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从2014年讲法看李洪志的精神控制术
2016年10月12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从2014年讲法看李洪志的精神控制术

    精神控制是指通过灌输扭曲的价值观和世界观,瓦解个体自我认知和看法,进而使个体依赖于某个组织或个体,最终沦为其利用工具的一种洗脑术。古今中外的邪教教主都十分看重这一招,将其作为巩固自身地位、维持教徒效忠的基本手段。2014年,李洪志先后抛出的《纽约法会讲法》、《旧金山法会讲法》,继续运用欺瞒哄骗、炮制歪理邪说等手段,对信徒进行更加恶毒精神控制的新伎俩。

    一、“打、拉、骗、吓”四毒招控制信徒

    在2014年讲法中,李洪志“萝卜”与“大棒”并用,采取打、拉、骗、吓等毒招,对痴迷者进行打压和拉招。

    毒招一:打。在讲法中,一方面,李洪志将“法轮功”邪教组织近期面临的一系列问题归罪于 “弟子在变”。他说:“这场所谓的考验中,有的人去了执着,有的人没去执着,有的人反而增加了执着,这就是在这场所谓的考验中表现出来的状态,是你们在变,是大法弟子在变,不向正的方面变,那就向负的方面变”(《2014年旧金山法会讲法》),“很多人自己的行为不检点,自己对自己本身修炼的不严肃,都会给你制造成麻烦、困难、甚至痛苦,更甚至于失去生命”(《2014年纽约法会讲法》)。另一方面,李洪志将“法轮功”邪教组织近期面临的困境归罪于弟子们的“常人之心”。他说:“有的人常人的心那么多,怕这怕那,越怕越麻烦”,“有的人摔了个跟头,就再也爬不起来,而且从此以后破罐子破摔了,甚至走向反面”,由于弟子“不能把自己当作修炼人向内去找”,“表现着显示心,各种各样的人心”,结果“旧势力它抓住了把柄,加剧了这场迫害的残酷”(《2014年纽约法会讲法》)。在批评了弟子的“修炼不精”和“常人之心”之后,李洪志进而暗示“什么都没有变,师父还是当初的师父,宇宙的法永远都不会变”(《2014年旧金山法会讲法》)。这些话说白了,无疑是说“法轮功”痴迷者受的苦、遭的难怨不得“师父”,关键在于弟子们做得不够,没有去“向内找”,没有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作为大法弟子,就应该按照“师父”的要求,放下生死、不断精进,去救度众生,证实“大法”。如果不去证实“大法”,那就不是真正站在大法弟子的角度看问题,就是“向负的方面变”,“往魔道上修”。

    毒招二:拉。在讲法中,李洪志给弟子们戴上大大的一顶高帽子,称每名大法弟子都是“历史上结过缘的”,都“曾经是王,曾经带了很大的福份来到人世”,称修炼大法“从人的角度上讲,是一首壮歌,从神的角度上讲,是熔炉在冶炼真金的过程”,“最后能够走过来的,真的是了不起,神都觉的你们了不起”(《2014年旧金山法会讲法》),目的是想让弟子们在飘飘然中迷失自我,越陷越深。对于思想上开始动摇、“走向反面”的弟子,李洪志也不放弃“拯救”的机会,进行大肆拉招,称“修炼嘛,谁不犯错误?就包括在这场迫害中,有的人可能犯的错误大一点,有的人可能犯的错误小一点”,要求这些人不要放弃修炼这个“万古机缘”,“能够醒悟,能够在错误中自责,能够找出自己的问题,从新再走好”(《2014年纽约法会讲法》)。李洪志心里清楚,在其骗人伎俩日益为人们所熟知,信徒越来越少的情况下,没有了信徒,他这个教主只是光杆司令一个,也没有什么存在的价值。为此,他对信徒大肆吹捧、拉招,目的就在于使信徒“正信更加坚定”,死心塌地的追随他一条道走到黑。

