主的训示才是真理。

    第三,利用所谓的“超能力治病”骗取钱财。“奥姆真理教”的麻原宣称其超能力可以做透视诊断、治病,“癌、艾滋病不再恐怖了”,超能力治病敛财是麻原的发迹秘诀。邪教“法之华三法行”头目福永自称是“继释迦牟尼、基督之后的最后一位人类拯救者”,是日本惟一能听到“天声”的“天声传递者”。他的“脚底诊断法”可明查人类疾病,只要交纳“入会费”并购买教材,参加他的“法华三法行自我启示研讨会”,按他的教诲“修行”,就能“百病尽除,身心健康,家庭平安”。据报道,福永及其组织迄今利用此法已从3万多人手中暴敛了610多亿日元的巨额不义之财。

    第四,举办各种活动,收取巨额费用。组织巨型婚礼是“统一教”教主文鲜明的独家发明。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开始,“统一教”就指定几十对、几百对陌生人成为配偶,在文鲜明的主持下结婚。1992年8月25日,来自世界上100多个国家的4万多名新人,聚集汉城,接受文鲜明的祝福。他们手持对方的照片来汉城寻找并不相识的“心上人”,会面后举行婚礼。为了这些婚礼,他们要上缴教会数百至数千美元的费用。1997年,“统一教”又在美国举行了十多万人参加的超级巨型集体婚礼,文鲜明在成为世界新闻人物的同时,拥有了源源不断的财源。

    第五,开设网络公司。邪教“天堂之门”被称为“网络邪教”,其成立了“更高源泉”的电脑网络网页设计公司,该公司以它的价格远较其他同行低廉而赢得大量客户,由此财源滚滚。并正式报出“天堂之门”互联网网页,大肆宣传该教派的教义,以便扩大影响,吸引更多的人士参与其邪教活动。如今,网络已成为各个邪教传教和敛财的最重要阵地之一。

    第六,投资企业,向企业渗透。“科学教派”凭借其强大的经济实力,在国际上走“经济传教”的路子,通过经济投资形式向企业渗透,控制企业,把企业变成传教和与当地政府对抗的基地。据统计,1987年“统一教”在全球范围拥有企业150余个,资产超过数十亿美元,经营领域几乎涉及所有经济部门。

    第七,乞讨。邪教“上帝之子”教规规定,每个信徒都必须乞讨。每一成员都必须把乞讨来的钱统统上交。他们乞讨的口头禅是“我们为一个青年基督救济会募捐乞讨。”每一个成员都要完成一天的乞讨数目。在德国,“上帝之子”规定信徒每天必须乞讨50马克;在美国,信徒每天的乞讨数目是40美元。

    第八,情爱钓鱼。 邪教“上帝之子”教主伯格1976年推出所谓“调情钓鱼法”,让一些女性在组成所谓的“爱情之家”,以肉体去引诱异性,以此索要钱款,筹募经费,其收入全部上交伯格。伯格要求每个做丈夫的男信徒宽容其妻子,要求信徒奉献肉体,使女性成为教派“共同的财产”。女教徒通过色情事业为“上帝之子”创造财富,男信徒则通过同样的行为使一些单纯幼稚的年轻女士“上钩”,创造“鱼儿”。据“上帝之子”内部资料统计,开始“钓鱼”只几个月,男性主顾就达到5155人,其中工业家1700人,公务员1300人,大学生459人,商界人士230人,记者85人。

    第九,走私武器,制贩毒品。1993年,邪教“太阳圣殿教”教主茹雷在澳大利亚等地购买枪支、子弹、地雷等军火,再走私到发展中国家,并把挣到的钱通过购买欧洲、加拿大的房产而合法化,为此他己受到“犯罪洗钱”的指控。科学教派精神治疗的必备灵药,一剂量需3000法郎的所谓“PP维生素”其实是一种弱性毒品,长期服用,会使人精神萎靡,心力衰竭。奥姆真理教用一种“黄色液体”的毒品麻醉教徒神经,进行精神摧残,致使许多人中毒死亡。

