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古今鉴藏文献摘录
2016年10月24日
来源: 杭州日报
【字号: 】【打印

    画之为用大矣!盈天地之间者,万物悉皆含毫运思,曲尽其能,而所以能曲尽者,止一法耳。一者何也曰:“传神而已矣。”世徒知人之有神,而不知物之有神,此若虚深鄙众工,谓虽曰画而非画者,盖止能传其形不能传其神也。故画法以气韵生动为第一,而若虚独归于轩冕岩穴,有以哉!

    自昔鉴赏家分品有三:曰神,曰妙,曰能。独唐朱憬真撰《唐贤画录》,三品之外,更增逸品。其后黄休复作《益州名画记》,乃以逸为先而以神妙能次之。景真虽云:“逸格不拘常法,用表贤愚。”然逸之高,岂得附于三品之末?未若休复首推之为当也。至徽宗皇帝专尚法度,乃以神逸妙能为次。

    ——宋·邓椿《画继杂说·论远》

    唐人诗有“嫩绿枝头红一点,动人春色不须多”之句。闻旧时尝以此试画工,众工竞于花卉上妆点春色,皆不中选。惟一人于危亭缥缈、绿杨隐映之处,画一美妇人凭栏而立,众工遂服。上可谓善体诗人之意矣。唐明皇尝赏千叶莲花,因指妃子谓左右曰:“何如此解语花也?”而当时云:“上宫春色,四时在目。”盖此意也。然彼世俗画工者,乃亦解此耶?

    顾恺之善画而人以为痴,张长史工画而人以为颠,予谓此二人之所以精于书画者也。《庄子》曰:“用志不分,乃凝于神。”

    ——宋·陈善《扪虱新话论画》

    雨山晴日,画者易状,惟晴欲雨、雨欲霁,宿雾晚烟,既泮复合,景物昧昧,一出没于有无间难状也。此非墨妙天下,意超物表者,断不能到。

    ——宋·钱闻诗《子言论画》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34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