    毒招三:骗。利用骗术控制信徒来满足个人私欲,是邪教教主们惯用的伎俩。在讲法中,李洪志大肆施展骗术,把“法轮功”面临的种种难题的责任,统统推给了所谓的“旧势力”。他称“因为旧势力就是那么安排的”,“目地是在这场迫害中严酷的去考验大法弟子、去大法弟子的人心执着”,“旧势力会利用各种机会,给大法弟子制造麻烦,也会利用各种机会使一些大法弟子失去生命”。对比李洪志过去所说的,“过去、现在和将来的一切,都是在‘无数年以前就已经安排好了’”(《转法轮》),李洪志自相矛盾、自扇耳光无疑。为了自圆其说,李洪志诡辩称,“我只是不承认旧势力安排的这套东西,将来肯定我会把它改变过来,但是现在眼下这个形势就是这样”(《2014年旧金山法会讲法》)。李洪志把“旧势力”当作“万金油”,凡是他解释不了的,做不到的,统统都归咎于“旧势力”的安排,以此掩盖自己的无能、无知,最终也只会是黄鼠狼钻烟囱—越钻越黑。

    毒招四:吓。李洪志非常害怕弟子们“内心有什么执着过不去的心结”、“内心有什么固执不放的东西”(《2014年纽约法会讲法》),害怕弟子有自己的主见和思想,同其离心离德。为此,他除了像唠叨的老太太一样,喋喋不休地告诫弟子们要“脑子里装的全是大法”(《转法轮》)、精进修炼之外,还编造出所谓的监视网来吓唬弟子。他宣称,“全宇宙有多少生命、多少神,密密麻麻、没有任何空隙的都在盯着你”,“你做什么事情啊,除了人看不见,全都太公开了”,“你动什么念头”,“神能看见,师父的法身能看见,宇宙无量无计的生命都能看的见”(《2014年旧金山法会讲法》)。因为“法太大了”,如果修炼中“对他稍微有一点不敬都是危险的”,“数不清的生命,就这么多,他那些生命都得被销毁,来偿还他造的罪,而且他本身也得在层层的灭尽中承受着”(《2014年纽约法会讲法》)。此外,“旧势力”也成了李洪志吓唬弟子的工具,他诡称:“只要你心一动,旧势力就来敲门了,邪恶就来找你了”,“真的旧势力看你不行了的时候,你就危险了”(《2014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不难看出,李洪志这些危言耸听的说辞,与他以前所鼓吹的“世界末日”、“神形俱灭”是一个模子出来的,都不过是他吓唬信徒惯用的伎俩罢了。

    二、神化自我控制信徒

    剖析李洪志的装神轨迹,不难发现,李洪志由人变神的过程,就是一个不断自我吹嘘、自我神化的过程。比如,他妄称“目前,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在传正法”(《转法轮》),“我有无数的法身保佑你,再多的人我也能管得了”,“我要是度不了你,谁也度不了你”(《1996年悉尼法会讲法》),鼓吹自己有搬运、定物、思维控制、隐身“四大神技”,有“规定和推迟地球爆炸”,“超度”世人躲过“末世劫难”等大神通,目的无非是想使信徒在精神上对其产生顺者昌、逆者亡的敬畏,从而甘受奴役和驱使。在今年的讲法中,他故技重施,继续把神化的牛皮吹大吹圆。他称信徒是“以前随师父下来的、在不同历史时期跟师父结过缘的”(《2014年旧金山法会讲法》),曾经是“王”、是“神”,每一个都对应着一个“庞大天体”。在给弟子们“封神”的同时,李洪志也不忘自己吹嘘,他称“我巨大的身体、巨大的能力,被整个没正完法的那部份天体间隔着,里边有无数的各层宇宙、生命,都是神,少了它们就挡不住我”,“正法中我不断的往前推進,一层一层的正法,一层一层的留下的就留下来,不留的销毁掉,不断的往前飞快的推進”(《2014年旧金山法会讲法》)。李洪志的这番话,虽然同“没有我,就没有宇宙的存在”,“在天体之外造就这新宇宙的一切,那就是挥手之间的事”等“雷语”相比,要“内敛”了不少,但其实质都是妄图借助所谓的“神力”麻痹信徒,给他们套上了更为沉重的精神枷锁,使他们俯首帖耳、任其摆布。

    三、炮制新的歪理邪说控制信徒

    炮制荒诞不经的歪理邪说蛊惑人心,对教徒实施精神控制,是邪教教主惯用的伎俩,在这一方面,李洪志可谓是老手。在2014年的讲法中,他又抛出了一些新的歪理邪说,强化对信徒的控制。

