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徐邦达鉴定书画显著特点之注重著录对书画鉴定的作用
2016年10月19日
来源: 杭州日报
【字号: 】【打印

  徐邦达特别擅长明清书画作品的鉴定,正如他自己所认为的一样:“对明清名家作品之真伪辨别较有把握,因为年代近,且存世作品多,容易掌握,而在此之前的名家作品识辨难度较大……”(参见朱明尧《鉴定大家徐邦达》,《荣宝斋》,2003年7月)对明清书画的鉴定是徐邦达的强项,明清书画留下来的材料和信息相对比较全面,这对徐邦达技术全面的鉴定特点来说是最符合的,也是他最得心应手的。如《明清三家绘画鉴考》,就对王时敏、王鉴、恽寿平三人的生平、各个时期的绘画风格、著录中对他们的评价一一说明,并列举考辨三家的诸多作品,包括印章、题跋、笔法、著录等情况,所收作品之详细,考证之全面令人叹为观止。

  注重著录对书画鉴定的作用是徐邦达鉴定书画的第二个显著特点。主要表现在:

  第一,充分利用历代著录书中的记载作为鉴定书画的依据。历代著录对鉴定书画的作用有两个方面,一是可以利用前人著录中对书画作者的艺术面貌和水平高下的评论作为确立的样板,比较是否与所见书画相符合,从而为真伪判断提供依据。二是从著录中可以查到历代鉴赏家对作品有无详细记录情况,为鉴定提供流传有序的佐证。徐邦达在鉴定古书画时,总是会引出作品在历代著录中的记载,然后将著录中记载的评述与作品相比对,加以细致的考辨,再提出可信之处与可疑之处并阐述自己的观点。如《古书画伪讹考辨》,引用大量著录,并将其进行排比、甄别、演绎,显示了他对历代著录的博览程度和驾驭能力。《南宋帝后题画书考辨》,以著录为核心,把有南宋皇帝皇后题字的绘画作品分别排出,一一详细注明它们所在的著录,并作考证,列举的著录之详细,考证之精到,充分说明他对历代著录的掌握了然于心,著录虽然只作为书画鉴定的辅助依据,但徐邦达已将它运用到了极致。当然,徐邦达虽然在鉴定书画的实际操作中把著录放在较为重要的位置,但在理论上也有非常理性的阐述:“对待著录也要和对待题跋、鉴藏印记一样,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著录中所载,不但传记未必都确实,即所录作品中更多有伪迹,不能尽信也不可轻信。古语云:‘尽信书不如无书’,书并非全不可信,不过我们必须慎加识别与抉择,以免上当。”(见徐邦达《古书画鉴定概论》,紫禁城出版社,2005年10月)这就是徐邦达考虑问题的全面和谨慎之处。

  第二,表现在他本人亲身编著的诸多关于书画著录的成果上。《古书画鉴定概论》中附《明清书画著录书编年表》全面收集记录了明清的书画著录书、作者、编写年代情况;《重订清故宫旧藏书画录》,把自己过目的故宫书画按朝代编辑成册,注明作者、品名、质地、藏处,特别详细标明每件作品的著录情况,并加以简单的评语,包括是非真伪等个人的见解。这些都是运用著录鉴定书画的宝贵资料。《古书画过眼要录》记录了故宫博物院院藏的部分作品,这只是徐邦达所做的初步工作,他的目标是对全国各省市博物馆、文管会、文物商店等单位所藏的古书画,作一次全面考察,编一部内容丰富、资料翔实的古书画著录书。目前出版的《古书画过眼要录》共分五册,法书三册,绘画二册,收录在《徐邦达论古书画汇集》的第二辑中。这部著录书的规模与质量相对历代任何一部私家著录而言都有过之而无不及。除了编写书画著录,徐邦达还对古代著录进行考辨和对比研究。《两种有关书画书录考辨》对米芾《山林集拾遗》与《宝晋英光集》的年代、卷数、篇目、编次、序跋等作对比考证,证明《宝晋英光集》乃从《山林集拾遗》剽窃而来的结论。另考证了《宋中兴馆阁储藏图画记》为《南宋馆阁续录》中储藏栏的内容,并非专为一书等等,以为后人运用著录时提供借鉴。这些兼有资料性和学术性的著作,为研究书画鉴定提供了这个时代的宝贵资料,显示了徐邦达在书画著录研究方面的特长,是同时代的任何其他鉴定家所不及的。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33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