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宋刻孤本《忘忧清乐集》
2016年11月01日
来源: 人民日报海外版
【字号: 】【打印

   中国围棋的起源很早,围棋起源最早的传说是“尧舜以棋教子”的故事。晋朝人张华在他写的《博物志》中说:“尧造围棋以教子丹朱。”在2500年前的春秋战国时代,围棋就已盛行。孔子的《论语》中说,“饱食终日,无所用心,难矣哉。不有博弈者乎!因之犹贤乎已。”孟子则说“博弈好饮酒,不顾父母之养,二不孝也。”把溺于博弈与好饮酒相提并论,可见围棋已十分盛行。

  秦统一六国以后,围棋曾经冷落。东汉后,迭经三国、魏、晋、南北朝,围棋更兴。

  据史书记载,曹操、孙策、吕范、陆逊、诸葛瑾、费祎等都酷好围棋。南北朝时期,围棋得到了更充分的发展。宋明帝刘彧还为棋家设置官署,授以俸禄。梁武帝萧衍亲自撰写《棋经》,围棋理论和围棋专著也陆续出现。遗憾的是,唐代以前的围棋著作,多数早已失传,现知仅一部北周时期的敦煌写本《棋经》,而现存最早的比较系统完整的刻本围棋著作,就是这部宋李逸民编撰的宋刻本《忘忧清乐集》了。

  李逸民是南宋御书院棋待诏,书因宋徽宗“忘忧清乐在枰棋”诗句得名。收有北宋仁宗赵祯皇祐中翰林学士张拟撰《棋经》十三篇,宋徽宗赵佶御制诗一首,南宋初年刘仲甫撰的《棋诀》四篇,张靖撰《论棋诀要杂说》一篇,以及《孙策诏吕范弈棋局面》、《晋武帝诏王武子弈棋局面》、《明皇诏郑观音弈棋局图》、《诸国手野战转换十格图》和开局棋势诸图谱。李逸民把有关围棋的前人撰述以及历代流传下来的著名棋局、弈谱收集起来,加以编次,形成了一部较系统的著作。

  宋本《忘忧清乐集》一卷,实际不分卷,卷内分上、中、下。书用皮纸印造,刊刻刀法娴熟,墨色青纯,行格疏朗,古朴大方,为宋代浙江杭州地区刻书风貌。

  此书在南宋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就有著录。清朝初年,此书藏钱曾手中,钱在《读书敏求记》中也有记述,钱的记述引起了著名藏书家黄丕烈的兴趣,他在得到宋刻《梅花喜神谱》后,想进一步得到宋刻《忘忧清乐集》。在跋文中自称“居平结想古籍,往往得陇望蜀”。清嘉庆七年黄丕烈终于在华阳桥顾氏试饮堂得到此书,试饮堂为顾珊斋名。顾珊,号听玉,其祖父顾若霖,字雨时,喜藏异书,亲自校勘。黄丕烈从其家得书甚多。黄得此书后,先请人重修,装成黄丕烈式的蝴蝶装。在黄丕烈亲笔长跋中叙述得书始末和版本源流。

  此书的重要价值还在于,围棋史研究者过去普遍认为南北朝以前,中国围棋的棋艺水平只有十七道。但宋本《忘忧清乐集》中的《孙策诏吕范弈棋局面》却是十九道。这个重要的记载给围棋史研究者提供了有力的证据。

  此书从黄丕烈处散出后,为汪士钟所得,成为艺芸精舍插架之物,以后又由汪氏,归常熟瞿氏铁琴铜剑楼收藏,此书钤有士礼居、荛翁、士钟、阆源父、汪印振勋、铁琴铜剑楼、绍基秘籍、恬裕斋镜之氏珍藏、瞿印秉冲、良士眼福等印,可见其递藏渊源。铁琴铜剑楼书散时,丁福保先生曾出资购买6种珍贵古籍,并以他的名义捐给北京图书馆,此即为其中之一。当时陈毅元帅曾委托北京图书馆把此书复制一部,由装订室的师傅做成宋版蝴蝶装的样子,送给日本友人。这部书及其入藏国家图书馆前前后后,在当时都非常轰动。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539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