    邪说一:“早晚圆满说”。“圆满说”是李洪志对信徒实施精神控制的核心手段之一,也是其承诺弟子“修炼成神”的终极目标。然而,“弘法”至今,“圆满”日期一拖再拖,不仅“白日飞升”、“满地黄金”等“法轮奇景”不见踪影,“学法精进”弟子接连病亡,就连号称“净白佛体”的李洪志也没能“青春长驻”,刚过六旬就老态龙钟,“病业”连连,时刻都有性命之虞,这让“轮内”人心惶惶,“修炼圆满”也屡遭质疑。为了稳定“轮心”,李洪志不得不对“圆满说”进行修补,不断地给弟子虚构画饼,许诺空头支票。在2014年讲法中,李洪志信誓旦旦地向弟子保证,“神都在管,大法弟子早走晚走都是圆满”(《2014年旧金山法会讲法》))。这无疑又是李洪志“一石二鸟”的诡计,他一方面可以将“圆满”过期、骨干病亡、“佛体”衰老等责任推得一干二净,另一方面也给弟子吃下所谓“修炼如初,必成”的定心丸,让弟子们在虚无缥缈的“圆满”泥潭中越陷越深。

    邪说二:“大法不变说”。近些年,李洪志的处境可谓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不仅诸多有损“主佛”“光辉形象”的老底、糗事纷纷被知情人抖露出来,而且许多老弟子对于“修炼大法”也出现了信心动摇的迹象。正如李洪志批评弟子时所说,“这件事情(修炼)有多严肃!这么严肃,很多人却不能严肃的对待,特别是一些个老的大法弟子”,“有的大法弟子表面看什么大法活动都参加,挺好的,大家看着修炼还行,表面上看挺精進的,可是谁也不知道谁内心有什么执着过不去的心结甚至有多大,谁也不知道谁内心还有什么固执不放的东西,有多么难过,没有表露出来”(《2014年纽约法会讲法》)。可见,弟子不热心“修炼大法”,同师父貌合神离的倾向在“轮内”日益普遍。对此,李洪志除了继续色厉内荏地恐吓敲打弟子外,又在今年旧金山法会上抛出了“什么都没有变,师父还是当初的师父,宇宙的法永远都不会变”的邪说,一方面将大法目前出现困境的责任统统推给弟子,归咎为“大法弟子在变”,另一方面,不遗余力地自我标榜,重塑其“师父”和“大法”的高大形象,让弟子们在盲从中继续对其顶礼膜拜、马首是瞻,可谓是老谋深算,左右不吃亏。

    邪说三:“正法宇宙焦点说”。在纽约法会上,李洪志宣称“在巨大的天体中,人类不算什么,但是这次正法却成为了宇宙天体的焦点,很多高层生命都转生到这里来得法,谁也没有想象这件事情这么大”,“因为这件事情大,人类社会都成了它的庙”。李洪志的这一邪说,看似离奇古怪、荒诞不经,事实上用意却非常明显:既然正法是宇宙天体的焦点,人类社会都是它的庙,那么作为人类社会的每个成员哪有不信、不练大法的理由呢?说来道去,其目的归根到底还是妄图否定人类社会文明,妄图将人类社会的发展史篡改为邪教史,让信徒沉湎于歪理邪说之中无法自拔。

    邪说四:“迷中修炼说”。在纽约法会上,李洪志宣称“因为人类社会就是个迷,你進到这里来,你就等于跳到迷中来了,跳到迷中来了才能修炼,跳到迷中来了在这个险恶又苦的环境中你还能升起正念来,你还知道去修炼”。李洪志将人类社会称之为“迷”,认为只有在“迷”中才能修炼。李洪志的这一邪说有两层用意:一是故弄玄虚,将修炼称为高深莫测的“迷”,凡是弟子理解不了、李洪志解释不了的东西都可以用“迷”来搪塞;二是让弟子在“迷”中稀里糊涂的修炼,成为丧失自我意识和辨别是非能力的行尸走肉,像玩偶一样被他操控。

    俗话说,凡动用刀剑者, 必死于刀剑之下。李洪志靠骗人起家,靠吹嘘成神,靠卖国求荣,然而再花哨的谎言也代替不了真理,再高明的骗术也不可能长久,一旦李洪志卑劣的伎俩为世人所识破、所唾弃,在主子面前失去了利用价值,其必将沦为丧家之犬,惶惶不可终日!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34460