    第十,政治、利益集团的资助。一些国家抓住邪教惟利是图的本质,通过提供经济支持,壮大其组织,达到随时利用的目的。

    邪教敛钱的危害

    首先,经济利益是催生邪教的主要动力。邪教“科学教派”教主哈伯德曾说:“在今天,你要想成为百万富翁,就得去创立你自己的宗教。”他在教会内部的一则文件中还说:“赚钱,赚更多的钱。不要问用什么方法和为什么,赚钱就是目的。”对于邪教教主来说,创立邪教就是种下摇钱树、埋下聚宝盆。同时,邪教敛钱后的迅猛发展使邪教骨干分子职业化成为可能,而职业化的邪教骨干分子又极有可能成为新邪教的创始人。因此,从“母邪教”孳生“子邪教”,从“子邪教”孳生“孙邪教”的速度之快,数量之多,就不难理解了。

    其次,危害社会经济秩序和人们生命财产安全。邪教向企业渗透、投资和控制企业的直接经济目的有两个:第一,转移资金。把企业作为其洗钱的工具,通过由其控制的企业将巨额非法收入洗白后转移。第二,获得更稳定、更多的经济来源,以此来确保它们的发展。而作为法人的企业在成为邪教组织发展的载体的同时,又面临被邪教带离正常轨道,甚至被“邪教化”的危险。企业的生存和发展无法保障,企业员工的合法利益、人身安全无法保障。普通邪教信徒面临两个方面的危险:第一,无益地耗费自己的时间和精力,破坏自己的职业能力,浪费自己的钱财。第二,许多邪教声称可以代替医学给人们治病,提出一些荒唐的治疗方法,让信徒吃价格昂贵的神药,导致大量信徒人财两空,其危害之烈,令人触目惊心。

    第三,邪教敛钱所得的巨大收入,成为反社会、反人类活动的经济支柱。邪教通过敛钱使其具有了强大的经济支撑,有足够的力量与政府、民众和媒体抗衡。2000年,“统一教”下属公司收购了美国老牌的通讯社——美国合众通讯社,大肆进行反动宣传。更令人震惊的是邪教在感受到社会的压力时,其经济实力越强,报复社会,制造恐怖事件的破坏性越大,社会为防范和处置邪教事件付出的代价就越惨重。

    第四,邪教组织成为政治、利益集团操纵和利用邪教的有力手段。一些政治、利益集团抓住邪教惟利是图的本质,通过提供或许诺提供经济资助,操纵和利用邪教,在国际社会制造事端,使邪教异化成为供其驱使的干涉国际事务和他国内政的忠实走狗。

    应对策略

    (一)国家立法加强对邪教的经济监管。国家通过立法立法加强对宗教、慈善等非盈利性社团的财务审查力度,并要求内部财务公开,既保护了真正的宗教、慈善等非盈利性社团的合法权益,又从法律制度上预防和限制了邪教打着“非盈利性”组织的幌子大肆敛财。

    (二)建立防止邪教控制企业和特种行业的预警机制。当前,全球就业形势总体趋紧,竞争十分激烈,职业培训和就业领域最容易被邪教渗透,所以,企业在进入劳动市场时,应该建立自己的预警机制。政府要发挥好协调和行政监督的作用,建立培训网站,发行官方承认的培训证书,制订行业的伦理和职业道德准则。精神卫生领域特别容易受到邪教的影响,政府部门应在心理治疗的职业培训和行业监督方面提供最低限度的保证,并尽快出台相应的法律措施。

    (三)运用法律和经济手段依法打击邪教。实践证明,惩治邪教必须用重典。世界各国在依照法律加大对邪教打击力度的同时,要严格审查其财务情况,课以巨额的罚款,并重视采取措施保护受害人经济利益。

    (四)通过媒体及专门机构多途径向社会披露邪教敛财真相。事实证明:没有巨大经济实力支撑,邪教难成气候,所以,成为经济上的“暴发户”是邪教的首要目标。而境外邪教也从没有放弃过对我国展开经济渗透,因此,加强和完善相关立法,有效遏制邪教的渗透和扩张,是新形势下防范和处置邪教问题的重中之重。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50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