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赵之谦、吴昌硕、张大千等名家成扇赏析
2016年11月01日
来源: 新民晚报
【字号: 】【打印

赵之谦 花卉

  赵之谦花卉书法成扇

  泥金设色纸本。一面绘湖石花卉,一面书查揆七言律诗。是赵之谦四十后作品,作于1872年。赵之谦在《湖石花卉》的款题中说此扇作于杭州。杭州是赵之谦一生中或为生计或为功名常常往返并多次僦居的城市。同治十年(1871)赵之谦赴京赶考,这是他一生中四次赴京会试中的最后一次,但他还是没有考中进士(赵一生最高功名为举人)。不过,在落选的举子中,他的运气和才气都比较好,被挑选为国史馆誊录。同治十一年(1872),他以国史馆誊录身份被委派到江西任官,仕途终于有了一搏,这令赵之谦兴奋不已。大约这一年的三月底他离开京城,四月到达上海,五月回到绍兴。辞别乡邻,酬谢朋友,整理行装……做完了这些事并与家人一起欢度了中秋节之后,十月份他来到杭州。在杭州,他又作了多幅书画酬答友人,然后从杭州前往江西赴任,此后他再也没有来过杭州,光绪十年(1884)十月,赵之谦在江西任上病故。这把成扇即作于这一次赴江西前在杭州逗留的时候。

  赵之谦书法初学颜真卿,后专攻北碑,篆隶师邓石如,融成自家面目,所作以北碑入手的行书最为绝妙。其花卉木石也以书法出之,并融入徐渭、石涛、李鱓等写意大师的神髓,开清末写意花卉之先河。

任伯年 检书烧烛图

  任伯年、汤经常人物书法成扇

  泥金设色纸本,任伯年、汤经常1871年所作,时任伯年32岁,正是他到上海后的第二年。前一年,他经胡公寿介绍在海上古香室笺扇店画扇面,以此营生。当时海禁正开,贸易之盛,上海数第一,画家书家纷纷从四面八方赶往上海,侨居卖画。任伯年入古香室笺扇店“不数年,画名大噪”,并且与胡公寿并雄,最为杰出。任伯年绘画,早年多人物,晚年多花鸟。他画人物,题材范围极广,长于构思,不落前人窠臼,擅长将人物置于他所营造的环境里,故所绘一几一石,都和谐妥帖。此扇是任伯年在古香室笺扇店时所作,造型勾线设色直至成扇品相都堪称一流。

吴昌硕 牡丹

  吴昌硕、张謇牡丹书法成扇

  《牡丹书法成扇》作于1922年,吴昌硕的牡丹花大叶茂,画得热烈张扬,小小的尺幅里,他好像有无限的天地供其驰骋,信笔挥去,花叶正要撑破天地,戛然笔止,恰到好处。设色吴昌硕则兼顾到了扇骨与扇纸白里泛黄的颜色的影响,巧妙地把它们作为中间色加以利用,所以花虽红却不艳,叶再绿也不翠。右侧的行书长题更以大小不一的字形,长短错落的章法,使得整个画面停匀得当,生动活泼。背面书法出自光绪二十年状元、授翰林院修撰的张謇之手。

张大千 花鸟

吴湖帆 山水

  张大千、吴湖帆花鸟山水成扇

  泥金设色纸本。张大千绘红叶小鸟,吴湖帆作水墨山水;张大千绘于丙戌(1946)三月,吴湖帆作于丁亥(1947)二月;张大千题“仿宋人滕昌祐笔”,吴湖帆写“文唐笔趣”;张大千钤堂、名、号三玺,吴湖帆钤孤印“倩盫”……这就是交谊颇深的文人画家的丹青往还,衔吻默契。

  红叶小鸟以工笔绘就。上世纪30年代中期以前,张大千绘画以写意为主,后有人讥他只会写意不会工笔,大千始学陈老莲,后又专攻北宋工笔院体,常常临习的便是宋人滕昌佑(张作“祐”)和林春的画作。并且,他还饲养了一些可以入画的鸟用来观赏写生,由此,他的工笔花鸟取得了长足进展。1943年敦煌归来后,他的工笔花鸟更是借鉴敦煌壁画的华美装饰意味,取得突破性进展,红叶小鸟就是这一时期所作。

  吴湖帆的山水则纯以水墨写就。其实,色彩的运用是吴湖帆绘画的最大特色,特别是他的山水画,取法唐宋,重彩浓墨,却浓艳不俗。但张大千既已敷色绘红叶小鸟,他自然只能以水墨出“彩”了。远山近山及至眼前的虬枝古树,他都以墨色染出层次,显隐分明。他绘画既不会逸笔草草不得形,也不会拘谨刻板为形缚,始终是位绅士,既雅亦俗,以雅管俗。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54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